虽然2021年沈翼卸任局长之后就消失在大众面前,不过与两位弟子依然保持联系也说不定。

六人交换眼神,姑且点头同意了这个推论。

“那么,让我们推测一下金旭国泄露消息的目的。”聂云低声说。

“他明显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把‘公平’组织暴露出来,那么,我们的问题可以转换成,他为什么要让本来处于暗处的‘公平’组织提前出现在世人面前?”说到这里,聂云停下,寻求他们的意见。

郝仁搓着手指,接过了这个话题。

“第一,可能组织内部已经有人意识到消息的泄露,也就不在乎要不要继续隐藏了;第二,就要具体分析了,金旭国的目的,是善意,是恶意,还是单纯中立?”

“怎么说?”

对于岳宁的疑问,郝仁思考一下才继续回答:“假如是善意的话,我推测,当然只是假设,金旭国当年就是因为间接害死了近万鬼夷族人才转变心态,可能也会因为普通人林梓云的死亡,而对这个‘公平’组织产生不信任感,于是试图纠正这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公平’。”

“可能性不大。”岳宁说,“我和他打过一场,他是一个具有坚定理想的人,如果是为了实现理想的话,大概不会在意少数人的牺牲。”

郝仁点头,以示同意:“假如是中立的话,‘公平’组织内部出现了分歧,包括金旭国在内的小部分人虽然不会反对主导者的计划,不过决定试着旁观,也就是所谓的‘人类的未来由人类来决定’。”

林羽点头:“很有可能,这是贴合理想主义者的思维方式。”

“最可怕的情况,假如是恶意的话。”郝仁低下头,沉重的说,“这是他们组织内部共同、或者说大部分领导人员的决定的话,虽然我不理解他们着急展露身姿的原因所在,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会是很可怕的事情。”

“恶意吗?”岳宁咀嚼着这个词,想起金旭国坚定的身姿和不屈的步伐,眼帘垂下。

被揣度出来的恶意萦绕着的沉闷气氛凝滞不散的包厢里,云冉的歌声还在持续,岳宁侧耳听着,是一首英文的摇滚歌曲,有些壮怀激烈的律动感,大抵是多年前流行过的外国组合,叫什么来着?

岳宁记忆中是听过的,却又不确定在哪里听过。

他看着郝仁,又扫过苏河,这两个年纪最大的人都一副沉思的表情,聂云和江原也都在作出思考的样子,只有林羽眯着眼,轻轻哼着旋律。

注意到岳宁的视线,林羽笑着说:“夜愿。”

夜愿啊。岳宁瞥一眼唱的正开心的云冉,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种曲风的歌曲了。

是云寻喜欢的那一类。

“什么?”郝仁坐的离林羽近一些,闻言下意识的问。

“不是,我是说这首歌。”

“呵呵。”郝仁面无表情的笑着,确定这位年轻的执政官比起自己更加不靠谱。

“我们继续回到恶意的话题吧。”聂云认真的说。

抛开奇特的笑点之外,聂云的确有着天生的领袖才能,轻易的就把话题转到了他认为应该转到的方向。

“恶意,或者说提前露出踪迹会对他们有利,我考虑了一下,大概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他们已经胜券在握,有充足的信心能够堂堂正正击败一切阻挡他们的人,通过这种方式来树立所谓‘种族公平’的旗帜,这样可以迅速吸纳相同价值观的人才,比起暗地里的操作发展要迅速太多了。”

“我总觉得好像听过类似的作死事情。”郝仁按着额头说。

“是啊,你们老大的老大,当年就是这么被冥君拍死的。”岳宁半开玩笑的说。

见识过岳宁说法方式的苏河转过头,觉得这个十六岁的小伙子真是非常欠打。

郝仁已经气得拳头都捏紧了。

郝仁所属的落羽战队,是国安局局长凌羽支持建立,而凌羽本人被沈翼劝诱到国安局之前,是天庭第六选帝侯,是天庭之主凌宇锋的嫡系部下。

岳宁口中说的老大的老大,就是指的这位战王凌宇锋了,这位有着崇高理想的半步绝世在部分国家高层的支持下,想要逆转战后超人们地位迅速下降的现状,试图把世界割裂成上人界与下人界,将超人与平民完全隔开,上人界的超人们负责应对超常事件,下人界的普通人则只需要维持现有的科技文明以及供养超人而已。

然后这位知行合一的大能秉承真理越辩越明的精神,封禅泰山七日,应对天下众生的挑战。

也就是用讲的过就讲,讲不过就打的套路,把所有千里奔波来反对他的超人们,礼貌的“说服”了。

顺便一提,当年中夏能够稳压凌宇锋一头的三位以武称雄的绝世君王中,宁钰城已经失踪,项维扬率军远征翡冷翠,流云太子则是巡游澳洲。

智计评价高于武力的刘永,其时也在教廷辩论鬼夷族的种族问题。

也就是说,这位名号战王的半步绝世,恰巧在中夏内部没有比他更强的人物存在的时候,举行了这为期七天的辩论。

结果在众多超人伤筋动骨、哀嚎遍野的泰山玉皇顶,凌宇锋就被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沈翼狠狠击败。

据说最初沈翼不准备参与这样的事情,只是被好友谢青玄叫出来露露脸的;而谢青玄请出沈翼的缘由,就是凌宇锋好死不死非要在这位齐鲁研究会会长的领地上搞幺蛾子,而且还把当时研究会年轻一代的武道天才们都虐了一遍。

据说谢青玄私下里说过这么一句:“还真把自己当成举世无敌啦?”

这件糗事一度成为天庭的笑柄,直到凌羽取代沈翼成为国安局局长之后,这股嘲笑的风气才平息下来。

郝仁的脸色非常难看,不过算了算自己快大对方一轮的岁数,咬牙忍了,只是胆战心惊的看着聂云,心想这位小祖宗可别再笑起来。

凌羽是我们落羽战队的老大,也是你们国安的老大啊,嗯,前老大。

还好聂云这次很给面子,点头说:“即使以当年战王的盖世武力,并且在部分领导的支持下,明目张胆的做出来的挑战也还是失败了。”

他看着岳宁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可能性不大。”

中夏不说卧虎藏龙,也绝对有一些行事低调的强人只顾修行,不出现在世人面前,有凌宇锋的殷鉴在前,想必每一个阴谋家或是有大抱负的领导者,都不会做出这样张扬的与整个中夏为敌的决定。

何况这次云连还是流云太子收徒的地方,那位绝世君王,可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如果胆敢干扰他的活动,一定会比当年的谢青玄和沈翼二人做的更加彻底。

毕竟境界差距摆在这里。

那可是,天下至高的绝世君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