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云盟吗?”

  岳宁看着醉醺醺的苏河,通过这一天的相处,他承认这个男人很厉害,而且有成熟的价值观和适当的正义感责任感,如果加入云盟的话云盟的文职工作几乎就不用担心了。

  夏语冰今年才29岁,正是年轻的时候,维扬城在她手里虽然没有发展壮大,但也不像她说的那样路途凄惨,依然是冠绝吴越的第一异能组织,不应该在两年内下台。

  这似乎是个让岳宁必胜的赌局。

  然而他开始思考的话,总觉得有什么问题。

  “怎么样?敢不敢?”醉猫还在那边挑衅,干扰岳宁的注意力。

  思来想去,似乎没什么问题,岳宁正准备同意,但看到苏河迷茫的眼睛,他立即闭上了嘴。

  第一执行队的队长,就这么轻易喝醉了?

  即使是在因为说错话而可能被发配到冷板凳上,这样成熟的男人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纵自己。

  岳宁回忆苏河前面的话语,意识到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太过强大的维扬城里,拥有六位君王。

  “可是朱选策老了。”岳宁轻轻的说。

  他满意的看到苏河的眼神变的清明,看到苏河皱眉苦笑坐直了身体。

  苏河无奈的说:“真难骗。”

  缓缓喝酒,苏河口齿清晰的说:“朱选策一旦退下来,单凭夏语冰,压不住那些高资历高武力的君王们了。”

  “我们不可能抱着侥幸心理期待下一位维扬右帅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因此,我们必须在朱选策病退之前,把维扬城纳入体制系统之中。”

  “这一切,”苏河认真的看着岳宁的眼睛,不在演戏,不再隐瞒,“无关争权夺利、无关地方中央,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

  “为了国家和人民,”岳宁喝了两口饮料,这才把语句的尾音吐出来,“吗?”

  听到岳宁这显得很不恭敬的断句,苏河没有觉得不愉快,因为他也知道不论如何,异能总局的手段显得太多激进了,完全就是不给维扬城喘息机会的施压。

  “不过岳宁,你的想法是怎么样的?”

  “我不知道。”岳宁丝毫没有犹豫,直截了当的回答了。

  “从情感上讲,我尊敬刘侯和右帅,我希望维扬城能够一直坚持伫立在那里,我相信无论到达怎样艰难的时刻,维扬城和维扬军都会成为人族最坚实的盾、最锋利的剑。”

  岳宁笑着说:“武人是守卫人类文明的尖兵,是抵挡外族入侵的利刃,而维扬城,就是最精锐的雄狮,就是最刚强的兵刃。”

  读过许多关于英雄的故事、崇拜着刘永的岳宁,在情感上一直视维扬城为心目中无可取代的圣地。

  “但是。”岳宁的声音没有低落,却也不再高昂。

  “理智上讲,我虽然不认为你说的是对的,我不认为维扬城系统会成为野心家的堡垒,我不认为维扬府的俊杰们会让刘侯的心血全盘葬送,然而我同意一点。”

  苏河静静的听着,没有激烈的要求岳宁同意自己的价值观。

  人生而为人,就拥有自我思考与自我表达的天赋权利。

  同时,他在等着岳宁话语里的转折。

  “这个国家不能有割据的势力,不能有体制之外的执行者,”岳宁轻轻的叹气说,“不能有搅动风云的势力。”

  苏河点头表示同意。

  正如之前苏河说的:现在是和平的年代,而不是战争硝烟的岁月。

  秦绍元、王瑶等人所属的“维稳派”,厌恶一切战争和可能导致战争的行径,希望把一切不稳定因子全部抹消,让超人在服从普通人类监督的前提下贡献力量,从而实现能够被有效监控的和平。

  因此秦绍元致力于削弱各地世家的力量,甚至想要把高高在上的昆仑皇庭和黑暗世界的天庭纳入异能总局管理之下,为了实现这些目的,维扬府的文才和维扬军的武力是必须的。

  而苏河隶属的“平等派”,不渴望战争但也不畏惧战争,坚信“以战争求和平”的政策有很大的实践意义。同时不希望将超人与普通人类分割开来,希望双方毫无芥蒂的共同努力,从而实现祖国的强盛和人民的幸福安康。

  但在削减国内地方势力的这一点,维稳派和平等派达成一致,都同意国内的武装力量必须得到监督,指令应当出自国家而不是各地私相授受的权利。

  目下国内最强大的四大个人势力中,昆仑皇庭坐镇一位脾气不好的绝世君王,天庭触角遍布全国掌握许多不能公布的隐秘,冰霜王家所在的辽东地域魔渊众多并且一直处于不安定状态。

  只有维扬城,失去了绝世君王的支持,作为单纯的武道组织只拥有征战的天赋,江南烟雨如今除了瘦西湖就没有可能引起恶战的大型魔渊入口了。

  所以最初国安局和异能总局的领导者们,不论是维稳派还是平等派的干将们,都准备把收复维扬城作为中央集权的第一步。

  苏河虽然是因为前任队长的意外死亡,这才接替了第一执行队队长的职务,但被派到云连的他,最初就接受了异能总局上层要求牵制维扬城和天庭的命令。

  在秦绍元等人的计划中,流云太子亲传弟子的来源,即使不能来自异能总局和国安局系统,也应当是身家清白的普通子弟;即使这些来自世家或者平民的普通子弟不能被选上,也只能留给齐鲁研究会这些脑子里只想着复兴武道的武人们。

  总之,只有天庭和维扬城,绝对不能拥有一位可以直接连通绝世君王的种子。

  想到这些,苏河对于岳宁更加欣赏了,若说最初装醉招揽岳宁只是看重他的推理天赋和正义感,现在苏河则是十分满意岳宁的价值观和大局观。

  以及,对国家民族的认同感的责任心。

  如果唐老师听到岳宁这番话的话,应该也会很开心的吧。苏河这样想。

  “岳宁,要不要加入异能总局。”苏河伸出一只手,又觉得太中二太尴尬了,就假装拿一支烤肉,把手收了回来。

  苏河认为自己的反应太机智了,因为岳宁很快的摇头拒绝。

  如果刚刚真的伸手准备握手,现在又被拒绝的话,那可真是太羞耻了。

  “啊?”把这些小心思掩藏起来,苏河有些惊讶。

  岳宁今年十六岁,现在只是下品宗师的实力,在整个人类种群中算得上出类拔萃,但如果放在武者和异能者这个超人层次里,只能算得上中等、甚至中等偏下。

  不出意外的话,即使两年后岳宁高中毕业,也不大可能突破武道大宗师,不能有怎样光辉的前途。

  以为是自己没有说清楚,苏河继续说:“岳宁如果你愿意加入异能总局的话,可以立即成为第一执行队的见习探员,一毕业就可以转正,等你成为大宗师,保证你就可以成为执行队队长。”

  地方分局的第一执行队队长,不成文规定是需要武道大宗师或者A级异能者的等级,苏河是因为特殊情况不能视为常理。

  “你不是说错话,要坐冷板凳了吗?”

  对于重点放在这里的岳宁,苏河很无语。

  苏河不可能说自己不会有事这样的话,因为实际上说不定苏河真的会被处分,即使是他的唐老师也帮不了他。

  前途黯淡啊。苏河觉得很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