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酒店的岳宁,心里希望云冉能够好好宽慰夏语冰,毕竟苏河说的那些话太过于莽撞了,对于竭力维持维扬城十多年的夏语冰来说,几近于恶毒的诅咒了。

他在心里不道德的想:这么对女孩子说话,大概是注定独孤一生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岳宁就看到苏河站在马路边上,向他挥手。

走到那边,苏河一脸萎靡,强打精神的说:“去吃饭吧。”

“为啥?”

“估计明天你就看不见我了,算是谢谢你今天的帮忙吧。”

苏河说的是岳宁提供林梓云的消息,以及查询到杨雪肖的事情。虽然及时岳宁什么都不做,异能局还是能够把这些信息挖出来,不过时间可能会推迟不少。

苏河毕竟已经是工作的人了,让一个学生帮忙跑一天什么都不表示一下,这种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你想吃什么?”

岳宁想了想:“烧烤吧。”

“嗯?”苏河看着岳宁难看的脸色,“你确定?”

“没事,天生脸白。”

话说回来,苏河的确没有见过岳宁以前的样子,也不确定他到底是真的脸白还是失血导致的苍白。

不过不动脑子也知道,岳宁肯定是失血引起来的,脸白能惨白成这个鬼样子,那才是奇怪了。

不过既然岳宁坚持,苏河也就不说什么了,他现在也挺想喝点酒的。

找到一间烧烤店,两个人点了不少,又要了两瓶啤酒。

“你喝不喝?”

作为让高中生喝酒的国家公职人员,苏河丝毫没有别的感触,他上高中的时候啤酒也是能随便喝的。

他可不会小瞧现在的孩子们。

“不喝。”

意外的答复。

“我明天要上课。”岳宁笑着说,要了碳酸饮料。

“上课啊,真好,你在东武?”苏河吃着羊肉串,随意的问。

他是想要调查岳宁的资料,不过关于妖人和杨雪肖的事情搅和起来,还没有正式申请过对岳宁的调查,对云冉倒是已经研究过了。

“不是,东苑的。”

“……”

云连这种超人稀少的地方,东苑作为文校出来一个君王一个宗师,也是蛮厉害的。

“你们这些人,搞不懂,不去东武去东苑。”

在东武高中读书的话,有机会去军方警方和异能局见习,对于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好处,起码比起在东苑要好上很多了。

“教学理念不一样。”岳宁反而对土豆片和鱿鱼情有独钟,已经吃了不少了,言简意赅的回答。

“唔。”苏河是异能者,与武者的修行模式有不小的区别,因此不大明白教学理念有什么区别,只是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

苏河现在心情很低落,一杯啤酒直接灌了下去。

“我这次大概是完了。”

“有些话知道归知道,但是不能说出来的,”苏河咂嘴,又拿起一串肉,撒上胡椒粉,“军阀什么的,你也别出去乱说。”

这就是善意的提醒岳宁了,根据苏河的观察,岳宁的推理能力和归纳总结都不错,不过毕竟年轻可能不懂什么潜规则。

作为前辈,作为同乡,苏河觉得自己有必要教他一些东西。

当然,苏河建议云冉建立校际联盟,某种角度上也是坑了岳宁和云冉,说是赔罪留下一些前人的经验,也未尝不可。

组织下语言,苏河准备开始教学模式了。

“我又不傻。”

“……”

苏河感觉自己最近怎么这么累呢?身体累心也累。

“好好好,我傻我傻,行了吧。”苏河再灌一杯酒,声音也有些高了。

“别两杯就醉了吧。”

“说真的,你说话挺欠打的。”

苏河放弃了当老师的想法,他觉得岳宁可能什么都懂。

如果不懂的话,撞墙受罪也是应该的,谁让他嘴那么欠。

“唉,谁知道右帅压力那么大,根本扛不住,为了吊着气,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冒出来了。说真的,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咯。”苏河唉声叹气的说。

“我也觉得。”

“安慰安慰我行不行?”苏河语气不好,内心却是难得的放松。

这样没大没小的想说就说,让他感觉回到了大学时期,和舍友毫无营养的吹牛打屁。

“不过,你真的觉得维扬城是军阀?”岳宁也不继续刺激他了,算是开始尊重前辈学长了。

苏河奇怪的看着岳宁,笑着说:“怎么可能?”

“哪个军阀能十年如一日奔赴各地战场、不计消耗诛杀魔族?”

“为国为民的英雄,怎么能说是军阀?”

苏河摇摇头,看着岳宁说:“但是,这样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行?”

“缺乏配合、孤军奋战,又要在外面奔波,又要担心家里的魔渊炸开,哪里吃得消啊?”

岳宁现在反而老老实实的当好一个捧哏的角色,恰到好处的问:“那右帅不知道这些吗?”

“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她担心啊。”苏河低落的精神被酒精侵袭,竟然有些醉的前兆了,说话有些迷糊。

“唐老师说,夏语冰担心刘永留下的基业被她败落,更担心被统一管理后臃肿的机制无法迅速做出反应,就像06年青龙王事件时直到一千多人死亡,依然没有组织出有效的控制力量,最后还是刘永出手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青龙王事件吗?”岳宁低声念着。

作为昶龙刘侯的崇拜者,他自然很清楚青龙王事件,那年守卫维扬市的青龙王突然发狂,造成千人的死亡,18岁的刘永以盖世水系神通生生将青龙王压回瘦西湖,那是昶龙刘侯第一次出现在世界舞台的标志性事件。

也是从那年开始,刘永着手建立维扬军,并且从09年开始和国家高层多次陈情,在2011年建立维扬城系统,自给自足的开始天下第一坚城、陆上第一强军的辉煌。

而夏语冰一直不同意纳入异能总局系统的原因,也是担心当年因为反应迟钝而造成的大量牺牲再次发生。

“会这样吗?”岳宁也想偷偷了解一些上层的博弈,这些是他通过看书无法接触到的。

“维扬城能够迅速反应、派出军力的前提,是一个优秀的独裁者,比如刘永,比如朱选策,比如夏语冰这样的人。”

岳宁敏锐的发现这句话里没有提到项维扬,看来那位维扬帅并不被认为是一位优秀的独裁者。

毕竟某种意义上,项维扬在个人武力位列绝世之外,并没有过多涉及维扬城的事务,说句冒犯的话:如果没有夏语冰和朱选策的苦苦支撑,早在数年之前,维扬城系统已经不复存在了。

苏河似乎也是为了发泄自己心里的郁闷,不管不顾的继续说了下去:“优秀的独裁系统伴随着的,就是缺乏监督的力量滥用。”

这些话按理说是不能说出来的,看到老板准备端着两盘烧烤过来,岳宁连忙示意他停下,自己走过去把盘子端过来,让老板继续远远的烤着肉和蔬菜。

看着岳宁谨慎的举动,苏河别扭的一笑,似乎带着嘲弄的味道。

“如果,夏语冰的继任者是个野心家,维扬城会成为野心家的堡垒。”

“那么毫无疑问,维扬城就会成为军阀!”

“可是右帅还年轻。”岳宁试着反驳。

“岳宁我们打个赌,”苏河醉醺醺的说,“两年,夏语冰控制不了维扬两年了。”

“我赢了,你加入异能局;你赢了,我加入云盟。”

两年后,岳宁18岁,正是高三选择出路的时候,在苏河的规划里,毕业后这个年轻人可以直接加入云连分局局或者成为中京第一异能院校的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