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曹得钱小伟简单吃了个饭,他们说了对王威的印象。我们三个的想法基本一致,王威这人会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但我们都可惜他只合作的想法。

  不管怎样,今天能顺利把王威和其手下拉到自己这边,就是最大的收获。我也深刻体会到自己的不足之处。

  回到足疗店,张琳和柳红妖娆的在门口拉客,这次他们乖乖的放我进去。老妈忙的都顾不着管我,正好我也落的清净,躺在床上,王威壮硕的身材出现在脑海里,想着我反身做起了俯卧撑,我也该锻炼自己了,月明星稀,好梦无痕。

  吃过早饭来到学校,今天对我来说也是个巨大的挑战,根据王威说的,今天必须要打一架,而那个马户又是个吃软怕硬的人,我倒不是怕和他打架,反而是怕他不肯给我打。

  来到班里,杜念恩还是和昨天一样对我没什么好感,胡燕青还是坐着刷题。

  曹得钱和小伟几个人在后边聊着天,很是高兴,我估计他又开始说书了吧,毕竟昨天刚拿下王威,可有他吹的了。

  我没有去班后打扰他们,而是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拿出卷子刷起了题,就像张力说赵山河那样,再怎么样,我还是个学生,下一年我还要中考。

  还好他们一时没发现我,让我可以好好的学习一会。我刷刷的写着卷子,让自己完全沉浸在题海里。

  早自习这段时间没老师,可是头脑却是最清晰的一天,这个时候背书做题效率很高,本想让曹得钱和小伟也来,看他们聊的那么高兴,我也没去打扰,毕竟小伟刚放开自己,开始活泼起来。

  其实有时候我会自责,小伟家在农村,而且还是贫困家庭,我真不知道把他拉到这条道上是否真的合适,总有一种耽误他的愧疚感。

  第二节课大课间,王威找到班里,告诉我说猴子找过他,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王威还说让我防着点猴子,他感觉猴子要对我玩阴的,还特地嘱咐曹得钱和小伟尽量和我在一起,以免我发生意外,毕竟猴子还有自己的势力,现在他老大进去,我又气势正猛,难免他会心里不平衡玩阴的。

  最后王威走的时候和我约好,放学堵马户,此时我感觉拿下二年级的大网正在悄然张开。

  当然中间胡燕青不止一次问我情况,但我都被我敷衍过去了,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

  为了不像昨天一样扑空,每节课课间,曹得钱都会去四班门口转一圈。确保马户都在。期间我想了个计划,和曹得钱他们说了,他们也说这个计划好。

  按计划。下午快放学时,我们便守在4班门口,铃声响起,每个班情况都一样,着急上网的学生一般都会先冲出来。

  曹得钱立马发现这群人中就有马户,他三步并两步率先拦住了马户。肥胖的身体像堵墙挡在了马户身前。

  这个马户个头不高,梳着中分,不仅没穿校服,而且身上都是名牌,看来他确实有钱。

马户看到有人挡住他的去路骂了一句,然后抬头看去:“曹胖子,有事吗?没事赶紧让开,我着急去开黑呢。”

  “驴子,今天你是开黑还是开瓢都说不准了。”曹得钱很嚣张的说。

  他身旁跟着三四个人,看到曹得钱来者不善,像是要动手。

  马户丝毫不害怕,反骂道:“少扯淡,给我让开。跟了个叫什么文的牛逼了是吧,”说完他身边的几个人已经攥紧了拳头,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

  此时正是我出现的好时候,于是我上去从背后踹倒一个人,指着马户很淡然的说道:“我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文,从今天起记住了,我叫蒋文。”

  碍于我的名声,倒在地上的人爬起来也没敢还手。

  马户看到我来势汹汹,一改刚才的强硬语气:“文哥啊,我这是着急上网,你别见怪。”他果然是欺软怕强,还没打架他都开始怕我了。

  “我找你有事,去你班说吧。”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我想让他去班里。

  马户看看自己的人说:“你们去告诉他们,我一会再去网吧。”说完就招呼那些人走,这些人一哄而散,最后只剩下马户一人。

  班里走的也没有了人,整个班很静,我们三个把马户围在了班后,这个马户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一直对我笑脸以待,这完全让我没法动手。

  不过我早已经想好了主意,开口对马户说道:“驴子,我想你也听说过我蒋文了。我过来就想问问你跟不跟我。”

  马户很痛快的答应:“跟跟跟,跟你就等于跟赵山河,我当然跟了。”他说完似乎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文哥,这钱你拿着,今后我跟你了。”

  马户还真是和王威告诉我的一样,有钱,给很多混子交着钱,欺软怕硬,不和人正面冲突。

  “哎!”我叹口气,接过钱给了小伟和曹得钱说:“你们两去给我买盒烟去。我要和驴子好好聊聊,赶紧去。”

  曹得钱和小伟接过钱,屁颠屁颠的出了班。此时班里就剩我和马户。

  我低着头不说话,马户看出我有些不开心问道:“文哥,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

  我再叹口气说:“实话告诉你吧驴子,我和赵山河掰了,他妹妹小黑妹我实在忍受不了,我和她彻底掰了,她还说要找赵山河收拾我,所以我想联合咱们二年级各班的老大和他们三年级的斗一斗。我昨天去找王威的事你也听说了吧,他愿意帮我,你呢?”

  马户看看我,他也不傻试探性的问道:“文哥,女生都是这样嘛,你得哄啊,还有和好的可能的。”

  “扯淡。”我突然痛苦的大喊:“永远都不可能和好了,我动手打了小黑妹这怎么哄。我现在急需人手对付赵山河,你就说你愿意不愿意帮我吧?”

  我用余光看了下马户,发现他点着头,似乎相信了我说的话。

  是的,这就是我想的主意,先支开曹得钱小伟,然后假装告诉马户我和赵山河闹掰了,我是来请他帮忙的。

  既然他是个吃软怕硬的人,现在知道我没了靠山,他势必会原形毕露。

  “蒋文。”马户立马改了称呼:“这么说,你想靠自己和赵山河斗?现在你得罪赵强又想和赵山河斗,是不是野心太大了点。”说完还不屑的看看我。

  他的眼神里分明说:“这个人真疯了。真装逼”

  看到他上套,我加紧攻势:“我就是要野心大,我认为出来混的,生死由自己决定。”我都说出了无间道的台词。

  “傻子啊你。”马户直接骂了我一句,然后说:“那什么文,我没工夫给你闲扯,整个一傻子。浪费我时间。”说完气冲冲的就要出去。

  我看他完全信了我说的话,心里乐成了花,估计没人逼别人打架还自己乐开花的。

  看着马户生气的走到门口,我抡起凳子摔在了他的后背上:“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马户转头看向我,气的眼睛都要冒火了:“敢打我!”

  马户大骂一声,随手抄起板凳就冲向了我,当老大不是盖的,起码有两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