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不管你信不信,暴妙彤她相信,因为自从那一天被那个男人抱住,与他对视,她就认定这辈子就是他了。

  暴妙彤身为地下皇帝吴繁的老大暴俊贤的女儿,竟然喜欢上了逮捕吴繁最重要人员的许先森。

  这简直就是老天爷的捉弄!

  暴妙彤知道,自己父亲根本就不会放过许先森的,但是她能怎么办?

  她虽然谈过几次恋爱,但是对她而言,只不过是玩玩罢了。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她从未对一个男人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春天来了。

  深夜,江海市内一幢别墅内,发生了争吵声。

  只闻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

  “我不管,反正我就认定他了!如果你要动他一根汗毛的话,我就……”

  这个女孩的声音正是暴妙彤发出来的,此时她正和自己父亲争吵。

  她将自己心思告诉了暴俊贤,遭到暴俊贤的反对。

  “你就什么?你是不是要说与我断绝父女关系!好啊,长大了是吧,翅膀硬了,为了一个男孩居然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

  暴俊贤怒火中烧,话落之时,胸口突然痛了起来,他用手捂着胸口。

  “妙彤,你爸心脏本来就不好,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快给你爸道歉。”

  边上的一个美丽妇女赶紧倒了一杯水过来。

  这个美丽妇女是暴俊贤的妻子,苗凝。

  暴妙彤意识到自己话确实太重了,平复了一下心情,望着自己父亲轻声道:“爸,对不起!”

  暴俊贤没有说话,接过妻子递来的水,喝了两口,坐到椅子上,长长呼出一口气,语重心长道:“你可以喜欢任何人,但这个许先森绝不可以!”

  “爸,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难道就因为他帮助警察抓了繁哥?是,我承认在繁哥被抓的时候,我也想把许先森狠揍一顿,可是毕竟他没有错,他是尽一个市民的责任!的确是繁哥先绑架了他的同学,与我喜欢他没有关系。”

  暴妙彤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苗凝劝道:“妙彤,你不是不知道,你爸以前是做什么的,如果真让你跟那许先森好上了,这不是引狼入室,那时候就是你后悔也来不及了!要知道父亲只有一个,男朋友可以再找。”

  “爸的天龙集团不是漂白了吗?还怕什么,再说我第一次见这个许先森,我就认定了他是我未来的丈夫,所以我不想失去他,我也不想失去爸,这次我是认真的!”

  听到女儿的话,暴俊贤叹了一口气,拿起面前桌上的一根雪茄,点燃,吐出浓烟,漫不经心道:“你说你喜欢他?你了解他吗?他喜欢你吗?别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闻言,暴妙彤也是一怔,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在她心里,一直觉得只有自己喜欢别人,没有别人不喜欢自己的,这也许和她从小的生活环境说造成的吧。

  暴俊贤见女儿思索,摇了摇头道:“既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你,你何必这么固执呢,就像做生意一样,都要你情我愿,旁门左道注定是有风险的。”

  “爸,只要你不阻止我,我就有信心让他喜欢我,要知道我可是您暴俊贤的女儿!”

  暴妙彤说完就冲苗凝眨了眨眼,示意要她帮自己说话。

  苗凝摇了摇头,用手指了指女儿,随即帮暴俊贤按摩肩膀,柔声道:“暴哥,既然女儿这次是认真的,你就成全他们吧,要不然你们两父女闹别扭多不好啊。”

  暴俊贤不说话,闭着眼在仔细思索,夹在右手食指与中指间的雪茄一动不动。

  此时在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计划,那就是吴繁所说的那个东西在凶手手中,从这次在化工厂的事来看,这四个大学生一定认识那个凶手,那么何不从这个许先森入手!?

  这样既可以缓和自己与女儿的关系,又能找出凶手,夺回那东西……

  站着的暴妙彤心砰砰直跳,眼睛直直的盯着父亲的嘴唇,害怕从哪里传出自己不希望的听到的答案,同时心里又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只有自己父亲不同意,那自己就离家出走。

  好一小会,暴俊贤方才睁开眼睛,吸了一口快要燃烧尽的雪茄,吐出浓烟,看着女儿,做了一个让步的表情。

  “妙彤,既然你那么喜欢那许先森,那我做父亲的也不会耽误你的幸福,但有一点你要记住,如果许先森欺负你了,我是不会放过他。”

  此言一出,暴妙彤欣喜若狂,跑到暴俊贤面前就亲吻了他脸颊,微笑道:“谢谢爸爸!”

  摸了摸暴妙彤亲吻自己脸颊的地方,暴俊贤摇头道:“鬼丫头,真拿你没办法!对了,什么时候把许先森叫来,让父亲见一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居然让我女儿不惜与我断绝父女关系。”

  “恩,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来见你的,不过你先保证,到时你可不要为难他。”

  暴妙彤点了点头,一边给父亲捶腿一边说道。

  暴俊贤点了点头,嘴上笑呵呵,心里却一片冰冷。

  也许许先森天生就是一个走桃花运的主,可是这次遇到了暴俊贤的女儿,不知这次是像以前那样游走于花丛不带走一片花瓣,还是红颜祸水!?

  次日,礼拜六,沙林动等人到处找许先森都找不到,把整个校园都找遍了,也没有看到人,手机也关机。

  如果不是知道他经常这样,真怀疑他失踪了,到时报警都有可能。

  西门晴天双手叉腰,眼睛巡视一周问道:“怎么样,还是没有找到吗?”

  沙林动摇了摇头道:“森哥也真是的,哎,晴天,你说森哥是不是在躲胡琳今天请我们吃饭这事?”

  “还没有找到森哥吗?”

  胡乐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音乐男,我看你姐也没这个魅力能请动森哥!走吧,森哥既然不想去,我们也不能亏了我们的肚子不是。”

  沙林动把手搭在胡乐人的肩上,并肩朝校外走去。

  此时,江海市一个不起眼的咖啡厅,从橱窗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那背影不是别人,正是许先森。

  听着咖啡厅里放着的轻音乐,许先森一手端着咖啡杯,一手拿着一只勺子搅动几下,喝了一小口,紧接着电脑传来滴滴声。

  许先森滑动手指,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心夜’发来的消息。

  “情报没有错,目标确实在新东方。”

  看到这条信息,许先森眉头微皱,手指敲打键盘。

  “可我找遍了校园,都没有发现目!是不是目标转学了?或是出了其它意外?”

  很快,‘心夜’发来信息。

  “上次给你消息是我们的人用生命换回来的,绝对不会错,这次的对手不是那么简单,通过研究,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完成任务。”

  许先森发道:“我在查一查吧!对了,我手里有一样东西,可我始终看不有什么特别之处,我放在老地方,你派人去取。”

  ‘心夜’发道:“好的,我会派人去取的!至于这件任务,没有规定时间,你也不用急着完成任务,万事小心,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老友。”

  许先森叹了一口气,随即把所有聊天记录全部删除,最后还检查了一下是否有黑客入侵自己的电脑。

  这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

  十几分钟后,许先森抱着电脑走出了咖啡厅,望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自语道:“又要下雨了!”

  快到傍晚的时候,许先森回到学校,当他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见到一个穿着牛仔短裙的女生走来走去,时不时的眺望,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

  忽然,那女生看到许先森,脸上大喜,一溜烟的就跑了过来,喘了两口气微笑道:“许先森,你回来了。”

  抱着电脑的许先森,微微点了点头,一边走一边道:“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叫暴妙彤吧!”

  “对啊!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暴妙彤对此表示很是惊喜。

  “说吧,在这里走来走去,是等我吗?等我有什么事?”

  许先森一脚踏上楼梯,问着后面的暴妙彤。

  “我闲来无事,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

  说到这里,暴妙彤贝齿轻摇红唇,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又不好说。

  许先森装作没有看见暴妙彤的表情,只是哦了一声,旋即上楼而去。

  后面的暴妙彤也想跟上去,可她刚踏上一只脚在楼梯上,就被许先森的声音打断。

  “这是男生宿舍,不是女生宿舍!”

  “我知道啊,我只是想去你寝室喝一口水,我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难道你就忍心看我这个美女渴死吗?”

  暴妙彤做了一个可怜的表情,这是她的招数。

  许先森乃是一个情场高手,何尝不知道这丫头的把戏,要是以前一定会把她弄到宿舍去,然后干坏事。

  不过现在他可没有这心情,先不说任务,就是一个学生的身份也不能使他这样乱来。

  望着暴妙彤,许先森淡声道:“要喝水么?左转走一百米、然后右转走十米,那里有十几个水龙头,你随便喝,没人跟你抢。”

  话毕,许先森上楼。

  暴妙彤愣在当场,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敢相信许先森居然会拒绝自己这样的美女,好歹自己也是学校前十的校花吧。

  许久之后,暴妙彤嘟着嘴说了一句。

  “许先森,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到时落入我手,就有你好受。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