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正向外走,加上手里有枪,根本没有想到老鸟会反抗,一个不提防之下,手里的枪竟然被老鸟给踢中了,枪一下飞了出去。

  竹山这一下又张狂起来,将枪对着温托,大声狂叫道:“都他马的别动,再动一下,老子就打死他!”

  胖子脸色一暗,低声道:“温托老大,都怪我,是我不小心。”

  谁知,温托却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没什么可怕的,人不过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有什么好怕的呢。”

  胖子一听,也跟着道:“对,反正是死,早死还早投胎,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啪的一声,老鸟在胖子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死胖子,敢跟老子作对,想死容易,但老子会让你那么容易死吗?”

  胖子闻言一怔,又听老鸟叫道:“兄弟们,咱们今天也辛苦了一趟,不如好好乐一乐,让这个死胖子给咱们表演一回,你们看如何啊?”

  “二当家的,这个死胖子一身肥肉,就是脱光了又有什么看头?我听说温托这老家伙有个女儿,长得如花似玉,要是把她扒光了,那一定很好看,嘿嘿。”

  “对对对,听说这老家伙的女儿叫莲朵,长得那叫一个美,还有那身材叫一个棒,告诉你们吧,老子刚才远远地看了一下,那小妞身上别的不说,光胸前那对山峰,就足以让人精尽人亡了。”

  “那咱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赶紧找啊,山门一直是闭着的,那女人一定在这里面,把她找到了,咱们兄弟好好乐一乐。”

  两百多头禽兽的眼睛全都亮了起来,可想而知,如果莲朵真的被他们抓到,将会面临何等凄惨的命运!

  老鸟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因为他之前也看到过莲朵,的确是一个不可方物的大美妞。现在他是这里的老大,如果找到莲朵,肯定是他第一个先上,所以这家伙立即兴致大勃,对着竹山道:“你马上带十个人,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给老子找到。”

  竹山道:“是,二当家的请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还有,找到她之后,不准碰她一根指头,马上给老子送过来,听到没有?”

  “是是,二当家的,小的明白,保证给您带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过来。”

  老鸟看了温托一眼,哈哈大笑起来:“温托,待会儿一定很爽,你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吧。”

  温托和他的手下全都已经五花大绑,没有一点反抗之力,但全都咬着牙瞪着老鸟,恨不得把这个家伙给生吞活咽下去。

  温托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长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他做这一行几十年,也算得上是罪恶滔天,现在落到这个下场,他也无话可话,只能听天由命,只可惜他的女儿莲朵,从小就没有沾过一点白色兔子,怎么也会有如此凄惨的命运呢?

  竹山带着人搜寻去了,老鸟让人把胖子和温托他们全押到了大厅前面。他自己坐在温托之前坐的那张虎皮大椅上面,跷起一只脚,然后叫道:“兄弟们,今天我让你们看一场好戏。来人啊,把死胖子给我带上来!”

  胖子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辜,为什么每次一出事,明明自己只是一个次要或无关的人员,但对方却都会把主要矛头指向他,这简直太没有天理了。

  胖子在那里怨天尤人,但没有人去理会他的心情,十几个家伙立即把他推上前来。老鸟嘿嘿怪笑地看着他,就好像在看一个绝世大美人儿似的。

  “死鸟,不要这样看老子,再看老子就要吐了。”胖子突然硬气起来。也许是知道这帮家伙肯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干脆在最后时刻英雄一把了。

  老鸟一点不生气,怪笑道:“死胖子,你挺厉害啊,打伤我那么多小弟,现在就让我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厉害。”说着,他又大喝一声:“把笼子门打开,把这个死胖子扔进去,咱们边喝酒,边看人鳄大战!”

  那个鳄王被关在一个大铁笼里面,人要进去了,那还不被它撕成碎片?

  胖子一听,脸都吓绿了,他刚才的确是豁出去了,反正是一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死也有死法,如果说一枪干掉他,也许他不会害怕,但要把他关进笼子里,让巨鳄一点一点把他吃下去,这种死法就太恐怖了。

  “鸟爷,鸟爷,你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商量,你别这样冲动,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家伙又不吃素,你把我扔进去,它要是把我吃了,怎么办?”

  “凉拌!老子就是看着你被吃掉。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这死胖子给我扔进去,老子要开始喝酒欣赏了。”

  呼啦啦,有人把笼子门打开了,胖子死活不肯进去,但无奈他双手被绑,根本挣脱不得。最后被十几条大汉凌空举起,一下扔进了笼内。

  胖子急得大叫起来:“死鸟,你好歹也得把绳子给老子解了啊,这样看起来也有劲一些嘛。”

  老鸟一听,觉得有理,于是叫胖子站在笼边来,他让人用刀给他割绳子。

  就这一折腾,那头鳄王已经惊动了,它抬起巨大的头颅,向胖子看了过来。

  胖子一下急了,额头上的冷汗嗖的一下就冒了出来,他哆嗦地道:“老鳄,你别急,我是无意的,都是外面这帮混蛋搞的事情,你别算我头上。只要你不咬我,我我我保证也不咬你。”

  外面的人一起哄笑起来。

  “这个死胖子,倒还有趣得很,临到死了,还能说几句俏皮话,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看这胖子还有点能耐,不是说这鳄王是他捉住的嘛,说不定还能再捉一次。”

  “看这家伙几百斤,如果真被咬死,估计够大鳄鱼吃一个多星期了。”

  巨鳄摆动着庞大的身躯,一步一步向胖子逼了过来,胖子哭丧着脸道:“你们还瞎叨什么呢,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有种自己到这里面来试试。”

  这时,拿刀子的人用力一划,胖子的手终于从绳索里解放出来,而这时巨鳄也认出他来,猛地张大血盆巨嘴,向前扑了过来。

  胖子二话没说,赶紧双手向上一举,抓住铁笼子的栅栏,然后猛地收腹,整个肥胖的身体竟然一下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