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刻,我的身子是不受自己控制的,就跟有什么力量在牵引着我一样,越是离那司母戊鼎近,身上的痛楚感就越是减轻不少,而与此同时,丹田内本来已经黯淡无光的红蛋,此时作死一般地疯狂流转了起来,在将其内蕴含的每一丝狂暴元力尽数外放。

  阿紫也加速了流转,从来没有见到过它如此疯狂的流转,像是在抗争着什么一样,于是乎,我身上的痛楚小了,但丹田之内,阿紫和红蛋的力量却是在撕扯纠葛着,那种痛楚由内而发,已经不能用疼痛来形容。

  偏偏这个时候,我的脑海中却是无比的清明,魂天魄地内,“小肆”周身缭绕的紫雾与缕缕散开,将“我”和“小肆”都尽数包裹在了里面。

  酷FN匠G0网首G发

  我还想心思沉入道域内去看看,但我做不到,原本一念可入的道域,此时却像是被横亘了一堵高墙,让我难以愈越。

  就是在身体里这各种反应累加起来的情况下,我duang的一下子就落入了司母戊鼎中。然后,整个世界就安静了,适才还在疯狂流转的阿紫,在那一刻明显是受到了什么压制,瞬间停止了下来,而且令人讶异地向着丹田底部沉去,自打它出现在我的丹田至今,它首次给红蛋让了路。

  红蛋则是一副小人得志之态,窃居丹田中央位置,内里狂暴元力的消逝已经让它的表面看上去了逡裂的痕迹,可是,我却能感觉到它本能的欢快。魂天魄地之中,“我”和“小肆”的高大魂魄被鸿蒙之气缭绕着,面容安详,始终未曾睁开双眼。

  我举目四顾,又是无边的雪野,当日第一次梦入神机之时,就是这个令人感到空旷而孤独的雪野。

  因为阿紫的让步,丹田之内的痛楚以及身体上的疼痛在那一刻也都消失了,我只是稍感乏力,心中无比清明,我知道,这是来到了只有十二祖巫才体验过的梦入神机之境。

  当初凌霄让我入司母戊鼎之中,是想让我能够加快一下修炼的速度,以便应付接下来的阴司大战。只是没想到我意外的梦入神机,此后之事,连她自己也不可控了。

  如今再次梦入神机,以及红蛋和阿紫的一应表现,让我心中隐隐有不安的感觉,十二祖巫,那是与天道绝对对立的存在,我来到此间是福是祸,心中自然忐忑不已。

  可是,在这样一个适合修炼的地方,想这样那样没用的事情都绝对是一种浪费。这一次未能除了楚江王,还是我学艺不精之故,既然我也不可控地来到了此间,那就抓紧这个机会来修炼吧。

  我想要驭天道,所修炼道术还差七七八八,而这几样,都是需要我自创道术才成。我第一个想到自创的道术,便是叠加遮天符,做出另一个与我一模一样的自己来。如今在这事半功倍的司母戊鼎中,我正好拿来继续创道术。

  我还是难入道域,不然的话,那速度会更快的。可试了几次都做不到,只好作罢,先是屏心静气,抛却心中杂念,待心中沉静一些,我才将聚仙鼎放入眼前,拿出符纸,咬破手指,开始一张张地画着遮天符,然后一张张不厌其烦地叠加,以期以量变而质变。

  修炼无日月,更何况在这司母戊鼎中,几番辛苦已不必言。三千三百张遮天符,终于在某一刻被我成功叠加在了一起,心中不敢狂喜,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心中默默地想着自己的样子,下一刻,“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的声音一落,我将合之为一的遮天符陡然打了出去。

  巨大的司母戊鼎陡然一阵震动,雪野之上,氤氤氲氲的天空中突然就滚过一阵阵惊雷,像是老天爷被炸开了一道口子一般,在我打出遮天符的那一瞬间,一个与我一模一样的身形在天际立显。

  我周身的气力在这一刻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整个人感到一种强烈的虚弱感,抬头看着天空中站立的另一个自己,我微微笑了笑,问:“嗨,你好啊黑娃儿。”

  另一个“我”闻言,也笑了,回应:“嗨,你好啊黑娃儿。”

  我算是失败了,因为另一个“我”并不如同我所想象的一样,可以具备自己的思想、灵智和判断能力。但是,他能跟我一样开口说话,会微笑,会复读机一样重复我的语言,这个进步,也是巨大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又是成功的。我相信,这是三千三百张遮天符的幻像。而如果是三万三千三百呢?那效果定然又会再不一样的!

  只可惜,这个几欲乱真的幻像在天空中停留的时间并不长,约摸三分钟的时间,他便在我欣慰的目光之中散成了星星点点,四散而去了。

  我喘息着,努力将自己的身子调整成打坐的模样,仅是施这一符,就险些累死我,所以这项道术还是不能拿来对敌的。

  该是给这项道术取个名字的时候,我心中想了想,取个啥名儿呢?最后决定,既然这个幻像是另一个我自己,那么,就叫“黑爷分身术”吧,有没有简单而霸气?

  随着“黑爷分身术”的消散,天空中那些炸响做一团的雷声和司母戊鼎的震动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我心情不错,调息了一阵,感觉气力恢复些了,这才站起身来,琢磨着怎么才能从这梦入神机的状态中出去。

  可是,因为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自创黑爷分身术上,所以我一直未曾注意丹田内的变化,我起身走了两步,突然觉得丹田之内似有异动,便赶紧内视而去,丹田内的景象顿时让我心中一惊。

  不知哪里来的无数充沛的狂暴元力,已经充盈了我的整个丹田,那红蛋也不知何时又涨大了数倍,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着。阿紫被可怜巴巴地挤在一个角落里,周围凝着一圈淡淡的紫气,一副自保的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