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氏仙璧跑了,我当时就有些傻眼,看来没节操的事儿干多了,这次是遭了报应了,把廉颇与那个魉王都视若珍宝的东西直接吓没,把传说中玉玺的原材料整丢,这世上还有我这么败家的人吗?

  在原地愣了很久才醒过盹来,之后几乎把整个青龙元木殿都翻遍了,也没有见状和氏下璧的半点影子。坐在桌前有些怅然,不知道是喜是忧。

  这个时候,突然“嘤咛”一声,我循声回头,却见丢爷不知道何时竟然变回了人形,正吃力地想要坐起身来,身上盖着的锦缎滑落,露出一抹香肩,虽然她面色苍白毫无血色,但依旧十分美丽。

  丢爷的醒转无疑是个极好的消息,我喊了一声“丢丢”,嗓子眼里就有些滞涩,几步奔到床边扶她起身,问她感觉怎么样。

  丢爷说:“疼。累。饿。”

  好吧,饿了好办,聚仙鼎里的吃食还多呢,我急忙伸手取了一大堆出来,摆在了丢爷面前:“吃吧,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丢爷眼神慵懒地看了那些吃食,堂堂一个饿了的吃货,看到那么多好吃的时竟然没有两眼放光,她只是瞥了一眼,便傲娇地说:“我想吃妈妈做的拉条子(家乡的一种家常饭,类似盖浇面)了,拌了辣椒和醋,再配点儿软糯的土豆丝,老娘保证一顿能吃三大碗。”

  这个要求就有点儿过份了啊,这是在阴司啊,我上哪儿给你整拉条子去呀,我正想说什么,一边的呜咪也出声了:“李梁,我也饿。”

  /\酷◎匠{网正aJ版首发◇I

  呜咪没有化形,还是本体九阴独的样子,我扭头看去时,她的眼睛刚刚睁开,也是很虚弱的样子。伸手拍拍呜咪的脑袋,问:“你又想吃什么?丢丢要的拉条子我可整不来。”

  呜咪说:“丢丢叫你的母亲是妈妈,我也能这么叫吗?”

  “当然!”我毫不犹豫地答,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自然要叫我母亲是妈妈了,我觉得这没什么,母亲要是见了呜咪化形的样子,不定得高兴成什么样儿呢。

  可是呜咪却似乎是不信一样,追问一句:“真的吗?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好确定的?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又问呜咪:“你为什么不能像丢丢一样化了人形呢?”

  呜咪摇头,同时伸出一只爪子把挡在丢爷胸前的锦缎被子给扒拉了下来,笑着说:“丢丢先化形了好啊,你欺负欺负她,我在一边儿看着。”

  丢丢变了人形,身上的衣服没了,锦缎已落下,自然是春光一片的样子,她倒是不害羞,伸手轻拍了呜咪脑袋一把,而后一只手在某处托了托,偏过头冲我抛了个媚眼:“黑娃儿,想老娘不?”

  我嘴里“想”字没出口,就被我改了主意,丢爷虽然故意做出了一些媚态,但她的虚弱与疲惫却是显而易见的,我可不能干这事儿,当下说:“滚一边儿去,不是饿么?这些东西你先垫巴点儿,一会儿我想法给你们弄点儿好吃的。”

  我在聚仙鼎里是有些牛羊肉的,在万年玄冰中冻着,我琢磨着可以搞个烧烤啥的,在阴司吃烤串,想想就挺爽的说。

  丢爷对我没说想她的事儿并不在意,看我面露窘态,只是掩嘴笑了笑,之后便又躺下身子去,半倚在呜咪毛绒绒的身体上歇着,剥了火腿肠自己吃一口,给呜咪喂一口,倒是蛮幸福的样子。

  丢爷呜咪醒了,和氏仙璧丢失的失落感便不再强烈,管它呢,跑就跑了吧,我留不住的终究不是我的东西,大不了下次见到这样的宝贝轻点儿欺负就算了。

  我心情大好,但同时心里也是纳闷儿,我已经把晏几城前的周天四象诛仙阵破了,那个魉王也被我给整爬下了,按道理,楚江王这鬼货也该显身了,可是我在青龙元木殿内呆了这么久的时间,外头却依旧没有一点儿动静。

  看丢爷和呜咪没事儿,我便走出青龙元木殿,去看看楚江王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然而,当我走出青龙元木殿时,却是再一次呆愣了——哪里有什么晏几城,哪里有什么周天四象诛仙阵,我踏出轿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山洞!

  妈勒了蛋的,这是又一次穿越了吗?这是什么地方呢?之前我来到晏几城前时,那个地方极为开阔,能远远地看到晏几城的城头,而且在进入青龙元木殿前,那里还跪伏着十多个魍臣,以及开了一个大窟窿的魉王,可是这些东西现在全都不见了。

  这个山洞很大,很黑,我的天眼在此间不受影响,抬眼望去,纵深得有四五十米的样子,看地面上灰尘积厚,想来这里已经无数岁月不曾有人踏足了。

  我愣在原地想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冲着洞在大声喊了一声:“楚江王!别再跟老子整事儿了,这点伎俩,骗不过你李道爷。”

  我当时觉得,这可能是楚江王又一次使的什么手段,趁我在青龙元木殿里的时候,故意把我整到了这个地方,下一步,可能就会再使手段,来个关门打……爷爷。所以我才故意说那么一句,诈他一诈。

  可是然并卵,山洞之内只有我的回声,我等了很久,没有任何人对我有所回应。当下又喊着说了几句,连楚江王的祖宗八辈儿都问候过了,依然没有任何消息,然后我就有开始觉得蛋疼了。

  转身再度回到青龙元木殿中,把眼前的情况跟丢爷和呜咪说了一声,主要是想让她俩小心些,我打算在这洞内考察一番。

  呜咪却是突然出言拦住了我:“李梁,你不觉得,这里的气息有点儿不对劲儿吗?”

  呜咪这么一提醒,我突然就意识到了同样的问题:是啊,细细感受一番,这里哪里有半点儿阴司的那种阴郁的气息,相反,这里更像是在阳世!

  丢爷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说:“阴司难道还能有这样可纳阳气的地方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