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王的一番好算计,我很快想明白了其用心之险恶——我若是答应了他,我堂堂阴阳童子朝觐邪祟,自然道基不稳;可我如果不答应他,这些道门中人不会跟我好相予的同时,丢爷和呜咪的隐疾怕也有问题,这是给我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对于这种动不动使手段的货,我是最烦的。一来是我智商不高,但凡动脑子的事儿就心里没底;二来我觉得玩这个没意思,有本事你放学别走直接上手啊,打赢了我就是你爹,打输了你就是我儿子,这样多干脆!

  可是这货设这么个坑,咱也不能跳不是?啥时候才能回到现代的那个阴司去还是个未知数,我这把楚江王祸害一顿也就算了,要是再成了道门的敌人,那可就完犊子了。

  因此,我虽然心里愠怒,当下还是忍着火气,略忖了片刻,不理那个传话的魍臣,回头对那些道门中人说道:“诸位道友,楚江王想收了廉颇前辈的魂魄,是为了得到属于他自己的阴阳罗煞。廉颇前辈的魂魄既然肯入我的养灵罐中,便是他对我的认同。而且在临走之前,他还曾以这顶青龙元木殿相赠,从中不难看出,我并不是大家的敌人。楚江王行此不义之事,无外乎想挑起你我之间的芥蒂,实实心如蛇蝎。不过我是向道之人,对于邪祟岂有害怕的道理?既然他让我去一趟晏几城,那我便走上一遭。但不是朝觐他楚江王,而是去拿回我道门阴阳童子的魂魄!”

  我这一番话说话,那些道门中人先是静了片刻,而后齐齐山呼“无量寿佛”。这算是一种礼遇了,我也急忙掐指恭身,和了一声“无量寿佛”,这才转过头去,冷眼看着那个魍臣道:“我要去晏几城,何须三日?前面带路,老子这就去!”吧

  我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这鬼货就几欲打断,此时面容含怒,却不好发作,还跟我耍牛波依呢:“陛言说三日便是三日,区区小辈,休得无礼。”

  “你的陛下就是个屁,老子是堂堂道爷,岂能受尔等邪祟驱策?滚吧,你要不带路,老子自己找着去,若有阻拦,老子不怕再屠你几城!”

  那个魍臣终于屁都不再放一个了,当下冷哼了一声,袖袍一甩便转身走了。

  我踱步来到众多道门中人面前,向他们再度躬了躬身子,出言请道:“各位道门前辈,李梁有两位朋友重伤未愈,需要在这青龙元木殿中安身调养,但我赶赴晏几城取回廉颇前辈魂魄的事也很是紧要,不知可否请几位道友帮忙抬着青龙元木殿,咱们共赴晏几城?”

  几个领头的老术士闻言,当下各自商议一番,同意派出八人帮我抬轿前往,而其他人则要带着廉颇等几人的尸身回阳世摆道场去了。毕竟有新亡人,而且还是廉颇这样的存在,他们的事儿也是挺多的。

  大家商议已毕,此间也再无它事,我带着那八位老术士,抬着青龙元木殿浩浩荡荡直往晏几城方向赶去。因为是人家抬着,我没好意思去里面坐着,走累了就飞一会儿,看的几位老术士个个眼里冒星星,走了没多久,都对我崇拜的不行了。

  廉颇至死不会飞,这一点我觉得好骄傲的说。

  此去晏几城还要经过三个城池,按说路途还是蛮远的,期间路过一处山岰,正遇上我之前写字的那个大石头,“我身不死,阴司不宁”八个大字和“天玄宗阴阳童子”的落款赫然在目,那会儿想我着去把落款补齐,写成“天玄宗阴阳童子李梁”的,又觉得没啥必要,所以便作罢了,却不承想,这几个字后来竟然演变成了一场浩劫。

  这大约也算是一种天数吧。

  这一次去晏几城,因为我是去找事儿的,所以一路高调,来到第一个城池“临渊城”时,那城守是个邪魅,跟我在那儿装波依,又是守城大阵之类的,我没跟他废话,鸿蒙仙枝直接出手,凡是出来阻我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我弄成了黑烟。

  ☆6酷hO匠7网首发☆¤

  屠城的事倒是没敢再干,我不怕别的,现在有点儿怕天罚了。上一次天罚结束,雷祖这货就不知道去了哪了,我这死去活来地折腾了个遍,还搭上了丢爷与呜咪受伤,我身体里也多了个红蛋,我怕再来一次的话又会生出什么事端来,所以还是忍了。

  到第二城“御海城”时,或许是得到了临渊城的消息,那城守没敢再为难我,我到城门前通报了一声姓名,守城的连“人事”都没要,直接大门敞开放行。可是,你以为这样就算了吗?我就是想给楚江王找找病,他的手下不跟我要钱,那我跟它们要钱,因此以它们竟然敢不出来迎接为由,直接杀到了城守府,废了城守的同时,故伎重施,把御海城的钱仓也给端了。

  到第三城“落英城”时,我的凶名已经赫然扬起,听说早在我从御海城出发的时候,这边就已经把大门打开了,那城守亲自带着全城有官职的邪祟出城跪地相迎,说是奉陛下之令,李梁道长但凡过处,均开门放行,并每城奉黄金两千斤以资道统。

  倒是规矩,不过,嘿嘿,两千斤哪里够?我以那城守长的太像楚江王,我看了不爽为由,也把丫给废了,照例,钱仓全端。

  于是乎,等我两日后到达晏几城城外时,那里已经甲士林立,巨大的原野上,无数邪祟结成了一个大阵正等着我呢。

  我飞掠至空中看了一番,心下觉得凝重起来——这大阵竟然是周天四象诛仙阵。道门典籍之中,这样的大阵是传说中的存在,只有一个残缺不全的臆想出来的阵图,没有任何布阵或者破阵的方法。我也只是在整个阵法的大致阵形上判断出它是周天四象诛仙阵的。

  不说别的,单说此阵敢以“诛仙”二字命名,便已经可以听出其中的不俗了。一向以来,道门中人看不起邪祟,仙人看不起道门中人,而在飞升后的仙人眼中,邪祟跟是连提都不值一提的渣渣。可是天道有平衡,就是这些渣渣,它们照样也有抗衡仙人的力量。这周天四象诛仙阵便是其中一例。

  话说老子还仅仅是个金丹期的帅气小术士,楚江王就布下如此阵势来迎接我,这样真的不是高射炮打蚊子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