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王的双目血红,这是气血涌动造成的结果,他的杀势依旧狂猛,因为我的倒地没能刺到我身上的剑攸乎一偏剑锋,角度极其刁钻地便向我斜劈下来。

  我已经避无可避免,手探入聚仙鼎中,胡乱拿了一样法器便打了出去。

  只听“铛”的一声轻响,我的虎口被震的发麻,身体也被一股巨力瞬间就抛到了远处。

  落地时,我打眼一瞅,却愕然发现楚江王的情况也不妙,因为他的身体也被震飞开去,正好落在了廉颇的“呜咪”所躺的一张雕花桌子上,上面有些杯杯盏盏的,在楚江王落上去的时候都被扫了下去,那桌子却是结实,没有被压坏。

  我有些惊愣,往地上看去时,才发现刚才自己无意中打出去的却不是什么法器,而是当日在落鹰潭底拣来的那一截樊篱。

  我得到这一截樊篱之后,也曾认真进行过一番研究,但并没有什么效果,更多时候,我更把它当成了一段寄情之外,盖因这截樊篱上有一片叶子,它跟小蛇的眼睛特别像。

  听安居扯讲过,樊篱是十二祖巫之一,烛龙的一节骨趾所化,因为里面蕴含了极为精纯的阴气,而且有隔断时空这样的功效,安居扯机缘之下才得以在里面修炼,如果不是遇到我,这货很有可能就晋级魍臣了。

  樊篱对于邪祟来说是至宝之物,放在我手里则完全成了鸡肋,因为我拿来也无甚用处,所以对它的关注就少了许多,从来不曾想过还可以将它当成法器来对敌的。没想到今日情急之下摸出来,它不仅救了我一命,而且连楚江王都给整飞了。

  其实这也不全是樊篱之功,因为在我摸出那截樊篱打出去的时候,我丹田之中同时也有了异动,同样还是红蛋,原本因为我的欺负被压制到一个角落的它,在樊篱出现的瞬间就突然活跃了起来,内里蕴含的狂暴元力瞬间就与我从阿紫上调动的元力一起发力,这才让我瞬间提升了力量,挡下了楚江王的进攻。

  红蛋为什么发生在樊篱出现之时发生了这番异变,我瞬间就再度联想到了十二祖巫。之前我已经有过怀疑,红蛋的出现肯定与我继十二祖巫之后进入梦入神机之境有关,如今这截传说中由烛龙骨趾所化的樊篱出现,怕是红蛋又见到了亲人,所以才有这番异动的。

  不过在那个时候,显然不是我深入探究这些问题的时机,楚江王被震飞了,但那樊篱也被我情急之下给扔出去了,我手里再没有别的法器,如果楚江王再度杀来,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对付这鬼货。

  就是在此时,楚江王的情形再度发生变化了,苍天啊大地啊,那迷雾的功效终于在此时爆发了它的效用。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楚江王落下去的那张桌子上,横陈着的是“呜咪”的果体,也是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话说廉颇这老货比我会玩儿,打夯都打到桌子上来了,那该是多旖旎的风光呢?

  咳咳,拣拣节操,继续说正事儿。

  楚江王砸落到桌子上,双手便不可避免地触到了裸着的“呜咪”身上,抓的还真是地方,这个动作一做,好像一股洪水被冲开了堤坝一般,楚江王瞬间就不淡定了,血红的双眼突然变得迷离了起来,我由此判断,这鬼货现在怕是不能淡定了。

  我手柱地坐了起来,刚才两度跌倒又爬起,手中拿着的养灵罐已经掉的不知去哪儿了,趁着楚江王正在愣神的当空,我急忙举目四顾,终于在廉颇的床下看到了养灵罐,当下手脚并用爬了进去,先把养灵罐拿在了手里。

  当我从床底再度爬出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就特么把我惊呆了——你知道楚江王在做什么吗?话说这鬼货比我的节操要好的多,受了那迷雾的影响,他体内定然是充满了欲望的,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可是果体的美女就在眼前,他却是能生生地忍住,此时正在拿着长剑一下接一下地往自己大腿上扎呢。

  这是疼痛转移法,楚江王不愧能位居阎罗,单说他的这份果决,就值得我向他学习。他定然是觉得这样做不妥,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收了廉颇的魂魄,所以才对自己行这等狠事儿。

  我心里有些震惊,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心中暗自佩服了一下的同时,也趁着这个当空加紧实施我的计划。

  我就显得有些无耻了,因为我是这么对廉颇说的:“你看你看,你还不是阴阳罗煞呢,他就摸你的女人。你要成了阴阳罗煞,不知道得有多惨,快快,快到我的碗里……罐里来。”

  变成了魂魄的廉颇这个时候大约已经恢复了些许意识了,因为他不再那么白痴似的看着我,而是看向了正在“呜咪”身边拿刀扎大腿的楚江王,随即,他的目光便分别在三个女子身上扫过,下一刻,他的眼睛陡然睁大了,神情也显得激动起来。

  我心里顿觉一松,刚才我已经发现,楚江王明显是怕廉颇具备意识,如今被我这么一搅和,廉颇的意识肯定是有了,这样一来,就算我收不了廉颇,那楚江王要收他估计也得费劲儿。这就叫我得不到的,你丫也别得到,对待自己的敌人,就得有这股子狠劲儿加无耻劲儿。

  楚江王也发现了廉颇的这番变化,双眼血红地看向我时,已经充满了怨毒,手中长剑也不扎自己了,咬牙切齿地提着剑便向我冲了过来。此时的他,心中的欲望显然已经被仇恨给冲的淡了,这鬼货是要跟我拼命啊。

  当此时刻,青龙元木殿中陡然再起,这一次,是廉颇带来的那些道门中人,因为我和楚江王的相继入内,已经打破了廉颇生前的严令,这些道门中人在犹疑了一阵之后,还是派了几个实力比较强横些的冲进来一看究竟。

  d看,%正q版\章节~S上0酷匠%网

  大家知道的,他们跟楚江王其实是一伙的,虽然阴阳两隔,但那时的道门跟阴司关系不错,这一次他们来阴司也是跑来跟我作对的,在他们出现的这一瞬间,我心下暗道不妙,一个楚江王已经把我制狭的喘不过气儿来了,这家伙再加上一堆道门中人,我的处境堪忧啊。

  谁知道廉颇的这个青龙元木殿的布局设计实在是太扯淡了,那些道门中人要闯入到内室之中,必然也会经过那片迷雾的空间,这样一来,这些人个个都吸入了迷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