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金丹打架,苦的却是我,丹田之内,紫芒红芒频闪,已经被肆虐的不成样子。而体外,我的身子被泡在浓稠的血海之中,那些血桨正在疯狂往我的身体中涌着,它是由外而内,而紫色的元力匹练却是由内而外地涌着,明显是要将这浓血推出去。

  阿紫和红蛋在争夺我的身体,我想到,这恐怕是两个对立派在争斗,阿紫是我正常修道得来的金丹,加上颜色是紫的,肯定跟鸿蒙之气有关。

  而红蛋则是在我情绪暴戾之时突兀出现的,它与鸿蒙之气为敌,其身份便只有一个——鸿蒙之气是先天清气,一气化三清的所在,而与此同时,还有先天浊气,十二祖巫的前身!与鸿蒙之气是不可调和的死敌!

  我曾经梦入神机,是继十二祖巫之后有此机缘的第十三人,那么这红蛋肯定就是先天浊气所为,二者争抢着我的身体,这是天道与十二祖巫之争吗?或者,干脆我就是第十三祖巫?

  想到这些,我的脑海中立即翻起了惊涛骇浪,我只是一个刚刚凝结了金丹的小术士,天道与祖巫之争那是上古洪荒时的传说,却怎么能把我搅入到这趟浑水之中呢?我的命运究竟该往何处去呢?如果我的身体被先天浊气占了,那我还是道门之柱阴阳童子吗?

  即便是我的这番猜想,也进行的断断续续的,因为身体里面的突变和两个金丹的不止不休的对战,让我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身体被高高地抛起又落下,一会儿腾出血海,一会儿又被拽进来,完全不受自己的掌控。

  在血海的不远处,三个半截身子顶着脑袋的魍臣竟然还活着,眼里露着惊恐的神色,大约是想逃离这里,但它们移动的很慢。

  我不想放过它们,可是自己却没有什么办法,心中不禁悲催地嘀咕:老子这就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么?

  谁知心中“泥菩萨”三字一出现,身体上便立即又有了新的变化,之前被丢爷扒拉烂的胸口,一块硬质的皮肉突然离体飞出,我打眼一瞅,正是入阴司之前自观世音菩萨的玉净瓶中得来的那片柳叶,它一经离体,略一抖动,焦黑之色瞬间就变成了一滴翠绿,柳叶显出了它本来的形状来,叶片轻闪,便有露珠样的水滴撒下,我剧烈疼痛的身体立即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的触感,水滳过处,焦黑的皮肤寸寸恢复着。

  柳叶的出现不仅让我意外,连阿紫和红丹也同时一滞,显然它俩也没有料到,柳叶上洒下的露珠正在洒落在我的身体各处修复着我残破的身子,同时也同时抵抗着阿紫与红蛋的力量。

  显然,这柳叶代表的又是第三种力量,而且完全可以与阿紫和红蛋相抗衡。

  柳叶上的露珠有净化之能,能将红蛋控制的血海逼退、稀释。红蛋在这一刻瞬间被柳叶和阿紫孤立,但它显然很不甘心,流转速度陡然加快,再度狂猛地吸收着狂暴元力壮大自身,却不与柳叶正面相抗,只找阿紫的麻烦。

  阿紫也不示弱,在柳叶的助力之下,紫芒再涨,一边在丹田中和红蛋抗衡着,一边的推动着浓稠的血液往我的体外逼去。我心中权衡,这二打一,红蛋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更+n新P最快上|酷N匠.网(

  但是这个时候,对于红蛋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而对着两个劲敌,但它没有丝毫想要放弃的打算,拼尽全力地流转着,到的后来,干脆放弃了在丹田之中与阿紫的对碰,而是集中精力催动血海之中的血液往我的身体之中倒灌着。

  红蛋放弃了丹田之中的对抗,比阿紫大一倍有余的体积很快就被欺负的七零八乱,红芒渐敛,它也是逐渐后退,往丹田的角落瑟缩而去。可是,血海中的血液倒灌的速度却因为这一番作为加速了,虽然有柳叶和阿紫的联手对抗,但依旧无法全数阻挡它的前进。

  不多时,我的身体已被柳叶上的露珠修复了大半,新生的皮肉像是婴儿的肌肤一样嫩滑好看。可是,被修复过的地方,很快便有红蛋催动的血液灌过,于是乎那刚刚长出的新皮肉下,便浮出一条条鲜红的血管,皮肤也变成了黑红之色,又有阿紫紫色元力的加入,几相中和之下,最终变成了麦色。

  这也是我恨红蛋的一个主要原因——话说我本来有机会变成小白脸来着,谁知它这么一搅活,黑娃儿就永远成了黑娃儿。

  虽然柳叶、红蛋和阿紫三方斗的不可开交,但我却在它们仨的争斗中找到了一种平衡,身体上破损的地方尽皆被修复回来,断臂断腿就这样再生了,在新生的后背上,三条红印、六条青印凸出,我很快想到,那正是当初星华法士和凌霄俩人在我身上烙下的三才戒、六合鞭。

  而且,身体的改变还非此一处,从我的人中开始,两侧的太阳穴、胸口膻中穴,腰部的肾盂穴共五穴各显出橙、黄、绿、青、蓝五色,而我的双眼眼底,左眼有穴为红色,右眼有穴为紫色,而那里,正是我的天眼所在的位置。

  七彩之穴,让我瞬间想起了七彩补天雷,这七处穴位,除了天眼的两穴之外,其五穴尽皆是生死大穴,而天眼,是我作为阴阳童子的主要标志,代表的也是我的生死。七彩补天雷没有将我毁灭,那便助力了我的再生,如今补了我身体的创伤,便是补了天!

  七彩穴、三才戒、六合鞭一显,柳叶和两个金丹顿时消停了下来,我的心脏在此刻强劲地跳动起来,汩汩鲜血像是水泵一样的涌出,顷刻间便浇灌在了身体各处,无论是阿紫的紫色元力匹练,还是红蛋灌入的那些浓稠血液,包括柳叶上的露珠在内,在这一刻全数被我自己心口冒出来的血液融合掉,流淌在了我的身体各种。

  丹田内,红蛋和阿紫安守其位,红蛋又缩在了角落里,阿紫依旧悬于中央,而那柳叶也又回到了我的胸口处。这一瞬间,我浑身充满了新生的力量,双臂酋实,身体健硕,六块腹肌有木有?人鱼线有木有?有,都有,帅气的样子连我自己都嫉妒!

  但我并没有多少欣喜,丢爷和呜咪还在原地躺着,生死不知。不远处,三个已经废了的魍臣还在试图逃跑,我心中愠怒,跳将过去,没用任何道术,一拳一个,生生砸碎了三个魍臣的脑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