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完这句,心神一动,便打算出去,谁知那森林却是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只留下一棵树立在我的面前,一个枝杈伸出来,竟然缠在了我的脖子上。

  不用说,这唯一的一棵,就是鸿蒙仙树的本体了,它这么缠着我,也肯定是要拦着我,怕我出去有危险。

  我虐小树千百遍,小树待我如初恋,鸿蒙仙树的这个举动让我心里顿时一暖,我伸手在树干上轻拍了一下,说:“你是怕我出去危险是吧?可是我在这里你有危险啊。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天罚我迟早要受的,总不能一直缩在道域之中。再说了老子现在金丹已成,不怕雷劈,放心。”

  说完了,我伸手将缠着我的那根枝杈小心地掰开,生怕碰掉一片叶子。

  但鸿蒙仙树却显得很固执,始终不肯撒手。

  我佯装愠怒,威胁它:“快放开,不然我把这一根折下来,而且再也不还回来了!”

  我其实只是吓唬它一下,谁知我话音刚落,便听到“咔嚓”一声,鸿蒙仙树竟然自断一臂,一枝鸿蒙仙枝已然出现在了我的手中。而且,这一枝鸿蒙仙枝在离开小树的时候,似乎带走了更多的生机,显得生机盎然。而整个鸿蒙仙枝则更加萎靡了下去。

  我真是被感动到了,看着手里的鸿蒙仙枝,心里潮乎乎的,骂:“你个狗东西,你傻呀!都说了老子会没事儿,你何必呢。”

  小树没有动静,似乎虚弱的连摇曳一下都做不到了。

  我忍着鼻尖的酸涩,张开双臂将小树搂住,脸在树干上贴了贴,同时把那根折下来的鸿蒙仙枝对准了茬口,轻声说:“快收回去吧,我真的什么都不怕。”

  鸿蒙仙树非常执拗,任我怎么骂它,那鸿蒙仙枝依旧回不到小树上。最终只好作罢,或许出了道域之后,我真的会面临极大的危险吧。又抱了抱鸿蒙仙树,我这才将鸿蒙仙枝收入了脖子上挂着的聚仙鼎中,心神一动,出了道域。

  也许是我在道域之中呆的太久的缘故,心神回到现实中的时候,我感到自己身上各处关节都在嘎嘎作响,站起身来,道袍上竟然腾起了一圈尘雾,一下呛着了我。

  我有些骇然,这是特么的过了多久啊,灰都落了这么厚了。伸手刚刚拍打了两下,突然便听到了一声轰隆隆的炸响。

  天罚要来了吗?一点儿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我心里这么一想,便抬头往天上看去。

  天眼透过屋顶,阴司的天际上已是浓云一片,而这不是最重要的——一道极为粗壮的天雷在我抬头的那一瞬间已经劈了过来,我来没有醒过炖来,脑袋上便被重重地劈了一记。

  J~酷$◇匠?网首rG发6)

  那酸爽,我特么真是够了,你知道怒发冲冠是什么样儿么?我就是这样的,那记雷劫劈了我个猝不及防,我的头发嗖的一下便根根直立,浑身电流流转着,又疼又麻,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意识都停滞了一样。

  头皮已经被劈烂了,汩汩的鲜血瞬间就自头顶处灌了下来,迷住了我的眼睛。

  短暂的适应了一下,抹开眼皮上的鲜血,连个骂娘的时间都没有,又一道雷柱便接踵而至。

  顾不上想别的,拖着依旧酥麻疼痛的身子,天玄剑步一动,我瞬间掠到了房间的一角,这一记雷劈倒是躲过去了,谁知道因为力度没有控制好,duang的一下子就撞在了墙上,然后,满眼都是小星星,妈了蛋的,遭个雷劈而已,要不要这么赶。

  这样不是办法,看来这雷祖是成心要玩儿死我。

  两记惊雷劈下,我所住的客栈已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我双脚一跺地,长身而起,纵身从火海之中飞了出去,打算找个宽敞点儿的地方,谁知道刚刚飞出去没多远,又记一惊雷已然劈下,这一次砸在了我的背上,又是一阵酥麻,我特么高高地飞起,重重地落地,一个嘴啃泥,脑袋都要镶进土了啊喂!

  我终于忍不住了,双手一撑地,当先爬了起来,竖起中指对着天空叫骂:“雷祖老狗,你丫生儿子没屁眼儿,劈我你好歹说一声啊。”

  回答我的是又一记惊雷,我话音落时,它已悬在了我的头顶,我不想躲了,以手捏拳,迎雷而上,对着手臂般粗壮的雷柱狠狠一砸,同时骂了一句:“我去你玛的!”

  拳头升起了一股皮肉灼焦的味道,酥麻感更甚,但那雷柱还是被我给打散了。

  这个时候,天空中才传来了雷祖的声音:“阴阳童子你错了,这不是善在劈你,在道域中连晋两阶,你这是正常应劫,而非天罚。”

  握了个大草啊,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筑基之后辟紫府化气海,这个期间是要应一次劫。

  气海液化进而凝结金丹,这个期间也要应一次劫。

  这本来是一个常识的,但因为我的晋阶过程都是在道域之中完成的,所以才把雷劫给攒了起来,如今一从道域中出来,雷劫应声而至,这恐怕是憋了太久了。

  搞明白了这个,我顿时悲催地想到——这次从道域中出来,得应多重雷劫。除了应付两次晋阶的雷劫,一会儿还得应付由于我要驭天道而引的雷祖新自降的天罚——七彩补天雷。

  果然是有多大收获就得承受多大风险,天道在这方面还真不是盖的,丝毫情面不讲。我无力吐槽,因为在与雷祖对话的过程中,又一道雷柱已然劈下,比之前的数次都要狂猛。

  好在,经过了这几次雷劈,我心中已经有了些计较,天玄剑步发动的同时,虎爪勾子已然在手,绝情剑决瞬间打了出去,将那雷柱搅了个稀碎。

  这一次的雷劫,定然是我辟紫府开气海之劫,不然肯定没有这么好对付。仰头看看天空,一坨黑云似乎正在蓄势,我觉得这样被动挨打的话,很容易被雷祖牵了牛鼻子,当下便长身而起,直飞冲天,主动出击,趁着这一劫威力不大,老子先练练手再说

  我飞到半空的时候,又一道更为狂猛的雷柱已然倾下,我不身不避,虎爪勾子一阵挥舞,再度将雷柱搅散,而下一记雷柱还未曾出现的时候,我已经赶到那黑云近前,随即一手虎爪勾子、一手桃木剑,我分心二用,天玄剑势和绝情剑决同时出击,黑云之中的雷柱还没有露头,我已经把黑云给搅活了七七八八。

  强行中断雷劫,估计九天十地也只有我敢这么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