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节操雷货也懂得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它怕我再度拿黄金将它导走,因此第三道雷柱,也就是黄色雷柱在我扬起手的那一瞬间往一边偏了一下。

  它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天空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我,那是我用遮天符幻化出来的。而真正的我却已经因为解除了飞行姿态的原故,自半空中摔了下去。

  一次性画多张遮天符,这还是我头一次进行的尝试,虽然成功了,但效果明显不如只画一张的时候,因为是同时打出去的,因此那三个我的幻像与我的真身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而且,以前打出遮天符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这一次,却产生了一些异样,小腹处有一股气流像是被抽丝一般地扯出了我的身体,在我身体向地面落下去的时候有了一种很乏力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就跟和丢爷啪啪完之后的差不多,只是少了那种蚀骨的满足感,只是单纯的疲倦。

  还好,这种疲倦感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特别半空中还有天雷等着我,我心中也不敢有丝毫放松,因此强自打着精神,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再度提神聚气,让自己恢复了飞行状态,而后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仰头看去,遮天符幻化出的我的三个幻像已然被黄色雷柱劈成了星星点点,星散在了各处,而那黄雷又不知经过了一番怎样的折腾,此时只剩下一条拇指粗细的电弧向着我劈来,我本想躲一下的,谁知还不待我出手,那电弧似乎已经力竭,不甘地消失了。

  我两手叉腰,冲着天空中的黑云鄙夷地看着,大声喊:“呔,是不是还有四道雷啊?来呀,来劈我呀?这次劈不死我你就是我孙子。”

  无节操雷货一定是极度的暴怒了,因为它竟然破天荒地没有说话,天空中黑云漫卷,四野风声怒号,道域中隐隐有了些暴虐的气息,一阵阵显得很是压抑的雷声轰隆隆在天际滚过,明显是在蓄势,我知道,这货是想把第四道雷尽量往大了憋呢。

  我挑衅归挑衅,心里其实还是蛮害怕的。但之前要驭天道的牛波依已经吹出去了,这会儿认怂肯定特没面子,当下只得硬着头皮顶着,双眼一边紧紧地盯着翻滚的黑云,一边想着应付下一道雷的对策。

  第四道墨绿色的雷柱在蓄势了一会儿之后如期而至,这一声炸响比之前的任何一道雷声都大,天空似乎被炸开了一道口子一样,那翻滚的黑云在绿雷出现的那一刻都变得有些稀薄了。

  绿色雷柱足有梁柱般粗装,其上墨绿色的电弧流转着,看上去也十分凝实,内里散发着极为狂虐的气息,只是刚刚在天际显形,我便已经感到头皮发麻,似乎已经被电流击着了一般。与此同时,那无节操雷货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阴阳童子,你去死吧!”

  为了壮胆,我骂了一句:“你才去死,你全家都去死。”但这一次,我却怎么也不敢跟前几次一样主动迎雷而进了,天玄剑步发动起来,快速在地面上布起了一个紫薇四时阵,并且,脚步轻跳之间,专往冬季的地方走。

  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在春、夏、秋三季都曾见到过打雷,但唯独没有在冬季下大雪的时候听到过雷声,因此,我觉得冬天应该是打不了雷的,所以我才躲到紫微四时阵的雪野里面,或许能将这绿雷给化解掉呢?

  当然,我这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完全是当时一瞬间产生的想法,也是一种赌吧。但不承想,这番赌的却很有效果。

  大家知道的,紫薇四时阵的最大特点是对时间之力的操控,我在其间操控着雪野想要化解绿雷的想法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我这一番游走,却把紫薇四时阵中的时间与道域中天雷的时间给搅混了。

  为了整出足够多的雪野来,我差不多将紫薇四时阵中的时间推后了至少五六十年,也就是说,阵内和阵外的时间相关了五六十年,这样一来,那绿色天雷要想劈中我,就得穿越这五六十年的时间才行。

  呵呵哒,五六十年,黄花菜都特么凉了好吧!大家常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天雷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但就算是再快,经过五六十年也得耗死丫的,因此,这无节操雷货憋了这么久拉出来的这道粗壮的绿雷,反倒比之前我应付的三道天雷还要轻松,我是毫发无伤,站在阵着仰天狂笑:“哈哈哈,你个傻波依,快喊爷!”

  绿色天雷已经消失了,道域之中的怒号的风声此时也换了格调,之前犹如狂虐的吼声,而此时却更像是风中的呜咽。我有些惊愣地想到,这声音,莫非是这无节操雷货在哭?

  J酷匠网?唯x一%…正2◎版am,0其他都0是盗:f版e

  接下来天空中传来的声音很快便证实了我的猜测,刚才那个还狂怒不可一世的声音此时却是哽咽着说:“阴阳童子,我擦你大爷,你丫太特么欺负人了,老子今天是天雷,是七彩补天雷好吧!”

  呃……难道不是之前九转雷龙劫时的那个家伙么?怎么现在是七彩补天雷了呢?敢情这货还是个多面手?今天是这雷,明天就成那个雷了?

  天空之中还有些黑云,虽然听到这货哭的极为诚恳,但我还是不敢造次,万一中个苦肉计的啥的就不好玩了,因此依旧维持着紫薇四时阵,站在里面不出来,面向着天空问:“那你是谁呀?上次那个九转雷龙劫是你,今天这七彩补天雷也是你,你丫到底干嘛的?”

  “哼,老子乃是雷祖雷劫天罚,专劈你这种不长眼的狗东西。”牛哄哄的说了这一句,然后这货就又开始苦情了:“我……老子纵横天地多少年,从来没有受到过你这样的侮辱!阴阳童子,老子跟你没完!呜呜……”

  又哭上了!

  雷祖是什么玩意儿?我还真没有听过,《西游记》里说的都是“雷公电母”,所以我很长时间都觉得打雷闪电这事儿,要么是她俩在啪啪啪,要么就是在吵架造成的,就跟坊间有人说下雨是龙王爷打喷嚏一样。

  因为不懂,所以要问,我问:“雷祖?什么东西?老子没听过。”

  “哼,你当然没听过,老子告诉你,雷祖不是东西……啊!阴阳童子,你……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