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叫花子投胎的消息让人心里十分安慰,他日再见着了秦广王,我一定得好生感谢一番。只是同时有一桩事又让我心里多了一份谜:老叫花子投胎临走前是怎么去的连山,又是从哪里知道我会遇险的呢?他为何不来找我?

  在众人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鸿蒙仙枝一直都悬在半空中,四周那些浓黑的阴气依旧在流转着,已经逐渐变的稀薄,地面上,森森白骨已然全数化成了骨粉,依旧是凝而不动。

  无极天尊还在地上趴着,八神和端木拓四个僵尸崽子坐在它的后背上歇着,不是抠抠这儿捅捅那儿,无极天尊想怒不敢怒,只能生生地受着。

  我问依水:“几天不见,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厉害了?我都搞不定它,你们却把它欺负成这样了?”

  依水小胸脯一挺,说:“那是自然,我们已经受了纳甲传承,本来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传承完的,我们只用了七天哦!就现在这阴司十殿,依水带你横着早,谁敢扎刺儿老娘就弄死谁!”

  原来离开连山的时候,闫保家曾说过,纳甲五行僵尸受获传承需要四十九天,届时连山还将举行僵尸大会,我那会儿是打算着届时请黑白无常也去的,以壮大声势。没想到五个僵尸崽子这么厉害,只用了七天就受获了传承。

  后来我分析过,其实这一切还是我的功劳,因为它们是用我的血养大的,底子打的好,也算厚积薄发。

  依水说是阴司十殿会带着我横闯,我当时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它们实力提升了,这总归是件开心的事儿。我说:“那从这里出去,咱就直接去找楚江王要阴煞阳煞去,你们这么牛波依,相信他不敢不从。”

  依水听了,却是把头摇的跟拔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们还得回连山去,那里还有一帮小崽子等着我们呢,我们的传承完了,还得给它们传承。”

  是的,当初闫保家也说过,五个僵尸崽子还得给纳甲一族的僵尸放血。

  这也没办法,看来离开这儿以后就只好先放五个僵尸崽子回去了,毕竟纳甲僵尸一族崛起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待鸿蒙仙枝将那些浓黑阴气尽皆净化成了纯净的阴气之后,之前一直在钱仓里没有动的丢爷等人才显出了身形来,自然跟五个僵尸崽子又是一通玩闹,依水跟丢爷比谁的胸大,整的在场的老爷们都是满头的黑线。

  鸿蒙仙枝被我收起,它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片叶子也没掉。至于无极天尊,依水它们给带走了,说是纳甲僵尸一族的山门缺个魍臣当看门狗。在无极天尊恼怒的表情中,我愉快地答应了。

  此间事了,大家从钱仓回到地面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安居并和安居卵就在钱仓之外守着,我走出钱仓一看,似乎整个草古经城的邪祟全来,黑压压地跪趴了一大片。

  半空中,胡煜童坐在金睛兽上睥睨着下方,显得骚包极了。他让安居并和安居卵已经在此处跪了三天,后来才知道,这货进了八门金锁阵吃了瘪,一出来就把怨气撒到了草古经城这些邪祟的头上,那真是搅和了个天翻地覆。

  草古经城的邪祟中,最厉害的不过是城主安居卵,也不过是个邪魅,让胡煜童收拾的妥妥贴贴的。

  之前的无极天尊是楚江王有意安排的,算是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想了想,决定给丫还回去,没有理会安居并和安居卵等,与众人一起上了金睛兽,然后我施展离火符,火僵尸段库也施展自己的本事,居高临下地把整个草古经城投入了一片火海之中,顿时四处黑烟升起,我站在金睛兽上对着虚空大声喊:“楚江王,你拦老子三天,老子屠你一城!接下来及至入了你的都城,老子就照此办!”

  我喊完这一句,又打出了几张天玄命符,将安居并和安居卵也烧了个干净,这才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其实屠城这事儿,一定会引起许多道友们的不满,我自然也深知,妄行杀戮,乃是道门大忌,即便是面对邪祟,它们中也有为恶为善,在阴司的范围中,它们也算是活着的生物,尤其是一些身处底层的邪祟,还会受到各种欺辱盘剥,也是很不容易,我这么做肯定是不对的。

  因此,我这所谓的屠城之说,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离火符只杀那些看上去衣着光鲜、有一定实力的邪祟,对于那许多底层的小喽罗,反而放了它们一把。啥都讲究个生态平衡,要是鬼都杀光了,还要道门做什么?

  草古经城不比丰城,没有龙辇的存在,此去二殿都城晏几城还有万里之遥,需要经过十来个大大小小的城池,也有一些凶地,赌鬼军师和九阴狸俩把她们知道的所有信息都说了一遍。

  因为急着去找楚江王要人,我对别的不甚感兴趣,倒是这草古经城南百里有一处凶地名叫乱魂滩的,我想去那里看看。主要原因依然还是我的家乡有一座失落的草古经城,我总觉得二者之间一定是有些联系的,就跟之前的望夫桥与赵州桥一样。

  酷(e匠A网Y¤永w久免=F费5k看qY小说

  乱魂滩就是一片戈壁,不毛之地,寸草不生,听说那里也没有正经的邪祟生长,只有实力最低的阴灵恶灵终日游荡,但是千百年以来,那却是一个有名的凶厉之地,因为但凡进入过乱魂滩的,不管是各级邪祟还是道门中人,一个个都沓无音信了。

  大家知道的,灵鬼魅魍魉,灵的等级是最低的,即便是超脱于这等级之外的恶灵,虽然实力强大,但它终究还只是死灵,道门中人如果没有特殊的秘法,确实会被恶灵所伤,但是在等级极为森严的阴司之中,一些恶鬼邪魅却就可以驱策恶灵了。这是一物降一物的理儿。

  但就是这样一个聚集了无数低等级死灵的戈壁滩,却成了阴司有名的凶地之一,这确实十分奇怪。九阴狸说,在很早以前的时候,听说曾有个散居的魍王不服气儿,带着一干魍臣大张旗鼓地闯过乱魂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件事之后,乱魂滩便彻底地成了人鬼共畏的地方,谁都是绕着道走。

  但我知道,但凡越是危险的地方,一般也就含着等同的机缘,阴司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当下辞别了五个僵尸崽子,我决定前去乱魂滩一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