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鸿蒙仙枝若是跟胡煜童一样的会说话,肯定也会骂一句“你特么太欺负人了。”但它终归不会说,被我这么威胁着,枝叶便又开始颤了起来,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眼瞅着我即将被那铜锏扫中了,鸿蒙仙枝却依旧轻颤着,既没有像上次那样主动把叶子揪下来,也没有任何救我的动作,我也心疼,只能悲催地意识到这货这回可能救不了我,因此并没有真揪下叶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用双手护住了头,脚下天玄剑步和追风决同时发动,风弛电挈地扯乎吧!

  那个时候,我基本已经到达了紫薇四时阵的边缘,没几步就跳出了阵去。而之前护着头的动作则是想保住道域,这个动作说起来挺狼狈,但是它管事儿啊——因为我一手拿着的是桃木剑,另一只手里还有鸿蒙仙枝,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没出息的举动,在关键时刻替我挡了一击。

  桃木剑自然没法挡住安居然狂猛的铜锏,说到底还是鸿蒙仙枝的功劳,因为它被我拿在脑后,因此并没有看到它有什么变化,就在我觉得那铜锏马上就要将我的脑袋开瓢的时候,脑后“膨”的传来了一声闷响,紧接着,便是“铛”的一声金铁落地之音。

  我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又跑了几步转身看去,这才发现那铜锏已然跌落在了地上,远处的安居然正脸色铁青地想要将它收回去。

  我瞬间便想通这是鸿蒙仙枝的功劳,当下喜不自胜,拿过来就放在嘴上亲了一口,夸了句“你丫真行。”然后天玄剑步再度走起,一边冲向安居然的同时,一边将七星符再度累加施展一遍。

  这便是第七符开阳符,开阳符显,便能接引七星显胜,面对身处阴司的魍臣安居然,我不再敢有任何的留手,及至到它的面前时,天空之上已经亮起了北斗七星,其所处的方位与阳世正好相反。

  七星显胜,这是道门之力,丘处机道长所创的这套道门绝学,在真正的阴司一经显现,立即便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半空中突然浮现的开阳符还没有压向安居然,问道潭周边千里开外已然被开阳符耀起的金色毫芒染红一片,漫山遍野突然就响起了阵阵的嘶吼之声,不远处,正躺在地上的赌鬼军师突然跳了起来,满脸的惊骇过后,便紧紧地抱着头再度跌倒了下去,凄声一阵紧似一阵。

  与它一样的,还有九阴狸,在那金色毫芒出现的瞬间,九阴狸便是凄叫了一声,瞬时间显现了原形,四只爪子痛苦地攒在一起,在原地打着滚儿。

  至于我主要想对付的安居然,自然也受到了开阳符的压制,但它到底修为不俗,表现要比九阴狸和赌鬼军师淡然许多,虽然身子不住地颤着,面色看上去阴沉怨毒,忍的也很痛苦,但它并没有立即倒下。

  我见状,既担心赌鬼军师的安危,又怕此时撤了开阳符,让安居然突然暴起,后果我却无从预料,因此便有些犹豫不决。

  正当此时,问道潭中突然再度腾起一道巨浪,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狂猛,劈山裂石一般地冲着我的与安居然所在之地砸了下来,在巨浪之中,一白袍小将手持一杆银枪,杀势威猛地自空而落,口中大喊:“李梁,我跟你没完。”

  我定睛一看,那白袍小将不是别人,正是胡煜童。

  话说这货还真是生的一副好皮相,再加上这一身不知从哪儿淘弄来的白袍,让整个人更显气度,只是说的那话儿比较气人,敢情当此紧急时刻,这货不帮忙就算了,还要找我报仇么?

  我眼看着他手中的银枪即将向我刺来,心里一急,先将开阳符散去,同时大喊了一声:“滚犊子,快帮我把这邪祟毙了再说。”

  那个时刻,胡煜童其实已经看到安居然的所在了,估计心里还是对我暴了他菊花的事儿不忿吧,眼神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但还是顾全大局地转了身形,手持银枪向着安居然刺了去。

  令我讶异的是,安居然竟然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胡煜童持枪刺他,眼里虽然透着惊恐,但丝毫没有要闪躲的意思,胡煜童长枪极为威猛,凌空而下,噗哧一声便不偏不倚地刺入了安居然的脑壳。

  至到此时,安居然才惨呼了一声,身子也似乎刚刚能动了一样,高大的身体嗵的一声便重重地倒地,像极了战争片里被爆头的小鬼子,脸上还挂着震惊的表情,但下一刻,它的身体上便腾起了一股极为粗壮的黑烟,顷刻间直冲天地。

  8酷匠K网G唯一t:正版,:1其h^他都fZ是*k盗版

  我知道,安居然这就是挂了,但凡是邪祟,无论丫多强大,只要安居打头,那肯定都没有啥好下场。

  但接下来,令我更讶异的事儿便发生了——刚才还攻势威猛的胡煜童,在杀了安居然以后,前扑的身子突然就那么定住了形,手中长枪就那么拎着,一腿还翘着,保持着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脸上却是挂着一副惊容。

  我不明就里,喊着问他:“呔,邪祟已经没了,你丫干嘛呢?”

  胡煜童不说话,但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货自己也不想这样!丫之所以这副表情,显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我脑中急转,快速想了想,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胡煜童所站的地方,正是安居然之前所站的地方,从刚才安居然的表现来看,它面对着胡煜童的攻击却不曾闪躲,定然是受到了什么压制的。

  如今胡煜童同样受制,这让我想到,那个地方或许有这个功能呢?

  但接下来的发现就更让我陷入了矛盾——九阴狸和赌鬼军师此时倒是不显得那么痛苦了,但它们同样没有办法动弹。

  那一刻我想到这或许是开阳符显造成的结果,对邪祟有着天生的克制,是个类似于定身法的东西。

  可是这也解释不通啊,因为胡煜童并不是邪祟,人家是极阳童子,标准的道门中人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