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刻,老叫花子佝偻的身影显得十分圣洁,桃木剑、赤金剑、玄天剑三把剑几乎是同一瞬间便没入了他的头顶,他周身一股气劲散开的同时,身体刚刚具形不久的杨卫卫周身血管暴裂,而杨奇志则更是不堪,直接被那股气劲震飞了出去。

  我被老叫花子一句“天玄宗诫”直接压爬在了地上,基本难动分毫。

  这时,浮在半空中的老叫花子声音宏亮地喊道:“天道玄宗,阴阳大同;一道生三,寿天齐地;三佛归一,咸善斩恶;取我三花,奉养万代;弟子李梁,着继道统。拜!”

  随着他这一连串的布道,我身上的压力也逐渐减小。自拜师以来,我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些话,而那一刻,我心中却似乎早已将此话烂熟于心了一般,他如是念着,我便情不自禁地跪伏了一下,他的“拜”字音落,我一个脑袋便磕在了地上,随后身体上的所有压力顷刻之间便歇了去。

  这时,老叫花子的身体“膨”的一下便砸落在了我的身旁,他的声音也再度孱弱不堪:“黑娃儿,为师这便殉道而去了,你要将这天玄宗诫永世传承下去,有阴阳童子出世,传阴阳童子;无阴阳童子,则传至性至真之人。你且盘坐,受天花聚顶,从今日起,你便是天玄宗第十五世宗主,奉宗门桃木剑、执赤金宗主剑、藏玄天转轮剑,掌天玄宗道门号令,行大道、斩诸邪,天清地朗,永保阳关!”

  说到后来,老叫花子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至此今才知道,天玄宗宗主新老交接时,必以上一代宗主毕生道统为引,接三花聚顶才可以,这是逸道长这位坑货版祖师爷创教时留下的BUG。

  我爬跪过去搂着老叫花子,泪如雨下:“师傅,您别这样,我七星符已经炼成,能打败它们,出了这地方,我想办法救您!我这就再催动紫薇四时阵。”

  说着话,我就打算再度将紫薇四时阵的时间往后退。谁知老叫花子却使劲儿地拽住了我,又吃力抬着右手。我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把头再低下去的时候,却不料他却是扇了我一巴掌,同时,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般说:“五心向道,三花聚顶!”

  一句话说完,老叫花子终于身子一松,气息就此绝了。

  我哭喊着师傅,喊着老叫花子、老不死的……但一切都终是无法挽回。

  老叫花子适才跃起时的那一圈气劲消失了,之前没入他头顶的那三把剑在他躺下去的同时,再度出现在了半空中,却是就盈绕在我的头顶上方,这便是三花聚顶,我强忍悲痛盘坐在地上,五行向上,接受三花聚顶之力,同时也是接受天玄宗的传承。

  老叫花子之前从黄布褡裢中抛出的那些法器,如今大多星散在了各处,同时,却有几样东西却是悬停在半空中,久久不曾落下。其中,那个天玄宗道门号令的烛台无主自亮,看似昏黄的烛光照亮了方圆百里,天空中,一个巨大“幕布”浮现,观灵寺内的那处塔陵影像浮现出来,让整个世界变的静谥起来。

  我的头顶处阵阵温热,一股暖流自上而下,灌入了我的身体之中,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它的流转轨迹,正在游走在我的七经八脉之中,几经流转,最终尽皆汇聚于小腹,也就是丹田处,缓缓地转动着,我通体上下,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

  之前,我已经过三才戒六合鞭洗心伐髓,先后跟着老叫花子学了不少道术,学会了七门道尊秘术,成就了七星符,甚至于还曾进入过只有十二祖巫才进入过的梦入神机……

  这一路走来,我的本事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老叫花子,在道门之中,也算得上是高手了。然而,我的修道之路只有此刻才算是真正的发端。

  过去,我学的术法、器法、阵法、符法、步法、剑法等等,然而,这一次三花聚顶,我受天玄宗诫,这才开了气海。

  一向以来,坊间所闻入道,是筑基、紫府、金丹、元婴等等,这个体系不知道被多少人演绎了多少年,尤其是一些修真流小说大行其道之后,几乎成了举世公认的道门中人的晋级体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鉴于一些原因,我不妄论他人如何,我只说我自身术士之路,同时也只自问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修道若是简单,为何常人丹田聚气都做不到?

  自答也很简单:宝剑锋从磨砺出,不经过一番巨大的考验,道又怎么可能选择你呢?天地有灵气,只会养灵根。筑基二字听上去简单,但又何其艰难。我开了这气海,便入紫符,而天生术士讲到此处,才是筑基完成。

  而且,我的筑基,是以牺牲了我的师傅为代价!

  三花聚顶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道门号令出的塔陵影响笼罩着四野,同时也压制着杨奇志父子,它们早已被压到了地上,此时像两只待宰的狗一样,满眼惊恐地盯着我看着,身子不住地颤着。

  我通体舒泰,但内心恨极,待塔陵影像渐渐隐去,那些法器落到我面前的时候,复仇的时刻来了。

  杨卫卫的身体内流出的血堪比喷泉,自它为源头,地面上已经枝枝叉叉的,出现了许多的小溪,散发着浓浓的恶臭,而伴随着这些血的流出,它的身体也是逐渐变的虚幻起来。

  这或许是一种短时间提升实力的秘法,或者不是,但,都不重要了。

  我长身而起,手中虎爪勾子舞出一圈光影,向着杨卫卫的周身各处袭卷而去,此时的它,身上已经失了那种压制,本来是可以反抗的。

  但它没有机会。

  W最新章q(节#.上酷C匠LI网:

  我一寸寸地在它的身上割着,千刀万剐,血肉翻飞,也难平我心头之恨!

  一声声惨叫响彻云霄,整个断岸上除了杨卫卫的叫喊,再没有任何声音,连杨奇志这条老狗,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剐,也不敢放出一个屁来——在它的身下,紫薇四时阵进入了永久的严冬,它被自己儿子臭血冰封起来,像一个丑陋的琥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