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奇志的一番话让我的心思逐渐探底,自那日小蛇渡了九转雷龙劫消失之后,我对雷劫的问题便格外的上心,查阅了不少的资料,也询问过许多人,有一条若隐若显的线索逐渐地显露了出来。

  大家知道,当日小蛇渡九转雷龙劫时,那个雷劫曾跟人一样,和我对骂过,还斗智斗勇了一番。事后我将此事跟老叫花子、徐豪等人都提起过,他们听了也是觉得匪夷所思,但由此也知晓了一桩很久远的传说。

  雷劫是代天而罚,但一般的雷劫相当于自动报警装置,阳世阴司但凡有违反了天道规则,强行突破的人、兽、物,天道会自动感应到,并以其突破的强弱进行罚之,也就是要将之毁灭,这个时候,渡劫者若是冲过去,那便是另一个层面,若冲不过去,那就哏屁朝凉。这一点,大家都是清楚的。

  但是,雷劫并不会自有思想,它的程序是设定好的。九转雷龙劫这种人性化的雷劫,只在传说中出现过——似乎在很远古的时期,传闻有过一种具有人性的雷劫,它不仅跟人一样有思维有语言,而且还属于某一种渡劫之物的专属雷劫,能够随着这渡劫者实力的晋升,也提升自己的雷罚程度。

  这种雷劫分为九转,最后一劫便被称为九转雷龙劫,前八劫分别为:一元劫、两江劫、三山劫、四海劫、五雷劫、六道劫、七煞无量劫、八荒锻体劫,及至九转雷龙劫。

  这九劫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每逢渡劫之时,必着一陪劫之人,也就是两人共同渡劫,一元劫和两江劫都是二一添作五,雷劈下来两人各顶一半;自三山劫开始便不同,渡劫者只需顶一次,剩余两次却由陪劫之人来顶缸……一直到了九转雷龙劫时,就三六分了。

  当天小蛇渡九转雷龙劫时,我就是顶了后面六劫。它渡劫之后实力大涨跑了,而我基本上白挨了一顿雷劈。

  我得到小蛇之后,总共经历过它两次渡劫,第一次是在升子屯的山上,它化为人形那次,如果往前推的话,应该是八荒锻体劫。当时小蛇渡劫时曾交代不让我过去,那场劫也完全是它自己渡过的,按照规则的话,我应该是要替它扛下至少五次雷劫才对的,然而并没有。这也是我一直怀疑的主要原因之一。

  5|酷匠网w!首;发w

  如今听到焱哲曾替一条阴蛇挡过三山劫,我瞬间想到,恐怕那条阴蛇真的就是我要找的小蛇,而我之所以心思下沉,是因为但凡陪劫之人,必将会是渡劫者的仆从,永世难以更改的仆从。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就不难解释小蛇为何流着泪跟我道别了——焱哲替她挡过三山劫,它才是小蛇不可争辩的主人。而至于为何八荒锻体劫不需要陪劫之人,九转雷龙劫时为何是我顶缸,这里面的隐秘我便猜不出来了。

  如今这话从杨奇志口中说出,有那么一阵,我高度怀疑这货是在替焱哲传话的。他故意告诉我小蛇的消息,没准儿就是想扰乱我的心绪呢?因此心中经过了一番计较,我决定暂时先不把对小蛇的这种急色表现出来,一切,等我到了醴渊城再说。

  而且,我来阴司这已近两个月时间了,约我来的黑白无常至今没有露过面,我不清楚这俩鬼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之前我曾想过杨奇志是接引我的,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它的立场究竟是偏黑白无常?还是焱哲?或者,干脆就跟一殿阎罗秦广王一样,谁的账都不卖?

  这些,都需要细细的考量才好。

  我心中思索了一阵,适才曾答应过它,如果它替我找到了小蛇,我便许他以阴血灌体,这鬼货明显还有藏私,我想了想,便给了它个定心丸:“如果我的小蛇真是焱哲当年挡了三山劫救下的阴蛇,待我将之解救出来以后,必会给杨城主阴血灌体的方便。”

  杨奇志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兴奋,当下抱拳作揖,道了声谢。

  我摆了摆手,又说:“既然咱们都来这里了,就去龙府秘境探寻一番吧,见识见识,或许能将秦广王的九阴狸寻来也不一定。”

  杨奇志笑着打了个请的手势,说:“阴阳童子多情,不知遇了那九阴狸又会有怎样的佳话。”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妈蛋的,老子这点儿爱好,从阳世传到阴司来了,这可不好,女道友们嫌我花心不约了咋整?

  当下一行人随杨奇志出了龙府行馆,向着秘境深处——一处刀劈斧凿一般的山上走去。杨奇志介绍:“此山名断崖,原本是倒笔山一角,秦广王陛下当年游历时,曾将此山劈下,这才炼化成了龙宫。”

  听到“倒笔山”三字,我心里又荡漾了——赌鬼军师曾经说过,倒笔山上有一种阴蛇,与小蛇的种类似乎特别相近,或许此处会得到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呢?

  我想问问杨奇志此间有没有阴蛇的存在,但又怕它多想,最终忍住了。

  走了约摸一个小时左右,我们一众这才来到断崖边上,山下结着一处草庐,很是古朴,我一看,心里再度震了一下,这草庐竟然名叫“醉翁亭”,不知道跟欧阳修说的那个有什么关系。

  我还未开言,一边的赌鬼军师却突然兴奋了起来,钻到我身边拽了拽我的袖子,在我耳边耳语:“黑道爷,求您允许小的在这草庐内呆些日子吧。”

  我问它为什么,赌鬼军师未说话,杨奇志却是答了:“这醉翁亭内有玄机,有一梦千秋之能,灵鬼入内,可助寿长。小儿当年也曾在此睡过些时日,一觉醒来,实力几近邪魅。”

  没想到醉翁亭还有此等功效,对于灵鬼这个级别的邪祟来说,几乎要跟我的道域相媲美了,怪不得杨卫卫年纪轻轻就实力很强,这等好地方,也只有它那当官的爹才舍得让它来了。而赌鬼军师,若不是此番前来,估计永远不会有这等机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