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爪勾子在手,天下我有,偏偏安居蛋不知死活,我亮出了法器,丫还不知进退,当先大手一挥,适才包围着我们的一队恶鬼兵士便都围剿了过来,我身形未动,老叫花子和胡煜童、斯那夏等人已经出手,她们几个在漓沅洞口等了们好些日子,正憋的发疯呢,此时有架打,一个个都显得威猛异常。

  我们这边一动手,对面那三五十个恶鬼兵士明显地不够看,众人一番落花流水般的道术打出去,没有多一会儿地上就躺了一堆恶鬼兵士,这还是老叫花子在动手之前特意交代的:“打服就行了,别打死。”不然,这些恶鬼兵士此时怕都要变成黑烟了。

  一边倒的虐打说起来其实挺没劲儿的,我一直在那里干着站,与脸上阴晴圆缺的安居蛋对峙。

  安居蛋估计没有料到老叫花子等人会这么猛,脸色有点儿不好看,眼见自己的手下伤了一堆,没伤的也不敢上了,当下冷喝了一声,透明虚幻的身子一下跃起,直接扑向了老叫花子。

  人鬼都一样,打架先找软杮子捏,经过刚才一番激战,安居蛋也是看出来了,只有老叫花子的实力最差些,所以过去欺负人去了。

  我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安居蛋身形跃起来的同时,我心念一动,身上天枢符闪耀,天玄剑步助我瞬移到了安居蛋身前,我将虎爪勾子顺手一顶,冲着这鬼货的腚沟子就要来个千年杀。

  安居蛋身形高大,估计是想趁众人不备,快速的擒住老叫花子,因此这番急色也让它后门大开,留下了破绽。如果是以前,它这番速度很有可能就把老叫花子给办了,可我将七星符合一之后,天玄剑步的速度又岂是它可以想象的?

  我手持虎爪勾子,对准了安居蛋的腚沟子捅去,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小爷我陡然变身菊花信!只听“噗哧”一声,安居蛋的身形陡然就是一滞,随后默默地转身看了我一眼,这才“哦”的大叫了一起,虚幻的身子冲天而起,就跟点着了的炮杖似的,还是喷气式的!

  天际中传来一声咒骂:“阴阳童子,你忒的无耻。”

  骂就骂去,爷的无耻你不懂!安居蛋就这样被我整肛裂了,不知道飞上天以后又去了哪里,我也懒得管它,回身招呼了老叫花子等人一声:“进城。”然后便在那些恶鬼兵士惊悚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进了城门。

  }最1P新‘M章*节X上Z酷匠!网~p

  想当初第一次进门的时候还特么送黄金啥的,现在想想真浪费。老叫花子却是非常谨慎,尽管没有阻拦我们,但他还是拿着通行令牌给把守城门的兵士验证了一番。那些兵士都看到了适才的一幕,此时当然不敢再拦着,可是一个个都手捂着屁股是几个意思?

  及至我们走入丰城,城门外的邪祟们这才炸开了锅,叽叽喳喳地吵作一团,基本意思就是在感叹阴阳童子怎么可以这么牛波依,连邪魅大人的菊花都敢爆等等。

  我听在耳中,心里有些小得意,与众人辩明了方向,在赌鬼军师的带领下,赶往丰城的辇局。

  辇局的功能跟阳世的车站是一样的,但要比阳世高级一些——它们不用车,却是类似传送阵的一种交通工具。我们要尽快赶往醴渊城,就必须去哪里。

  在丰城的街巷内奔行一阵便赶到了辇局,给了赌鬼军师一些黄金去买票,我则好奇地看着立于辇一处场地中央的龙头辇前,仔细地打量起来。

  那是一个跟火箭的样子特别像的庞然大物,足有五层楼那么高,顶端是一尊龙头,而这“龙身”则是类似于船仓的房间,大小不一,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其间鬼影攒动,越是接近龙头位置的房间,内里布置越是显得豪华。

  之前赌鬼军师跟我说起过,这是丰城唯一的一架龙辇,直通醴渊城的,即便是最底层的房间,要乘坐一次也得要黄金五百两。而最上方的房间,也就是头等舱,则需要三万两黄金才可乘坐!

  饶是我聚仙鼎内有一整条黄金矿脉,听到这个也觉得咂舌不已,三万两黄金啊!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就为了赶个路就花这么多黄金,这些邪祟的脑袋是被驴踢过?

  赌鬼军师对此却是很不赞同:“那龙府(就是头等舱)内阴气充沛而纯净,本身就是一处修炼的绝佳之地,而且还不仅如此,阴司内每一架龙辇的龙府本身就是一处秘境,是阎罗、魉王大人寻到并炼化的,有一些龙府内隐着许多秘辛,若是在其间得些机缘,三万两黄金还真不算多。”

  我听着这些,觉得又震惊又好奇,阎罗和魉王竟然能把秘境炼化成交通工具,这水平要说起来也真是了不得了。但这还算完,赌鬼军师还说:“丰城是小城,龙辇仅此一架,而且那龙府的品质也不算高的,若是醴渊的龙府,乘坐一次百万两黄金都不止。”

  好吧,这也算是见了世面了,但我虽然有的是黄金,却并不打算去那龙府,不是舍不得钱,是觉得对我实在用处不大,不过想想里面阴气充沛而纯净,我倒是想让丢爷进去撞撞机缘。因此便让赌鬼军师去问询,看龙府有没有被定出去。

  等了好一阵,赌鬼军师回来了,脸上写满了遗憾——它只买到几张普通票,至于龙府,听说早在十天前就已经被定出去了。

  也倒没什么遗憾,龙辇将在五个小时之后启程,左右无事,众人索性盘坐在地上休息,我从聚仙鼎里拿了一副扑克出来,跟胡煜童和斯那夏三人斗地主,输了的真心话大冒险,这俩傻货输的连几天撸(揉)一次都招了,却一直忘了,爷的天眼是能透视的。跟我玩儿赌博,那不是扯犊子嘛。

  我正玩的兴起,却不料等候龙辇的广场上突然一阵嘈杂,起身看去,这才发现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恶鬼兵士已经横冲直撞而来,目标所向,正是我们。那领头之人正是当日我进丰城时来迎我的所谓城主儿子,而天空上,安居蛋和另一个邪魅也同时落下,站在我们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