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爷就那么很突兀的被弄飞了,我当然明白,这是聚仙鼎的功劳。

  同时,丢爷的样子也让我一瞬间明白了,这个丢爷有问题,包括老叫花子她们,不然的话,丢爷也不至于在一瞬间老虎变成狗。

  *S酷D}匠)网O%永久免y费%O看z小\g说aW

  这两个发现,顿时让我心里有了主意,虽然不知道聚仙鼎为什么可以克制她们,也不知道眼前这情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自己的安全想来肯定可以保障了。

  丢爷飞走了,但其她人并没有停下动作。

  此时离我最近的却是花竹筏!阴司战队中并没有她!

  她手中拿着黑骷髅,面容也是一脸的肃色,身形灵动,几个闪掠就杀至我的近前。

  虽然明白眼前此花竹筏不是彼花竹筏,但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障碍,当下也是稍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将聚仙鼎口迎向了她。

  果不如所料,花竹筏的黑骷髅还没碰到我,她自己当先倒飞了出去,也是一阵凄声,听上去极其惨烈。

  接下来,便是五行僵尸了。

  这一次,它们从开始的一系列行动上就几乎可以判断出来,它们并非它们,因为扒衣脱裤干的那一系列神奇法术没有一个真正显现出来的,完全是四个愣头青加一个小泼妇,横冲直撞地就向我扑了来。

  但与其她人不同的是,领头的依水冲我扑来的时候说了一句话:“黑叔叔,别用你那个破鼎。”

  这话说的,就跟打架的时候说“你站着别动,让我打”一样,我初时听到时,只觉得好笑,并不理她,聚仙鼎持在手中严阵以待,同时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老叫花子、斯那夏和胡煜童,她们并未受伤,此时正重整旗鼓,打算再攻。

  可是,眼前依水的表现却又让我再度讶异了——它见我将聚仙鼎冲着它们时,突然就“嗷”的叫了一嗓子,离的好远呢,就喊:“黑叔叔,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听上去好委屈,可是它们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恍惚了,更加分不清眼前的情况,一边在脑海中急转,一边拿着聚仙鼎急速地后退,判断着真真假假。

  我明白,老叫花子、丢爷她们,定然是这千槐绝阳阵造成的幻像,并非她们本人。可是五行僵尸让我很犹豫,它们本就是阴司之物,在千槐绝阳阵中自然要比阳世的人游刃有余一些,其她人是幻像,而它们却有可能不是。

  很显然,聚仙鼎对阴司的东西是有克制的,依水这么害怕,肯定也是真的。不管它们是不是幻像,我都不能以聚仙鼎对之,当下急忙调转了枪口……鼎口,身体也同时闪掠到一边,舍近求远,不顾着五行僵尸即至近前,自己先冲着胡煜童奔了过去。

  与五行僵尸不同,胡煜童并不害怕,见我冲向他,他反而扑来的更快了,手中的假牛.牛仍旧亮着毫光,益发的刺眼了。

  之所以先选择他,是觉得这货弄死就弄死,反正丫之前想害我来着。

  我这么扑过去,还没跟胡煜童接触,身后却被五个僵尸崽子抄了后路,从依水开始,五个小崽子一个接一个地撞在我身上,力道极大,我身体踉踉跄跄,几乎爬在地上。

  可是依水一边这么撞我,一边却在委屈地喊:“黑叔叔,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

  得了,依水它们显然是被控制了。

  不过我还顾不上管它们,因为已经与胡煜童很近了。

  眨眼间碰到一起,胡煜童跟之前的丢爷花竹筏一样,也是惊惨地大叫了一声,继而便倒飞出去,半空中黑雾弥天,假牛.牛上的毫光也没了,胡煜童落到了远处一棵槐树上,面条一下滑了下来,整个人也变得黑黢黢,不过模样大体上没变。

  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五行僵尸在追着我打,各种拳打脚踢加道歉;我手持聚仙鼎还不敢碰它们,一边被追的脚步凌乱,一边扑着去收拾老叫花子和斯那夏,反正是很混乱。

  好在,老叫花子和斯那夏被我以同样的方法制了,现场顿时松了一大截,我远远地跳开,回身准备应对五行僵尸,但一个转身时,她们所有人忽然一下就不见了。

  槐树林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阴风阵阵,阴鬼之气浓黑如墨,我立在原地有些愣神,适才一阵,看似惊心动魄,但实则只用了短短十数分钟时间,我一时有些缓不过劲儿来。

  拿过聚仙鼎往里面看去,万年玄冰上面缭绕着一丝丝薄薄的黑雾,再往深入看些,玄冰底部似有一指甲盖大小的一团黑色的晶体,而那些丝丝黑雾,正是往里面灌去。

  那黑色的晶体便是冥海之盐,之前郭乌龟曾告诉过我,现在想来,我适才打败了丢爷她们,完全靠的是冥海之盐的功效。

  这也是我了解到的第二个冥海之盐的用处——它能补邪,也能克邪,类似于一些中药汤子。

  刚刚进入千槐决阳阵,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这让我心里也不得不正色起来,老叫花子等人和五行僵尸,适才真真假假一番我还没有完全搞懂,接下来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准,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

  槐木林中无方向,我站在原地张望了一阵,再也看不到来路,只好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往前走,那感觉跟遇了鬼打墙一样,不清楚走了多远,会去哪里,每棵槐树都一样,又百槐不一样,走了约摸一两个小时了吧,我脑子里有些懵,午夜已过,上元节开始这么久了,别说鬼门关了,连传说中的三十六道关也不曾见着。

  心里正这么讶异着,眼前的景象立即就发生了变幻——我只是坐在地上歇息了一下,但一抬头时,就发现所有身边的槐树不知何时已经发生了变化,似乎长了腿一样,正在四处移动。

  而我,就处在这些移动的槐树的正中央。

  我心里一急,急忙站起身来,手持桃木剑四下观望。不一刻,身后突然一声轻响,我立即回头看去,顿时呆住了。

  那是我家。曾经被鬼火烧过的家。

  不仅如此,老爹、母亲、大姐二姐都在,正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儿,更扯犊子的是,我特么也在,正掂着小牛.牛往猪圈的猪身上滋尿呢。

  那应该是我五六岁时的样子,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一副很温馨的场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