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灵扇子就在我的手中,见到宋韩冰向我奔来,我心里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阻拦她,因为至到此时我还是没有搞清楚宋韩冰到底是不是奸细,之前一番对话,我除了知道某一世阴阳童子叫赵子龙,而且还与那个叫萧何的阴阳童子并立于世过,这期间到底又发生了哪些恩怨,却还一无所知。

  我这么一犹豫的空,宋韩冰的身影却已经暴掠而至,伸手直取我手中的火灵扇子。

  就跟自己的东西要被抢一样,我本能地想要还击她一下,可是就在把扇子横扇出去的同时,宋韩冰一只手已经抓住了我的手腕,用力抓着我的手往下一弯,我抓着扇柄的手掌一个不防备便被摊开,火灵扇子也同时到了宋韩冰的手里。

  宋韩冰得到了扇子,还客气地跟我说了句“谢谢”,随即一个转身便又冲着逸道长等飞掠了过去,身形跃起的同时,火灵扇子对着五个老怪物猛然一扇,一看这招式,竟然是火灵决第五式,没想到宋韩冰也懂火灵决!

  火灵决总共十六境,火灵扇子的招式则是两境一式,应该是总共八式,但我只学会第七式。

  之前我在桃核泡子与沈浩泽对敌时,曾打出过第五式,当时是火灵扇子上的鸿蒙之气凝成了一个如意结,气势强横,沈浩泽虽曾化解了,但也是费了一番周章的。

  宋韩冰拿着火灵扇子,杀伐果断,一击出手便直接是火灵决第五式,但扇子上的异象却与我的有极大不同,虽然也是出现了一个如意结,构成这如意结的,却是紫黑两色,如同鸿蒙之气与黑色雾气合二为一了一样,我看在眼里,心中震惊非常。

  按照我的猜想,火灵扇子上面那股黑色雾气每每对敌道门中人时就会出现,而且似乎是被鸿蒙之气所压制的,二者应当是正邪难立、水火不容的才对,然而在宋韩冰的这份操控下,两道天生对敌的气息竟然合兵一处,共同卷向了逸道长等人,宋韩冰的水到底有多深?让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头皮发麻。

  要知道,鸿蒙之气那可是道之本源啊,其无上之力,竟然被宋韩冰就这样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只是心中震惊,但逸道长等人就没有那么好过了,那个紫黑相间的气练如意一经形成,立时便涨大了数倍,而且速度极快,逸道长等人虽然已经开足了马力想要闪躲了,但还是没能逃开,纷纷被如意击中,一个个不是被击飞,而是被生生地压爬在了地上!

  宋韩冰也忒猛了,我心里震惊之余,突然觉得害怕起来,不论宋韩冰是不是奸细,那逸道长怎么也是我天玄宗的祖师爷,其她四人也都是我的一技之师,我此时还在远处干看着,显然是件特别扯犊子的事情,因而当下不敢闲着,在逸道长等人被整个了狗啃泥的同时,我脚下天玄剑步陡然发动,一边向着宋韩冰冲去,一边大喊了一声:“住手。”

  宋韩冰对于我的反应理也不理,连头没有回一下。

  紫黑相间的气练如意将逸道长等人压制在原地,宋韩冰却仍不善罢甘休,一手掐起二指,面对着爬在地上的五个老怪物说:“让你们出世蹦跶蹦跶就算了,还在这儿挡老娘的道儿,既然如此,老娘就把你们再度封回去吧!”

  宋韩冰此言一毕,口中又念了一句道决,二指决攸忽一下点在了聚仙鼎上。聚仙鼎闻声而动,一下从当地飞起,至半空中却是陡然倾覆,其间的万年玄冰碎砾轰然涌出,眨眼之间便将逸道长等埋没在了里面,与此同时,那些碎冰竟然拖着分散于各种的老怪物们往一起聚去,大有再度冰冻在一起之势。

  我已经把天玄剑步推进到了极致,还是没能阻止宋韩冰的动作,当万年玄冰将五个老怪物合于一处的时候,我才堪堪到达宋韩冰身侧,眼看她又要有所动作,我手下没敢停留,快速咬破指尖,在手心中画就了遮天符,在宋韩冰面前打了出去。

  逸道长等人被困于万年玄冰中的样子有点儿像冰琥珀,我此时遮天符幻化出来的样子也与之一样,我的想法是扰乱宋韩冰的视线,让她真假难辩,以此阻止她再度出手的杀着。

  这番作为果然凑效,当现场两个冰琥珀出现的时候,宋韩冰刚刚掐起的二指决不得不松开,眉头稍皱,转过脸带着厌烦的神色看着我说:“阴阳童子莫非真的相信我是奸细吗?”

  我说:“不管怎么样,他们不是我的祖师爷就是我的一技之师,我不能不管。”

  最Wh新uC章#c节tO上《酷匠…网

  宋韩冰冷笑了一声,说:“想管?你再修炼个几年或许可以,但现在你还管不了!”

  她这句话说完,便不再理我,二指决再度掐起,口中轻念道决,二指猛然点向了其中一个冰琥珀。

  还好,她第一次点中的只是遮天符的幻像。

  宋韩冰在做这些时,对于旁边的我丝毫没有防备,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这让我得以顺利布局,当她再度掐决,打算对真正的冰琥珀动手时,我已然准备就绪,在宋韩冰的身后,一个一平米见方的棋盘已经画就,我要布战龙棋阵对付她,布局的法器正是之前被剑锋抛置出来击打宋韩冰的黑白棋子,它们就散落在我和宋韩冰周身,我也是看到它们,才动了战龙棋阵的念头。

  宋韩冰估计是太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所以才被我瞅准了这个空。画棋盘、布棋子的时候,我同时施展了追风决和天玄剑步,速度也极快,虽然那些黑白棋子上面杀伐之力极重,我每每拿在手中时都觉得吃力,但好在战龙棋阵终于布就。

  与此同时,宋韩冰点向那个真的冰琥珀的二指已然点出,现场“轰隆一声”,无数冰屑冲天而起,半空中的聚仙鼎同时落地,瞬间便将那些冰屑吸入了鼎内,五个老怪物似乎要被从万年玄冰中解放出来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当万年玄冰消失的同时,地面上突然扎出了许多竹蔑,眨眼之间便结成了一圈篱笆,将五个老怪物尽数围拢在了中间。

  那些竹蔑明显不是真的竹蔑,只是以竹子为形,每一根上都浮着奇异的纹路,扎成我篱笆之后,这些纹路也同时被贯通,浑若一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