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那儿说我就是好色的?你过来,我保证不打屎你!

  屋外,阴煞的声音刚落,另一人也说话了:“能行吗?就算接引天罚近乎重生,但黑娃儿渡完劫之后,阳元不是已经被小蛇得了去嘛,还能传承圣姑血脉?”这声音却是老叫花子的。

  老叫花子和春姑、花夜一直都住在花子门,这老货自打有了俩老婆,就越来越不干正事了,不仅没再教过我什么道术,连天玄宗的事好像也不大管了,反而成了花子门的门客。

  花子门信徒多,老叫花子时常帮着春姑处理一些宗门的事务。这也就算了,两口子嘛。令我纳闷的是,花夜却也在帮忙打理,这有点儿不正常。

  因为之前我讲过,老叫花子现在虽然俩老婆,但并没有什么用,跟谁都没法睡。可是花夜和春姑这俩人一开始到一块儿就呛呛,但渐渐地却有点儿情同姐妹的意思。后来我纯洁地脑补了一下,严重怀疑花夜和春姑是一对百合……

  算了,这事不提,接着说我的事。

  从老叫花子和阴煞的对话中我明白了,她们这是计划着让我跟张晓雨阴阳互通呢,当下心里就有些生气。不过为了不被她们发现,我没敢有大动静,就躺在床上侧着耳朵听着,以便知道了她们的具体计划,也好随时准备跑路。

  这时,春姑说话了,声音里带着些兴奋和果决:“不当紧,阴阳童子异于常人,不是阳元也比寻常人的强,传承圣姑血脉没问题。”

  在讲到花子门圣姑血脉的特殊传承方法时我曾说过,圣姑血脉是一脉单传的,世上只允许有一个圣姑,如果春姑把这血脉传给张晓雨,那也就意味着春姑要挂。可是听她这兴奋和果决的意思,完全不像是赴死之人。

  “既是如此,那不如再等几年吧,黑娃儿和晓雨都小呢,而且,你这么着急传承血脉,是想要去死吗?”

  这是花夜的声音,那会儿“百合”迹象还不明显,春姑和花夜之间时不时还会闹腾闹腾。

  春姑说:“我死了不好吗?正好成全你们神仙眷侣。”

  “咳咳……宋教主不是已经出世了嘛,我看我们还是等她回来再做计议吧,圣姑血脉是她所留,没准儿不需要这么麻烦,不用春姑亡故呢。”

  这自然是老叫花子的声音,两个老婆掐起来,他这是急忙转移话题呢。不过这老货的机智还是很有见地的,他这句话说话,在场的众人顿时都陷入了沉默中,估计是在考虑等宋韩冰出现再做计议的问题,这让我心里顿时一喜。

  宋韩冰是花子门前身——天女教的创始人,也是第一代圣女,其实她的出现,就已经破了圣姑血脉世上只有一人的诅咒。春姑身上现在所具的圣姑血脉,说到底就是宋韩冰的,如果她有秘法,春姑当然不必去死了,老叫花子的主意打的是不错的。

  我为什么高兴呢?这是因为宋韩冰这老娘们儿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就是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连亲女儿阴煞都不知道怎么找她,要是等她出现听她的建议,嘿嘿,那根本就是没影儿的事,我跟张晓雨怎么样,也就能无限度地推后了。

  然而,安居天这货从来都是这样的,一向不让黑娃儿过舒坦。

  正在我为此心里暗喜的时候,窗外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宁静:“带血脉传人前来见我,今夜着其与阴阳童子血脉传承,阴阳互通。”

  M看正fz版#\章S)节}上酷匠wr网》

  “母亲!”

  “教主大人在上,劣徒春姑叩拜!”

  “后学姜宇干拜见仙姑。”

  “……”

  宋韩冰来了,我的牛.牛要受苦了嘛!

  听到门外的声音时,我的心顿时就跌到了谷底,来人正是宋韩冰,这娘们儿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冒出来,她是故意的吧!

  尤其是,她的语气威严,不容置疑,一经出现就是雷厉风行,今夜就要阴阳互通,你特么问过我么?你特么经我牛.牛同意了么?阴阳童子又不是夜总会的少爷,你特么想给谁搞就给谁搞啊?你给了吗你?你能给多少钱?

  咳咳……我其实不爱钱。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心里暗叫不妙,当下脑中急转,咋也得想个办法跑路啊!我得去找小蛇去,她这么不明不白地就走了,我想她。

  我急忙轻手轻脚坐起身来,来到床边的一个柜子里翻腾了一番,里面都是张晓雨的衣服,这小娘皮还有点儿小清新,衣服以浅粉浅蓝为主,还有卡通的,好看,但我拿来没用。好在有一件校服,虽然小了点儿,但好歹穿上不显得太娘,我毫不犹豫地就“绷”在了身上。至于裤衩,算了吧,当此时刻,我就不那么多讲究了。脚上则穿了一双粉红色的棉拖鞋。

  好歹遮了羞,我开始考虑怎么跑的问题。看窗外日头,那会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今夜”很快就会来临,我恐怕只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了。通过透视眼看出去,宋韩冰独坐在门口的一处石桌前,老叫花子等人皆围于四周,正在商议着一些“今夜”的细事,不远处另一间屋子里,五行僵尸个个焉头耷脑地呆着,丢爷埋头蜷在依水的怀里。花竹筏站在窗前向我的屋子眺望着,眼神里充满着怅惘。李亚东和小肆也在,小肆在哭,李亚东正在安慰,说什么听不清。

  宋韩冰等人守在门口,我只要出屋肯定就会被发现,她们计划周密,我怕是跑不了。尤其令人蛋疼的是,我的黄布褡裢不在身边,除了胸前挂着的虎爪勾子,火灵扇子很其它法器都在对面丢爷她们所在的屋子里,这个时候如果遇到点儿什么危险,我连对敌的法器都没有,所以逃跑这事,心里就更没底。

  眼前的情况让我很是急色,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心想我要是亓干就好了,一个遁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跑了,如果我能找个人让亓干给我挖个地道也行啊。

  这么一想,我顿时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身边没别人,但魂天魄地里有小肆啊!我虽不清楚我魂天魄地里的“小肆”是什么来路,但那必定是跟小肆的魂魄有关的,我为什么不试着跟她沟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