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我所料,就在我从半空中向着水面即将跌落下的来的时候,之前入水的云纹发簪陡然冲出了水面,定然是被沈浩泽反打出来的。

  我瞅准时机,脚尖在小小的发簪上轻点了一下,并有意识地做了一个跃起的姿势,说不清是发簪是的冲击之力,还是我终于在此刻飞龙在天了,我脚尖轻触发簪的那一刻,整个身体陡然向上弹了一下,再度离开水面跃升了约摸三五米左右的高度。

  按照我原本的幻想,飞龙在天这么牛波依,我应该能腾云飞起才行,谁知道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好在,这一下弹起,我便知道沈浩泽这一次靠解卦来取我性命的算盘自然又是打空了,他是道门中人,没有了正当的口实便不敢真正杀我,我暂时算是躲过了一劫。

  我的身体离水弹起的高度很有限,而且这种力量持续也很短,我还没有来得及欣喜,身体就又一次不自主地向下落去,云纹发簪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不过之前一直罩在我头上的那个紫色水雾罩子此时又大了许多,或许是我的胸前依旧在流血的缘故,这个紫色的水雾罩子几乎要将我整个人都要包裹在里面了,我在里面呼吸、动作、思维都不受任何牵制,尽管搞不清楚这紫色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但我知道只要有它在,我定然能够性命无忧。

  在这个当空,我也曾抽空看过水面上,桃核泡子四处白浪层叠,我看不到依水的身影,只是远远看到丢爷站在岸边在指挥着其他几个五行僵尸在做什么,不待看清,我的身体便又一次落入了水中。

  沈浩泽依旧盘坐于水底的莲花座上,但与之前相比,他此时的脸色却是极为难看的。算是第一次的泽天夬陷阵和第二次往生路上的鬼闸之局,我这已经是第三次以自己对易理的理解破了他的易道手法了,一个千年老怪物屡次被我这样一个嫩伢崽子识破,换成是谁心里都好受不了。

  见我再度入水,沈浩泽脸上攸忽腾起一抹暴怒的神色来,嚯地一下立起身来,双腿在莲花瓣上猛然一跺,便长身而起,手中同时多了一个罗盘,眼瞅着要亲自向我杀将而来了。

  适才先赢一城,我面对沈浩泽时心里无所畏惧,见他像一枚鱼雷一样冲我而来,我不慌不忙,手舞火灵扇,口念火灵决,不待他近前便当先一击而出。这一次,我跳过了前次攻向孙春风时的前三式火灵决的招式,自第四式开始,接连四式向着沈浩泽打出。

  火灵决总共十六境,火灵扇子的招式是两境一式,应当是八式,但我却只学到七式,最后两境火灵决只有道决没有招式。我接连将后四式对着沈浩泽打了出去,一股极其蛮横的气息猛然便在水中传播开来,先是一道紫色匹练劈水而出,直至沈浩泽头顶。

  沈浩泽眼见如此,面色顿时一凛,身形一个疾停悬在了水中,手里的罗盘同时飞旋而去,一副泛着金黄色光芒的六十四卦图陡然呈现,瞬时涨大至圆桌桌面般大小挡在了他的头顶,正巧迎上了紫色的匹练,碰撞之处顿时水花四浅,如同烟花一般地绽放开来。

  沈浩泽这一记防御暂时挡下了火灵扇子的第四式攻伐,但第五式已紧随其后而至,却再无异象显现,之前的紫色匹练适才一碰,并未像沈浩泽的卦图那样顷刻消散,而是骤然一卷,凝成了一个紫色的如意结,周遭紫芒收缩内敛,须叟,又突然炸开,如意结瞬间变成了无数的碎芒,如同一枚枚紫色的冰锥一样,向着沈浩泽尽数笼罩而去,其势之威,似乎要将沈浩泽洞穿成筛子一般。

  沈浩泽在适才那一记防御之后,已经领略到了火灵扇子之威,当下也是极为正色,身形向着水底暴退的同时,一手转动着罗盘,另一手不时地在罗盘上做抛物状,随着这些快速的手势,罗盘之上便飞出一片片金黄色的卦象,似乎是他将罗盘上面铭刻的那些六十四卦象全都抠下来了一样。那些卦象飞出之后,自动在沈浩泽身前悬停在不同的位置,整整八个卦象,我打眼一瞅,分别是兑为泽卦、泽水困卦、泽地萃卦、泽山咸卦、水山蹇卦、地山谦卦、雷山小过卦和雷泽归妹卦,正是沈浩泽所修兑宫天道的八卦,看样子他要动用最强手段了。

  八个卦象尽皆抛显,立时便流转了起来,其间各爻不停地闪动着,在那些紫色冰锥即将杀至其近前的时候,那些卦象不断地变幻着,眨眼之间竟然全数化解,沈浩泽再度安然。这也给了他反击的时机,在那些紫色冰锥全数消失的一瞬,沈浩泽突然将手中罗盘翻转,一手在胸前掐起了二指决,念了一句道决,罗盘上突然黄芒大盛,一道黄色光柱自罗盘中心直插八个卦象中间,便见八个卦象突然围柱而转,其间各爻也根据一定的频率变幻着,瞬间便演化出六十四卦卦象来,铺天盖地的卦象如同一块块金砖一向,冲着我所在的地方疾杀而来。

  沈浩泽这一击定然是无往不利的,隔着很远,我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无上的威严,喉咙都有些发甜,似乎要被这威压碾碎一样。如果这些卦象全数压制在我的身上,我恐怕要连渣都不剩了。

  :u酷√z匠Fj网_U唯一正$版,》其他E¤都‘i是t√盗Y版

  好在,这个时候火灵扇子第六式已然形成,扇子我的手中无主自动,天蚕丝绦为材质的扇绶竟然离扇而去,在疾速迎向那些卦象的过程中不断地壮大,不多时便变的像刑天的拂尘一般,万千明黄色的金丝攸忽展开,扇绶也快速旋转了起来,金丝扫过,那些卦象被一一绞碎,化作了漫天光点散于各处。

  沈浩泽的攻击就此瓦解,扇绶也同时回到了扇上来。与此同时,火灵扇子异变再生,原本由九玄青玉为材质的扇柄本是温润微凉的,而此时却突然发烫,随即也是突然离扇而去,像一柄玉剑一般斩向沈浩泽,其后所携的扇绶此时也变成了玉剑的剑绶,其上威势比之前沈浩泽六十卦的卦象还要强横一些。

  这自然是火灵扇子的最后一式,其无上之威,让我心中欣喜异常,我料想,沈浩泽定然难以接得住此招,这老货怕是要就此殒命了。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这个老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