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书都是老叫花子和阴煞阳煞等人给我找来的,大多是些道门先祖们修炼的体悟,有些看起来晦涩难懂,不过看多了,对道术、道统倒也多了一些理解。每天放学以后,其他同学做家庭作业的时间,我基本上都是用来练习道术了。而我的作业基本上都是许宇等人找人做的,我的作业本基本上就没到过我的手里。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淡,但却是极舒服的,每天都有丢爷、小蛇和五行僵尸陪着,大家一起修炼,期间的欢声笑语不断。偶尔还能背过母亲和丢爷,跟小蛇、崔银琦搞一点儿暖昧啥的,总之现在回想起来,那算是一段最平静最幸福的时光了。

  只是,原本跟我一路走来的人大多都在,但唯独少了花竹筏,这让我时常会突然陷入一种怅茫的感觉之中,自打鬼节那天分别之后,我一直没有得到她的任何消息。我只知道她当初是被孙春风和胡煜童带走了,但他们两个也是一样,似乎彻底地从世上消失了一样。

  对老铁那些王莽布泉的追查也没有什么线索,李亚东为此还专门去过一趟江苏昆山,并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他那会儿已经不在屯升乡派出所了,而是调到了省城任职,而且自那以后我也没再见他穿过警服,身份似乎有些神秘,不知道在哪里上班,只是一直住在与我家相邻的一个小区里。

  平静的日子是在一个雪后初霁的日子里被打破的。那会寒假,我和丢爷小蛇以及五行僵尸在花子门所在的那处山野里面到处跑着套兔子、抓狍子,身上的大哥大突然响了,接起一听,却是花夜急切的声音,她在电话里告诉我:“黑娃儿,我突然觉得很不舒服,一定是竹筏出事了,你赶紧回来一趟。”

  听到这个消息,我哪里还敢犹豫,急忙带着众人往花子门赶去。花夜一直和老叫花子、春姑在一起,她们仨人之间的关系虽然还是那么别别扭扭的,但春姑还算仁义,在花子门辟了一处小院,三个人各住一间。

  赶到花夜房中的时候,老叫花子、春姑和张晓雨等人都在,花夜躺在床上,额头上的汗水冒的跟拿水泼过一样,面容也是扭曲着,使劲儿咬着嘴唇,看上去特别痛苦。

  我疾步走到她的床前问她怎么样。花夜像是看见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一把将我的手攥住,吃力地说:“你赶紧回一趟升子屯,去桃核泡子,我现在觉得竹筏根本不是跟祖师爷走的,她是被沈浩泽抓去了。”

  酷匠网g永久45免‘费看!小说

  虽然花夜一脸急色,这番分析也是斩钉截铁的,但我当下并不相信,沈浩泽逃跑的时候,我是轻眼看着的,他当时那么狼狈,断然没有能力带走花竹筏;而且,花竹筏是孙春风与胡煜童带走的这件事,当时还是花夜亲自告诉我的,崔银琦等人也都看到了,因此我觉得花竹筏不可能会被沈浩泽抓走。

  我问花夜:“当时不是你亲眼看着孙春风带走了竹筏吗?为什么现在会这样说?”

  花夜的痛苦似乎更重了,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句一歇地说:“我当时亲眼看见是不假,但这会儿我感觉竹筏所受的痛苦一定就是沈浩泽造成的。我跟沈浩泽有过接触,那种感觉错不了。”

  我心里虽然还有许多疑惑,但牵扯到花竹筏的安危,却是一刻也不敢耽误,当下便赶紧联系了李亚东,让他帮我找辆车,我想当天就赶回升子屯,去桃核泡子找找沈浩泽。

  之前我曾经介绍过,桃核泡子在祁山深处,那里是马营河的发端地,祁山冰川上的水化下来以后先会流入桃核泡子里面,待其间的水满溢出来的时候,马营河里才会有水。

  我打小生活在升子屯,对马营河的一些传说自然也是耳熟能详的。听大人们说,马营河里原本是常年有水的,那会儿的桃核泡子也终年都处在满盈状态。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桃核泡子里的水位突然就下降了,只有每天秋季的时候才会有十天半月左右的时间溢出水来,马营河也就只有在那段时间里才会有水。

  其实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但是神鬼传说一向多的升子屯人自然也给此事编了一段神鬼故事,说是某年某月,桃核泡子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吸水怪来,一口就把里面的水给喝干了,马营河沿岸的人没了水,旱死了不少的庄稼牲畜,祁山的山神见此,去跟吸水怪要水,但山神和吸水怪谁也打不过谁,僵持了很多年,最终他们达成了协议,每年秋天的时候吸水怪放些水出来,以便滋养马营河沿岸的人。

  这个传说自然是假的,不过升子屯的确缺水。大部分庄稼都是靠天浇地,家家户户有那种母亲水窑,年景好、雨水多的时候,人们把雨水、雪水引流到水窑里储存起来,人畜用水基本都是靠这个。后来国家扶持,将马营河上游的两座山之间拦山筑坝,建成了一个“夹山子水库”,还将桃核泡子掘开了一道口子,这才缓解了升子屯吃水的问题。在这个期间,并没有任何神神鬼鬼的事情发生。

  桃核泡子我小时跟着父亲去过,那其实就是一个湖,四面环山,天然形成,因为其形状酷似一枚桃核而就此得名。那里风景倒是极美的,但由于在祁山很深处,因此人迹罕至,寻常人很少会去。

  鬼节那天得知沈浩泽的老巢就在桃核泡子的时候,我当时也是很吃惊的。后来我曾向阴煞阳煞及老叫花子她们提议,去桃核泡子会会沈浩泽。但是她们碍于沈浩泽易道精深,担忧我的安危才阻止了我。如今花竹筏出事,我们却是不得不去了。

  李亚东找来了一辆大轿车,拉着我们一众人当天就从省城出发赶往升子屯。老叫花子和春姑没去,她们要留下来照顾花夜。我也怕再出现上次那种情况,大家都走了,万一再中个调虎离山计啥的就不好了。因此与我同行的就是丢爷、小蛇、五行僵尸和阴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