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多次描绘过鬼的样子,它们有两个共通而且是最大的特点:一是寻常人见不到,二是走路无声脚不沾地。

  但是老铁却是个例外,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但走路却脚步沾地,这是不同寻常之处。估计李亚东二人是听说过一些鬼的事情的,因此看到老铁这样,有些恐慌倒也是正常的。从我的角度来看,老铁之所以这样,虽然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有一事却令我感到了困惑——我已经将他身上浓重的鬼气除了大半,可这鬼气依旧能让他如鬼一般的行动,这说明那些残留的鬼气已然深入到老铁魂魄里面了。

  正因为心中有此困惑,我和小蛇才格外地正色起来,不敢把这件事看的如此简单。带老铁离开房圈子的时候,我们在那里曾寻找过一番,并没有见到他带着王莽布泉,一枚都没有,因此我也搞不清楚他身上的鬼气究竟是沾染了王莽布泉上的,还是在那处房圈子里面沾染的。

  我们就那样跟在老铁身后一路走着,到达那处房圈子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之后了,那个时间段也是各路孤魂野鬼大量出来涌动的前奏了,李亚东二人自然是看不见的,为了不让他们害怕,我也就不说破,好在那些只是寻常的鬼魂,不去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来找谁的麻烦,况且因为血脉原因,它们看到我的时候也是远远地闪开了,并不敢靠近。

  可是这种状况随着我们进入房圈子时就发生了逆转,原本远远躲开我们的鬼魂竟然渐渐地朝着我们围拢而来。我自然是不会怕它们的,但它们的这种行为很反常,还是让我心生警惕。

  老铁一进了房圈子,就径直地扑身了白天他睡觉的地方,像是饿疯了一般地从那些干草下面摸索我们之前留给他的那些吃食。白天我们走的时候,小蛇嫌浪费就把那些吃的一并拿到医院去了,如今老铁一阵翻动自然是毫无收获。

  见翻不着,老铁苍白的脸上腾起了一股怒容,转过身怨毒地瞪着我们,并且向我们做了一个呲牙的动作。这一切让我感到了大事不妙——他能记得白天我们留下的吃的,说明他还是有灵智的,他身体机能没问题,说明他是活着的。但是这一番行为,特别是走路脚不沾地加上向我们呲牙的表情看来,他又是一个鬼无疑了。

  这种介于活人和死灵、死灵和鬼之间的东西只有一个名称——恶灵。之前在观灵寺里时,我和阴煞阳煞曾经面对过一只强大的恶灵,当时它是被刑天夹杂在老爹及任秋怡等的魂魄里放出来的。我不太敢相信老铁会变成恶灵,而且其形态也不一样,恶灵说到底是虚的,是魂魄体,而老铁的身体机能却是实质的,是人。

  面对这个情况,我一时有点儿犹豫了,虽然老铁还没有攻击我,但是我却不能不收拾他。恶灵的形成我之前讲过,是集聚了天地间无数的怨气而形成的,在邪祟里面的等阶虽然不高,但是却比一些寻常的邪魅还要难缠。我不知道如果任由老铁发展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的厉害存在,但我想到了一点:此时的老铁身上,定然是沾染了那些消失的王莽布泉上的怨鬼气息,或许还有这处房圈子里怨鬼的气息才变成了这副样子。

  换言之,老铁活着,但是他的魂魄乃至身体,已经被大量集聚的怨灵怨鬼气息给控制了。他已不再是我的发小,是邪祟,但是,我却不能杀他。

  看着老铁冲我们发凶,我身边的李亚东二人当先打了一个寒颤,眼里的惧意更甚。李亚东问我:“黑娃儿,他这是怎么回事?已经变成脏东西了吗?”

  最K新Vo章◇节*{上3-酷匠网

  我不再讳言,但也没有向他直说,只是点了点头,安慰二人:“你们先不要怕,别离我们几个太远了。”又回头跟金属性的僵尸八神交代:“八神,看好他们俩。”

  八神没说话,依水(就是僵尸小水)抢先说:“放心吧黑叔叔,我们能保护好他们。”顿了顿,又挺了挺小胸脯,指头老铁牛哄哄地说:“就这个鬼货,我们一会儿保管让他喊我姑奶奶。”

  依水平素就爱吹牛,我对此也没有太往心上去,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你认识他是什么呀?就在这儿吹牛。”

  谁知依水当下就不服气了,小鼻子哼了一声,对着其它几个僵尸喊:“扒脱裤干,咱把这鬼货收拾了,看黑叔叔还敢小瞧咱们!”

  依水的话音一落,其它几个小僵尸同时答了一声“是”,不带我发话,一个个就跳将了出去,各自施展本领瞬间就把老铁围住了。

  我有点儿担心老铁,喊着交代了一声“别伤了他的肉身”,当下也拿出符纸和朱砂笔,画了一道镇鬼符,捏决穿符打了出去。

  老铁在四个小僵尸围住他的时候也同时动了,他没有什么花哨的招势,还是跟人打架一样,张牙舞爪地向着端木柘(小木)的脖子掐了过去。端木拓见状,小手冲地上一划拉,一堆柴草随即便团成了一个圆球,不偏不倚地撞到了老铁的胸前。老铁被这么一撞,身子像一片树叶一样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身后的破墙上,同时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小土亓干也动了,跳起身来冲着土地扎了一个猛子,就跟跳水的运动员似的,攸忽一下就不见了,等再出现的时候,老铁撞到的那一截破墙瞬时便坍塌了下来,可怜老铁,嘴里的血还没有吐彻底,身子已经被埋进了瓦砾里。

  小僵尸们的行动实在太迅速了,我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瞅着段库(小火)手里凝了一个蓝色的火团将要抛出的时候,我才反映过来,大喝了一声“快停下”,在镇鬼符打向老铁的同时,持剑挡在了老铁的身前。

  段库的火团没有打出来,八神的铁拳却到了,带着一股劲风,不偏不倚地打在了我的鼻梁上。我眼前顿时一花,眼泪和着鼻血当即就淌了下来。四个小僵尸都愣住不动了,依水却是猛然跳出来了,嗖地一下就攀到了我身上,伸出小舌头在我脸上一顿舔,把那些鼻血舔完了才跳下去。

  这给我气的,我的手下不听我的话这还了得嘛!我有点儿火,喝骂依水:“跟你们说了,不要伤他肉身,为什么不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