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我和花竹筏玩火车震的时候,正巧老叫花子和春姑在湖南找到了花夜,按照老叫花子的说法,花夜在一会儿陷入了一种很迷离的状,就是在那种情景之下,她被老叫花子给办了。令人脑洞大开的是,这里面似乎还有春姑的事情!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连呼吸都有点儿喘不匀了,心里直感叹老叫花子真牛波依,一炮双响,比我会玩儿多了!我只是自己脑补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就觉得身体里头邪火蹭蹭的,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还想到了我的三个女人:崔银琦、小蛇和花竹筏……

  咳咳,偏了,接着说事儿。

  其实真相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不堪,老叫花子的事情春姑有参与,是因为故事又得往回讲了——还是花夜给老叫花子下了诅咒的事情。那次老叫花子和春姑在龙凤合棺里面棺震之后,老叫花子失了心口精血的时候,我们一开始都以为老叫花子完蛋了,但因为我之前以否极泰来的易理破了沈浩泽的泽天夬陷阵之后,让老叫花子的心口精血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水平,这老货也由此保了一条命,不仅没挂,反而因为和春姑用了花子门特有的双修之法,道术又有了长足的精进,比以前厉害多了。

  我们都以为这个诅咒就那么破掉了,但谁也没想到,这个诅咒还是个连环咒。说起来花夜也是狠,她当初不仅给老叫花子身上下了诅咒,竟然还给她自己也下了诅咒。诅咒的内容就是非老叫花子不嫁,要是她自己有一天不洁了,那么她也会就此丧命。

  就是说,花夜立誓,除了老叫花子,她的膜谁都不给破。

  那么问题来了,花夜不破膜,花竹筏哪儿来的?

  问题的交集就此出现了,花竹筏与花夜,跟张晓雨与春姑一样,都不是亲生的。花竹筏是花夜拣来的女儿,而且花竹筏的身世也是相当的离奇——她不是活人生的,是死人生的!花夜年轻时在湘西游历,路遇队赶尸,其间有一具尸体正是个孕妇。花夜遇到赶尸人和这一队尸体的时候,正巧赶上那具尸体临盆,就这么着,花夜将花竹筏收养,由于当时她是在一排竹筏上面为刚出身的花竹筏洗去胞衣的,故而便取名竹筏,从她姓花。

  PO酷匠0}网永f◇久|I免%费{看小Km说h

  花夜拣了花竹筏后就带回了阴灵宗,这件事引起了当时阴灵宗上下的震动,连孙春风都被惊动了,他在查验了花竹筏的情况之后,果断地将其选成了纳阴之女,而且对花竹筏的培养也相当的看重,花竹筏的许多道术都是由他亲授的。

  更加离奇的是,花竹筏虽然并非花夜亲生,但母女二人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之后,竟然灵肉互通,出现了比那些亲生母女还要强的相互感应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是如此,母女二人喜怒哀乐无不同步,花夜身有不适,花竹筏立即也会有所反应,反之亦然。

  那天我将花竹筏的身子破了,花夜同时有了感应,她当然也要自破,这正好与她下给自己身上的诅咒是相冲的,如果不是老叫花子,她自己捅了也是不洁的。因此老叫花子当时就有了反应,身体剧震,血脉翻滚,“身子就跟要爆炸一样。”一旁的春姑一看顿时吓坏了,无奈之下找花夜求救时,花夜才将一切和盘托出,由此,春姑不得不帮助老叫花子和花夜,成全了这一对狗男女……不是……成全了这一段好姻缘。

  一句话,老叫花子睡花夜,完全是被逼的,不能全赖这老货花心。

  大家别以为这老货收了春姑与花夜俩人就是享了齐人之福了,我在前面跟大家说过,女人多了,是件极痛苦的事情。只不过我是后来才体会到的,老叫花子就苦逼了,当下就遭了报应——两个女人谁也不服谁,都坚持要把老叫花子当成自己的专属,闹的不可开交,老叫花子被夹在中间折磨的一个头两个大,但一点儿办法没有。就比如这次,花夜被神秘的托梦人以花灵扇子为要挟诳到了公墓区来,临走的时候就给老叫花子下了药,没她的解药,老叫花子恐怕一辈子都不举。

  花夜此招太狠,不仅是断了老叫花子的花花事儿,同时也阻挠了老叫花子与春姑的双修之法。但春姑也不是好惹的,不让我得到,你也休想,她的办法是双修功法中的“禁闭”,给老叫花子身上施了咒,即便有一天花夜给了老叫花子解药,没有她施法解咒,老叫花子还是不举……

  阿西巴,老叫花子的苦你能体会的到吗?

  我无限同情老叫花子,同时也无限地恐惧花夜与春姑,这俩老娘们儿这么狠,她们一手教出来的闺女会怎么样?看花竹筏的样子似乎是不会的,我跟张晓雨没什么,但春姑要让我将来娶张晓雨的打算一天都没有变过,我真害怕哪天被算计了。当下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跟张晓雨有什么!我的牛.牛我做主!

  老叫花子是在我们一起从公墓区回省城的路上给我讲的这些事情,在此之前,我们赶回到公墓区看过,没有找到孙春风和胡煜童。听春姑和张晓雨说,她们最后离开公墓区的时候,孙、胡二人依然被绑在假幽冥柱上,并没有松动的迹象。这二人到底是被带到阴司去了,还是活着走了,我们当下不得而知,老叫花子在原地施了圆光术探察,但破冥镜子上面所反映的景象全是当日我们与恶灵邪魅大战时的景象,一看便知又被谁给蒙蔽了,因此孙、胡二人到底是怎么被绑在那里,后来又去了哪里等等,这些事一时又成了谜。

  尤其是,花竹筏当时随我一起追击沈浩泽的,但她最终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这让我有些担忧。我猜想,很大的成份上,花竹筏应该是被孙春风带走了。而且花夜也提到过,凭她的感应,她感觉不到花竹筏有什么危险。这倒让我心下稍慰。

  还有,逸道长、刑天和剑锋三个老怪物也不见了,我之前用来布阵的那些道门法器后来由于追击沈浩泽遗散在了公墓区,后来是春姑和张晓雨帮我收起的,并未遗失。据她们俩讲,她们走的时候三个老怪物还在原处。因此他们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也不得而知。

  我本来是想回来后好好跟他们请教一下关于道域的事情的,看来只好又要作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