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居天就那么消失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我们弄死它,还是焱哲弄死了它。总之它就那么变成了一滩黄沙,彻底地散于天地之间了,之后也再没有出现过。天生术士最悲催最短暂的龙套就此结束了它的使命。

  我没有过多地去想安居天消失的原因,心里对孙春风和胡煜童的出现既讶异又震惊,但随即也想到,那个我看不到的焱哲所说的“你们也要失去一臂了”是什么意思了。

  当看到孙、胡二人,逸道长等人先我一步急掠过去,当站定在孙春风二人面前时,三个老怪物都是一脸惊色地立在了原地,不敢有别的任何动作。

  在这个时候,我和老叫花子等众人也赶至了坑底,我先看了看母亲和两位姐姐的情况,见她们没事儿,我心里稍安,这才过去看孙春风和胡煜童。

  他们二人是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的,绑他们的是两条金黄色的绳子,身后的立柱上镌刻着极复杂纷乱的纹路,我不认识,但能判断出那纹路并非道门所有。而且,这两根立柱通体呈黑色,像是石墨一般,上面散发着很浓重的阴鬼之气,一入鼻息就让人心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嫌恶感来。

  孙春风看上去比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要年轻的多,以前是个老货,现在则是个颇有几番风度的中年男人,须发也都是黑色的,面色竟也是红润的。想来这定然是我破了花竹筏纳阴之女的身子,才使他又恢复成了阴阳平衡状态的缘故吧。

  不过,人虽然看上去年轻了,但精神却很萎靡,头埋在胸前,头上的绿帽子松松垮垮地耷着,帽子上两条飘带在风里徐徐飘浮,让整个人看上去更显得落魄而苍桑。

  胡煜童的情况也是一样,头偏在一边昏迷着,苍白的唇边还有一丝未曾干涸的血迹。他依然穿着那天我见他时的那件牛仔背带裤,白色的衬衫,卖相真心不错,不过此时的样子着实惨了点儿。看到他,我就想起了大白腿刘心悦,胡煜童在这儿,大白腿不知在哪儿呢。

  三个老怪物站在孙、胡二人面前,眼见着气若游丝的两人,却都定定地立着,脸上挂着惊讶的神色,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

  我问逸道长:“祖师爷,这俩人问题很大么?你们怎么都这表情?”

  逸道长没看我,回答道:“捆住他们的是捆仙索,这两根柱子,是幽冥柱。这俩人,没救了。”

  逸道长此话出口,在场众人无不咋舌。幽冥柱或许有人不知,但捆线索的大名却是家喻户晓的,《西游记》里面孙猴子就被捆仙索捆过,他七十二般变化都拿捆线索没辙,更何况孙春风了!

  至于幽冥柱,全称应该叫九幽十甲冥灵柱,那可是阴司的神物,相传是由佛门地藏王菩萨禅杖所化,一共十根,对应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十天干,十殿阎罗各有一根,类似于东海龙宫里定海神针般的存在。

  不过这只是个传说,真假与否不得而知。假设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总共十根冥灵柱,如今一下子出来俩,是不是可以说明焱哲这鬼货岂不是在阴司已经掌握了两殿阎罗了?

  震惊之余,我问逸道长:“焱哲把他俩捆在这里,是要杀了他们吗?”

  剑锋道长这时长叹一口气说:“恐怕不仅仅是杀了他们这么简单。幽冥柱摄人魂魄,常人沾之即鬼。以春风道人和极阳童子的特殊体质,一旦被变成邪祟,恐怕就直接成为魉王、邪魅一般的存在了!焱哲真是好手段啊。”

  怪不得三个老怪物都不敢伸手去解救孙、胡二人,这幽冥柱如此厉害,谁都惹不起啊。听到孙春风和胡煜童有可能变成魉王、邪魅,我心里也感到万分的震动。焱哲此举,不仅会让道门里失去两个强横的对手,反而会给它自己增加两个厉害的帮手,一涨一消,它的实力自然又要强横无匹了。

  逸道长适才有言:“这两人没救了。”众人此时再闻言,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特别是花夜和花竹筏母女二人,她们对于孙春风这个祖师爷,骨子里有天生的崇拜在里面,如今见祖师爷和极阳童子如此,都是跪伏在了地上,香腮挂泪,恳求逸道长三人救救二人。

  我心里也是想救孙春风的,虽然这老货数次与我为敌,坏事做遍了,但对于整个道门来说,他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他若变成了魉王,将来肯定会成为我们的大敌,即便为了给将来扫清障碍,我们也应该全力出手相救才是。只是,幽冥柱、捆仙绳,这等神物岂是寻常人能够撼动的?

  不过我心里却是有个疑问:既然焱哲能够将孙、胡二人控制,却为何要把自己想将他们二人变成魉王、邪魅的计划暴露给我们呢?这事如果偷偷地干,到时候给我们个措手不及岂不是更好?

  如果不是它十分自信我们拿幽冥柱毫无办法,那就定然还有其它的阴谋!当此时刻,我更愿意相信后者,因此便将心中所想对三个老怪物说了。

  剑锋道长听了也是轻轻含首,点头道:“我也觉得这内里定然有蹊跷之处,只是,春风道长如今昏迷着,他们究竟何以如此我们无从知晓啊。”

  ●0最2新章s3节8h上T酷Q匠√t网8

  这时刑天开口了,他声若奔雷地哼了一声说:“我试试,把这绿帽子先弄醒再说。”语毕便往后退了几步,手中拂尘往胸前一搭,竖起二指开始念起了奇怪的道决来。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暗自腹诽了一下:你也是个绿帽子,竟然还有脸说人家孙春风是绿帽子……

  刑天这一套道决很长,从开始到请道尊言毕,足足念了有三五分钟,待他话音落处,手的拂尘也同时前指,万千青丝顷刻间便如同一枚枚钢针一般,其中数枚从拂尘上脱身而去,“噗噗”几声轻响,那些钢针一般的青丝便扎在了孙春风身上,仔细看看便知,那些青丝所扎之处,尽皆是一个个穴位。

  在那些青丝扎在孙春风穴位上的时候,那条捆线绳陡然亮起了一圈金芒,瞬时也就紧束了一圈,孙春风的老腰纤细极了。

  不过刑天这一招还真是好使,孙春风很快就醒了过来,却不料他张口第一句话竟然说:“快,去救金额灵虎!”

  金额灵虎是谁?我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丢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