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都自发地保护着我,这让我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惭愧,我知道,所有的局都是围绕着我这个阴阳童子所布的,我在紧张地行进的过程中,自己也在心理梳理着进入公墓区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我开始觉得,虽然给我立碑的人是孙春风和胡煜童,但这个真正的布局之人,应该是焱哲才对。

  我这么判断的根据有两点,一是我觉得孙春风虽然牛波依,但他断然没有强大到可以蒙蔽天机的地步。二是我想到了道域,想到了逸道长、刑天和剑锋的消失。之前在死人沟子时,焱哲显身以后是被这三个老怪物逼退的,而我一出了鬼闸就进了道域,我觉得这也是焱哲的一步棋——它打不过三个老怪物联手,所以就把他们先行困在了我的道域之中,以便在收拾我的时候不会横生出其他的枝节来!

  我心里这么想着,便把道域之事和之前在死人沟子里遇到焱哲的事情,跟身边的阴煞阳煞简略地讲了一遍。她们二人是知道道域这回事的,我的讲述先是让她们对我的道域惊叹了一阵,随即也都对我的分析点头赞同,不过越是赞同,她们脸上的浓云也就更重。阳煞明白无误地告诉我:“即便焱哲再度出现时依旧是魂体,我们这些人全都加起来也打不过它。”

  这简直就是个死局,如果布局之人真的是焱哲,那我们这次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的这番分析在场众人全都听到了,但是,现场没有一个人退却的,谁都没有说过一句离开此处的话。连一点儿道术都不懂的大姐二姐和母亲也是如此。她们仨都紧紧地跟着我,脸上清泪直流,二姐更是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但她们却都紧紧地咬着嘴唇,坚强地挺着。

  邪不压正,这是所有人心里共同的信仰。尽管大家都知道未知的危险对我们来说是九死一生的,但所有的人都没有在心里失去了豪气。

  某一刻,当公墓区的阴鬼之气浓重的似乎变成了阴冷的粘液一般时,那处立着我们墓碑的坟圈子里突然景象大变,一股接着一股黑色的旋风陡然拔地而起,直冲天际,风声凄处,夹杂着万千鬼魅令人牙瘆的嘶吼之声,仔细看去,才发现那些旋风根本就是用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的鬼魅组成的柱子!

  我没有功夫去数总共有几个这样的旋风鬼柱,它们一经出现,立即便星布于我们的四周,似乎是在摆什么阵型一样,各自占据了一处节点,之后慢慢地以我们为中心围拢而来。

  大战就此触发,老叫花子当先挺身而立,一手持剑指着一处旋风鬼柱大吼:“何处邪祟,这是要与整个道门为敌吗?”

  老叫花子的道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他的身形在巨大的旋风鬼柱面前显得有些单薄弱小,但是这一份气势却瞬间感染了我,在他此言落声的时候,我紧走了几步也站在了他的身侧,同样持剑以待,手捏指决随时准备出击。

  老叫花子的话没有淹没在风里,他面前的那一股旋风鬼柱在听到老叫花子的话后,竟然略微收了收风势,一道不男不女的声音自其间传了出来:“让你们一众做个有名之鬼吧,某特赦你们通报下各自的名姓吧。”

  这时阴煞阳煞也与我眼老叫花子站在了一起,阳煞当先喝骂了一句:“小小邪祟竟然如此猖狂!”又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打气道:“告诉邪祟,一会儿会是谁将它打成尘埃的!”

  身后众人闻言,尽皆挺胸抬头,报出了自己的姓名:“花夜”、“花竹筏”……老叫花子和我最后报名:“姜宇干”、“李梁”……

  姜宇干李梁,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姜宇干尼娘的节奏?这个通报姓名的办法我好喜欢。

  众人各自通名之后,旋风鬼柱里传来了一声轻蔑的笑声,说:“某就不通报名姓了,入了阴司,你们自然知晓。现在,便由某来结束阴阳童子这一世因果吧。”

  这狗东西不按套路出牌,我们通了名姓它却不说,忒讲不讲道义。而且它的话音一落,四周的旋风鬼柱陡然便加快了速度,顷刻之间,已经离我们众人围拢的圈子不足两三米的距离。

  众人当下也不敢怠慢,各自强招急出,纷纷向着那些旋风鬼柱打了出去。

  面对从未遇到过的危险,众人没有一个留手的,上来便是最强的杀招。老叫花子当先做了一记防守,轻喝一声“谒道尊圣碑”,随即指决变掌打出去的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我们众人的正面立即便浮出了一座犹如实质的高大的青黑色石碑,其上铭刻满了各种道门符篆,在老叫花子舌尖精.血的催动之下,个个泛起了红芒,在我们一众人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暂时止住了袭向我们的旋风鬼柱。

  阴煞阳煞同时出手,两道身形攸忽一下拔地而起,在空中瞬时便形成了一黑一白两道光影,形成了一副双鱼图。我认得此招,当日在观灵寺大殿之中对付恶灵之时,她们用的就是这一招。而且我也知道,这一招最终的结局需要我这个阴阳童子助力,我要奉出精血,化身双鱼图交接处的太极之线。

  因此当阴煞阳煞身形闪出的同时,我也没有丝毫怠慢,当下咬破舌尖,对着黑白双鱼喷出的同时,手持桃木剑,脚踩天玄步跃身而起。

  当我的精血到达阳煞阳煞结成的黑白双鱼的一瞬,陡然毫光大涨,我们周身四围笼罩的那些阴鬼之气陡然减弱了不少,黑白双鱼带着无匹的气热旋转而出,急速地掠过那些旋风鬼柱,一阵阵鬼魅嘶吼声顿时大涨,说不出来的凄厉。伴随着这般嘶吼,旋风鬼柱似乎被绞的阵阵皴裂,其上成片成片的鬼魅身影像是蜕落的墙皮一般纷纷落下,变成了一股黑色的鬼潮,向着众人涌来。

  SY看P正y!版{章节、上W~酷N*匠&$网

  我挥舞着一百单八式天玄剑左冲右突,面对着一个个欺至身前的鬼魅,毫不留情地砍杀而去。我同时口中反复地吟诵着《道尊圣言》,这是最本质的道本典籍,对一切邪祟都有克制作用,面对巨大的危险,我的吟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