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与胡煜童拉开距离的同时,我已经从黄布褡裢里面取了符纸和朱砂笔出来,胡煜童手持法器口念道决向我攻来的这个当空,我已经快速画就了刚刚学会的遮天符,照着胡煜童打了出去。

  胡煜童自然是要防的,见符打向他的时候,他的身形也略微收了一下,就是在这个当空,遮天符周边一阵震荡,空气似乎波动了一瞬,刘心悦陡然便显出了身来,满脸含泪地奔着胡煜童扑去。

  这个刘心悦自然不是真的,是我用遮天符幻画出来的。适才对敌之时,我就已经想好了这一招,拿刘心悦先把胡煜童整懵了再说。其实我是打算把孙春风也幻化出来,让他和刘心悦当着胡煜童的面搞点儿见不得人的事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五行僵尸都在场看着呢,上次它们看见我和小蛇**就学会了,这要再看一次直播,只怕小水还没长开就成了水嫂了。

  胡煜童果然懵了,遮天符的幻像在不同人眼里看到的情景也是不一样的。被遮天符打向的人会自陷幻境之中,一切如同真实的一般。而没有被打中的人看到的,则跟看电视差不多,虽然会觉得惊奇,但自己心里知道那是假的。我这还只是刚刚学会,对遮天符的掌控不稳,画符的笔力也不够雄厚,因此所能制造出的幻境也非常有限,而且持续时间很短。如今我这道符术还是很厉害的,后面会不断地用到,诸位道友尽情期待吧。

  遮天符持续时间虽短,但整懵胡煜童已经足够了。当“刘心悦”向他扑去的时候,胡煜童的双眼顿时瞪了起来,吃惊地问:“心悦,你……”

  话音未落,“刘心悦”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胡煜童之前已经拿好了法器,道决也念完了,身形前扑,正是进攻之势,被“刘心悦”这迎面一扑,恶心法器上打出的力道便全数击打在了“刘心悦”的身上,这个时候,遮天符的幻像也随即结束了,“刘心悦”化成了点点光华四散而去,胡煜童便呆若木鸡地立在了原地,估计是以为他自己真把刘心悦给杀了呢。

  {更E新%最;G快/上X酷9J匠●☆网k》

  我等的就是现在,那会儿丢爷已经找了绳子来了,我接过绳子便冲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胡煜童捆了个结实。待这货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我们绑到另一根柱子上了。

  这样一来,刘心悦和胡煜童二人便都被绑到了柱子上。我松了一口气,拍拍手来到胡煜童的面前,斜睨着眼挑衅:“现在你还有啥招吗?说,怎么救那些村民,不然老子让你尝尝厉害。”

  胡煜童此时已经知道着了我的算计了,气哼哼地骂我:“阴阳童子怎么这么无耻,尽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我说:“不下三滥的手段已经把你打败了,你不服我有什么办法?废话少说,快说怎么救人。”

  胡煜童听了,却把脑袋偏到了一边,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我就看不惯这个,看来不施点儿手段他是不会松口的。

  可是用点儿什么手段呢?

  我向伟大的丢爷征求意见。丢爷连一秒钟都不想,坏主意张口就来:“放血,挠脚底板。”

  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我觉得太轻了,不过瘾。丢爷这会儿认真想了想,然后跑到我耳边悄悄说:“弹它牛.牛。”

  卧槽,破猫你是母的好不好,能不能不这么不要脸!不过这个主意我好喜欢,因为连我听了都觉得菊花发紧,这要是给胡煜童用了,他还不得欲仙欲死啊!

  主意我采纳了,但却糊了丢爷一巴掌,让它带着小蛇回避到一边去,丢爷老大不愿意,说“怕我知道你比人家小啊?”

  我语塞,我暴走。不过我忍了,丢爷倒是也没有纠缠,扔下那么一句无良的话后就拽着小水走了。剩下四个小僵尸和远处的小蛇、刘心悦还在,我想了想,让小蛇把刘心悦放了,让她俩也回避了。

  事实证明,刘心悦就是个普通人,不会丁点儿道法。

  人都走了,邪恶开始。具体过程我就不详述了,我拉个把椅子坐在那里看着,四个小僵尸执行了对胡煜童惨无人道的弹牛.牛刑罚。它们的执行很有创意,比如在弹的基础上还融合了拽、掐等高难度动作,胡煜童被折磨的先是骂,后是叫,然后是各种求饶,到后来不等我问,连还没把刘心悦搞定这种糗事都交代了。

  信息量有点儿大,容我一件件讲:先说胡煜童为何来这里的原因。真如他所说,他是孙春风派来的。而且派他来的时间很蹊跷——早在半个月前,也就是七婆子尚未在升子屯出现的时候孙春风就已经派他从湖南出发了。这说明孙春风这个老帮子一早就知道升子屯会出事,我由此想到,七婆子是焱哲派来的无疑,而孙春风却提前知道这里面的隐秘,是不是可以证明孙春风跟焱哲有勾结呢?

  关于这一点,胡煜童信誓旦旦地否认了。他也知道焱哲的存在,而且言称焱哲是整个道门的公敌,孙春风绝对不可能与焱哲沆瀣一气。

  我对此事将信将疑,但相信胡煜童说的定然是真的。

  关于怎么救那些受了鬼祸的方法,说来其实特别简单:刮骨。也就是说,别害怕,把那些焦酥的皮肉撕着扔了就没事了。我开始的时候不信,腿上的还好说,可胸腹部的皮肉如果撕了,那心肺肠子都会跑出来,这还能让人活?

  胡煜童说这是孙春风教他的,他还告诉我,这个鬼术其实就是考验人心智的,看你够不够狠而已。那些焦酥皮肉其实是障眼法,并不是真的皮肉,而是类似于我的幻像一样的玩意,真正的皮肉其实是还在的。

  知道了这个真相,我不禁有些丧气,我有天眼,按道理是可以看透一切鬼术本质的,但是阅历太过浅显,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深想。如今回忆一下,第一次见到牛东升腿上的情形时,确实是发现焦酥皮肉下的骨骼是其实是有异的,有一股鬼气在其上游走,若时仔细辩别的话,应该可以发现端倪。但我当时只是想当然地把那当成真皮真肉了。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桩事让我犯了愁:胡煜童此来,不仅是想要带走五行僵尸,还奉了孙春风之命,要让胡煜童当那个给花竹筏这个纳阴之女的破身之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