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孙春风这老货长得还是不错的,四方脸、大眼睛,鼻直口阔,面容坚毅,乍一看去,气质委实不凡,如果不论他头戴绿帽和所修之道尽是淫邪之法的话,这货还是算得上一个标致的老头儿的。

  (酷ao匠网}永y久Vk免8费8看9+小说m

  一般情况下,形容流氓总是以色眼色相、尖嘴猴腮这样的词来形容的,孙春风是个流氓不假,但他的长相比正经人还要正经些,而且是那种特别凶厉的面相,如果派丫去演电视,妥妥的反派大佬。

  他是阴灵宗的开宗祖师,用阴煞阳煞的话说,是天玄宗天生的死敌,自打孙春风创道那日起,因为道法的不同,两个宗派就一直是对立的。尤其是,老叫花子说过,这老货跟逸道长、刑天不同,他是真的活着的老怪物。

  在这远在河北的山上,这老货突然的出现,让我立即就证实了之前的猜想:恐怕就是他故意折腾我大姐引我前来的。一个跟逸道长平起平坐的所在,而且还是活人,把我引到这里来做什么?总之我知道,这老货定然不会给我什么好果子吃。

  家乡有句话叫“弯了弯是根榆棍儿,怂了怂是个男人”,看到孙春风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自然是惊惧异常的,脑海里闪现过赶紧逃跑的念头,可是想想那也是徒劳的,当下就心里一横,不管他多牛波依,就算弄死我,我也得死上个轰轰烈烈的。

  孙春风一飞到我近前,先是玩味地绕着我看了一阵,这才问:“认得我吗?”

  我挺了挺胸脯,抬头迎着他凶厉的目光答:“认得,你是绿帽子老道孙春风,阴灵宗的祖师爷。”

  我以为说他绿帽子老道他会生气的,没想到这老货却反而笑了,说:“阴阳童子好胆识嘛,知道是我,还不害怕吗?”

  我承认:“怕。但无所谓,你要想杀我,那你也得掉层皮。”

  我此话一出口,立即就惹得孙春风一阵哈哈大笑,他手里握着的是一个黑中泛着金色的法器,大致模样有点儿像是花夜和花竹筏用的黑骷髅,大约尺把来长,怎么形容呢?那个法器的样子咋看咋像个硕大的牛.牛,顶端上的不是骷髅头,俨然就是一个龟.头!如果是搁现在,我会一眼认出就是个女人拿来爽的健慰器,但那会儿多纯洁啊,心说这老货真变态,拿个假牛.牛招摇啥。

  孙春风笑了一阵,拿他的变态法器指着我说:“还想让我掉层皮?你们祖师爷逸道长亲自来了也不敢跟我说这话,你信不信,我就站在这里不动,也能把你打的渣的都不剩?”

  我说:“逸道长不敢说是他的事,我敢说。就算你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孙春风嘲笑道:“阴阳童子你记着,道爷我要杀你,你连做鬼的机会都不会有。”又说:“可我现在还不能杀你,谁让你是道门的希望呢。不过我费这么大劲把你引到这里来了,那你好歹也得让我用用。”

  我沉声问:“你想要我做什么?”

  孙春风说:“借你的精.血一用。”又换了一副奸笑的表情,猥琐地说:“放心,你会很舒坦的。”

  他对我说完这句话,忽闪一下便跳飞开了,几乎是眨眼之间便没入了山林之中不见踪影,我心里讶异,这老货怎么出现这么一下又突然走了?正准备就此跑路的时候,他却忽闪一下又回来了,只是,他的身边却是多了一个人——我那许多时日不见的同桌,花竹筏!

  见到花竹筏,我立刻就懂了孙春风所说的“借我精.血一用”是什么意思了,花竹筏之前就跟我说过,她要得到我的精.血,破了她身上那股尸气。却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竟然找了孙春风这个祖师爷亲自出手。

  一年不见,花竹筏的模样有了些变化,看上去比之前水灵了许多,该长的都长了,前凸后翘的,也算是个赏心悦目的美女。我冷笑了一声问:“老同学,好久不见了。”

  花竹筏的脸色有些羞红,轻嗯了一声,才嗫嚅着说:“李梁,我知道你对我有许多成见,但这也是我们师门的大事,我也做不得主。”

  我未曾搭言,孙春风却冷哼了一声,斥花竹筏道:“跟他讲什么客气?我在这里,你就当他是黑骷髅,拿来用便可。”

  我有些恼了,特么的把老子看成啥了?正想开口骂两句,孙春风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绿色的袍袖一甩,便将和花竹筏两个裹挟了进去,就跟《西游记》里镇元子拿袖袍兜走唐僧师徒一样,我和花竹筏就那么被他带离了地面,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他这番举动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待我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离地了。宽大的袖袍紧紧地把我和花竹筏裹了个脸对脸,让我们动弹不了分毫。我的胸前被花竹筏的两坨挤着,应该是很旖旎的享受,却让我心里说不上来的厌恶,手动不了,便拿眼瞪着她,表达了无声的抗拒。花竹筏脸色羞红,把头侧到一边不去看我。

  正当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地面上一声轻啸,我低头看去时,愕然便见小蛇突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变身成了一条青黑色的巨蟒,就跟当日她渡劫时的模样一般无二,昂着蛇头直冲孙春风而来。

  我看不到孙春风是什么表情,但是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陡然一震,飞掠的身形停顿了一瞬,随即便飘然落地。我和花竹筏也同时从他的袖袍之内脱出了身来,我放眼四顾,发现这落地之处正是之前的那块大青石旁边。

  甫一落地,孙春飞当先手持他的变态法器飞身而起,迎向了直线一般冲过来的小蛇杀去。小蛇无所畏惧,身形未曾停顿片刻,在即将迎上孙春风的时候,巨大的蛇身陡然一旋,犹如一股黑色的旋风一般,将孙春风卷入了其中,天空上,一圈黑影间夹着一绺绿色的身影,就像一个陀螺一般极速地旋转着,我看不清战圈里面的情形,但能听到一声声闷腾腾的响声,和小蛇不时发出的痛苦哼声。

  我没想到的是,小蛇的变身原来不仅仅是七八米长的蛇,还能变成渡劫时那条巨蟒的样子。想来这一次她定然也是意识到了极端的危险,因此才将自己变得如此强大。

  但从战圈里发出的那些声音来判断,我知道小蛇的处境并不好,当下心里又疼又急,快速地思考着对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