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叫花子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气力了,但他还是咬着牙艰难地对众人说:“我想再吃顿好的。”

  #‘酷匠8网wn首d发a…

  以往听到他这么说,我会觉得他一点儿正形没有,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这可怜巴巴的一句话,顿时让我眼里的泪水奔涌而出。我哭着说:“师傅你坚持一会儿,我一定让你吃到好吃的。”

  春姑也在一边哭着承诺:“你坚持住,我这就安排。”说完了便站起身来对身后的张晓雨说:“去,让她们准备好饭食,全部要最好的!”

  张晓雨应了一声,急急地跑出去吩咐了。这时老叫花子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却是对丢爷说的:“丢丢,今天的好吃的,你能不能不跟我抢?”

  他这话让我有些愣,不过我这师傅一向逗.逼,因此我也就没想更多。但是丢爷的表现却有所不同。之前它看到老叫花子倒下去的时候,也是第一时间就围拢过来了,虽然不曾言语,可是从它的眼神里能看出它的紧张来。然而,当老叫花子这个要求提出来的时候,丢爷立即就恢复了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当下也不站着了,把肥胖的身子往地上一卧,摇头猫脑袋拒绝道:“不行。你都要死了,不知道春姑会给你做什么我没见过的好吃的呢,这种机会丢爷我不会放过。”

  我觉得我是应该生丢爷的气的,可是听它那说话的腔调,心里却没来由地想要笑一下。或许,在老叫花子行将就木的时候,丢爷这种本真的表现更能显得温情些吧。

  老叫花子笑了,面容很苍白,嘴唇也仍旧轻颤着,听到丢爷的话,他苦笑着说:“就算我死了,也拿你这只破猫没办法。”

  丢爷白了老叫花子一眼,却伸出一只爪子捅鼓了一下春姑,说:“漂亮的老妖婆子,赶紧去催一下啊,这老不死的快不行了呢。”

  春姑听了,又嘘声长短地嘱咐老叫花子一定要坚持下去,之后便急急地起身出去了。令我感到讶异的是,就在春姑刚刚出门的时候,阴煞阳煞也同时站起了身来,阳煞倒没什么,笑了一下就坐回了座位上,而阴煞却显得有些气恼,竟然在老叫花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脚,骂:“你还是快死吧,永远都没有正形。”

  阴煞这话说完,老叫花子笑了,我却懵了。虽然老叫花子的脸色还是那般苍白,嘴角还挂着血丝,但我还是意识到,我又被这老货耍了——他没事儿。

  我心里奇怪,问老叫花子:“师傅,你不是心口裂开了吗?心口精.血都喷出来了,没事儿?”

  老叫花子苦笑了一下,正准备说什么呢,但话头却被阴煞截了去:“姜宇干,这事儿你恐怕还得谢黑娃儿吧?”

  我更疑惑了,谢我做什么?

  老叫花子这时说:“是啊,是该谢谢我这乖徒儿。”又转而以慈爱的眼神看着我续道:“你记得上次在文殊庙的事吗?”

  我当然记得,我跟自己赌了一把,以牺牲我和老叫花子两条命来破了泽天夬陷阵的变卦,以“否极泰来”的卦意救了老叫花子一命,自然不可能忘了。

  老叫花子解释道:“现在看来,当时你想到的那个否极泰来,不仅仅是救了你我的命,还修复好了我们师徒用过一次心口精.血的大厄。如今为师的心口确实破裂了,但过了这么久还没有死这就是已经死不了了。”

  真没想到会是这样!之前否极泰来的时候,我只以为我们俩保住了命,却没想到这个“泰”连我们一生只可使用一次的保命手段也给修复了,倒是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沈浩泽了。

  老叫花子好了,众人也都一阵轻松,此间诸多疑团就此解了,我虽然知道老叫花子确实答应以我换取阴灵宗找到的极阳童子,但我相信他只是权宜之计,不可能怪他。至于极阳童子对我造成的威胁,那便走一步看一步吧。阴煞阳煞说过,阴灵宗的目的只是毁了我们天玄宗,却断然不会对我这个阴阳童子下死手,因为,我是整个道门的希望。

  春姑在出了婚房不久也反应了过来,那么大年纪的人了,还当着我们的面撒娇似的捶了老叫花子几粉拳。现在回想一下,那副场面倒是充满了温馨,写到这里,我想起一副特没节操的对联来,正好可以描绘一下老叫花子和春姑的事情:上联:新人新井新钻头;下联:越钻越深越出油。横批:月明松(月日月松)。老叫花子和春姑虽然都老了,但家伙什是新的……

  算了算了,打住吧,节操碎了一地。

  此间事了,也算皆大欢喜了。可是我却有一桩头疼事:阴煞不顾老叫花子和我本人的强烈反对,当众宣布将我与张晓雨指亲,十三年后,春姑六十岁时我要与张晓雨完婚。这就意味着,我得把阳元保留十三年,到时候一鼓作气地送给张晓雨这小娘皮!

  说到这里,好多道友也许会问:你当初已经跟给你解阳毒的女鬼啪啪啪过了,哪里还有什么阳元?这个问题我要解释一下:女鬼毕竟是女鬼,是魂魄体的,虽然那种感官上感受是真实的,但并不泄耗我的阳元。言简意赅地解释一下:虽然我睡了女鬼,但我还是个处。就是这么任性,你能咋滴?

  关于让我空守十三年阳元,到时候全给张晓雨这件事,我是绝不能答应的。就算我答应,各位道友也不能答应不是?而且,我真心不喜欢张晓雨,因为她太牛了!因此,我与老叫花子私下商量,绝不能让花子门得逞。

  老叫花子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向敢于日蛇的许仙大神学习,先把小蛇办了,破了阳元,张晓雨就不会纠缠我了。反正小蛇这些日子对我总是一副索欢的样子,大家都明白,就不妨成全了她。她虽然来自阴司,但变了人形就有了阳气,跟她睡和跟普通人睡是一样的。

  这个决定让我激动不已,老叫花子作事雷厉风行,我俩一旦商量好,他的意见是:现在就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