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煞说要借我的心口精.血,这让我为难了起来。我的心口精.血在之前与魑激战时已经用过一次了,老叫花子跟我说过,取心口精.血对敌,是道门之人的保命手段,一生只能使用一次,不然就会导致精.血枯竭,轻则道基损毁,重则身死道消嗝屁朝凉。

  看着地上面容苍白的阳煞,我心里纠结了一阵,最终咬了咬答应了她,并问:“要怎么用?是我取给你还是你自己取?”

  阳煞是被我所伤,他如今有险,我救他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是天玄宗传承了无数岁月的极阳童子,假如他因为我而死了,我的罪责怕是偿命也不够的。正是因为有这些想法,我才在犹豫了一阵之后答应了阴煞的要求。

  听我这么说,阴煞眼神定定地看着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躺在地上的阳煞抓住了阴煞的手,急切地说:“万万不可,玉儿,你不能这样!”

  那时,我的心里有一种很决然的心态,尤其是看到阴煞眼神中的质疑时,觉得有一种自己被看轻了的感觉,当下也没有言语,起身到适才荼魂恶灵消逝的地方拣起了桃木剑,咬了咬牙,就要拿剑往自己的心口扎去,但我的剑还未曾横起,先是丢爷喊着骂了一声:“黑娃儿你傻了吗?”,同时,在丢爷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适才一直跪在阳煞身边的阴煞便攸忽一下飞身过来,我只觉得眼前白光闪了一下,一股奶味儿袭鼻的同时,手中的桃木剑也应声落地。

  我愕然抬头的时候,阴煞她冷冷地瞥了我一眼,说:“永远都是这么鲁莽冲动,你什么时候能变得聪明些?”说完了又低下身子把桃木剑拣了起来,远远地扔给了我,又说:“你老爹的魂魄还在空中散着呢,先把它们收起来再去死吧。”

  阴煞说完了便不理我走了。她的话让我心里有些刺痛,因为这一次我是确实想取了心口精.血帮她的,要知道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心里是经过我多大的纠葛的,可反而换来了她的冷言相对,心里不禁就觉得有些委屈。

  /酷-匠m网首!》发N&

  可是终归是自己做的错事,再委屈也只能自己咽下去。她说让我先把老爹和两女的魂魄先收起来,可我却有些愣怔,这些魂魄光团四散在正殿的各处,看上去杂乱无章。我站在原地想了很多关于专门针对于魂魄的道术,我决定试一试回魂术。

  回魂术是一样非常常见的道术,有一些襁褓之中的小孩在被大人带出去游玩的时候,有时候会莫名地受到一些惊吓,回到家后就一直哭闹不止。一些有经验的老人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拿一件孩子的衣服出去,在孩子去过的地方、走过的路上喊着让孩子回家之类的话,待回到家里以后,这个小孩就停止了哭闹。民间说把这个称为“喊魂”,认为孩子太小,魂吓丢在了外面自己找不回来的缘故。其实这就是一种简易的回魂术,也是有些效果的。

  但这种方式只是针对于生魂,生魂与鬼魂亡灵是两个概念,我想要施展的回魂术,就是道门里专门针对鬼魂亡灵的道术。之前老叫花子给僵尸闫保家回魂的时候曾经用过。但那时闫保家是有尸身的,如今老爹和两女的尸身不在,所以我要施展回魂术,有一样东西就必不可少,那就是引魂幡子。

  引魂幡子上要写明所招之魂的生辰亡日。若是这两点都不清楚的话,至少也得知道对于这个魂魄比较看重的东西,比如他生前的一些喜好、憾事、喜欢的人等等,这些被统称为执念,回魂的要将这些执念跟聊天似的说出来,这样便能吸引处在浑噩之中的失魂落魄,将之聚于引魂幡下,最后相合一起。

  一个鬼魂亡灵就要对应一个引魂幡子,因此我首先要做出三个引魂幡子来。在正殿内四处看了看,三清祖师塑像前挂着一些黄色的帷幔,那只是做装饰之用,正好可拿来一用。我扯下其中一条来,用虎爪勾子将之一分为三,又将三块帷幔各自裁成了宽窄相当的布条,扎成了三绺分开摆好了,这才拿过朱砂笔,打算在其上写下三道魂魄的生辰亡日或者执念。

  父亲的生辰亡日我自是清楚,因此引魂幡子也做成的最快。任秋怡的生辰我不知道,但因为她的死亡正是我初中开学不久发生的事情,因此倒是可以把她的亡日推算出来,写下亡日,我又怕起不到作用,想了想,又把她父母的名字也写了上去,屯升乡不大,她的死曾经轰动一时,她父母姓甚名谁几乎全乡的人都知道。

  父亲和任秋怡的引魂幡子就此做好了,但是那个给我解了阳毒的女鬼的我却不知道怎么写,老叫花子当初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道游魂了,后来被刑天盗去养成了魑,又主动被我化了恶念,关于她的生辰亡时我是一点儿信息都没有的。而且我跟她相处时间也极短,旖旎的一夜,我被阳毒折磨的只懂得不断索取,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收入了养灵罐里,几乎没有过任何交流,因此根本不知道她有什么执念。

  我拿着朱砂笔踌躇了很久,最终怀着极为忐忑的心情,在她的引魂幡子上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阴阳童子李梁(小名黑娃儿)诚心向你道歉,你帮了我,我和师傅却忘记了将你超度轮回,害你被人养成了魑。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跟我来,我一定会让你去轮回的。”

  写完了这些,我心里依旧忐忑,对能不能将她的魂魄聚拢这事,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我第一个举起的是老爹的引魂幡子。我跪在正殿的中央,先对着四方各磕了三个头,颤声喊了几声:“老爹,跟黑娃儿回家吧!”之后,便把引魂幡子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掐起了二指决,口中念了一段回魂决:“魂兮魄兮,归去来兮;善兮恶兮,易斯言兮……”

  随着我回魂决的语调,正殿之内那些悬浮在空中的淡黄色魂魄光团立即便轻轻地颤动了起来,其中一部分慢慢悠悠地向着我的方向聚拢而来,我知道,这是老爹的魂魄要聚在一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