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蛇说崔银琦在山神庙里,而且只有一张脸,这让我们几个都是一惊。崔银琦如今已经不太害怕小蛇了,她瞪着眼吃惊地问小蛇:“小蛇你瞎说什么呐?我不是在这里吗?”

  小蛇没说话,丢爷却答话了:“一定是人皮面具!怪不得你在圆光术里看见崔银琦被你老爹抓走了。这是有人故意引你的。它们进不了观灵寺,就整了这个人皮面具糊弄你。”

  我问丢爷:“人皮面具是什么东西?也是邪祟搞出来的吗?”

  丢爷肯定地说:“肯定是邪祟。如果是道门里的人,他们完全可以进观灵寺里,真的把崔银琦抓走。至于人皮面具,那是专门用来迷惑人的,极其邪恶。因为所用的人皮,一定是从活人的脸上生揭下来的。”

  丢爷的话顿时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从活人的脸上生揭面皮,这样的邪恶当真是令人惊悚!

  丢爷又向我们做了更进一步的解释。原来,人皮面具只是一种称呼,其实它说穿了是一项幻术,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邪门道士搞出来的,先从活人脸上生生地揭下脸皮来,以积聚大量的怨恨之气。这些怨恨之气本身是负面情绪,属阴。但它沾染的气息却是活人的,属阳。邪门道士以特殊的道术将人脸皮上的阴阳合一,便形成了一个充满了怨恨气息的怪胎。这个怪胎本身不具灵智,但它可以幻化成邪门道士所需要的任何人的样子,而且惟妙惟肖。

  只不过,这种怪胎也有一个限制,那便是只可使用一次。也正因为如此,这项邪术才被公认为极邪之术,一个怪胎就是揭一个人的脸皮,那得有多少活人要遭此劫难啊!这几乎是所有道门中人所不耻的事情,已经是绝迹数百上千年的东西了,却没想到如今竟然又重出江湖了。按照丢爷的话说:“估计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个祸害的。”

  对于祸害一说,虽然难听,但我自己也深以为然。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邪门道士用了一个人皮面具,目的就是要把我引到黄草坝去,不管他是什么目的,总之是针对我的。这就意味着有一个活人因为我被生生地揭了脸皮,我不算祸害算什么?

  只是我心中疑惑,首先,这个邪门道士会是谁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刑天,因为只有它在黄草坝等我。但是,我却也是第一个否定了他,因为他一个跟逸道士一样的老怪物却被我用凡人打架的办法制的服服帖帖,这说明他道术再高,面对凡人时只能是个渣,所以揭人面皮这种事情他断然没有能力做到。

  可是,除了刑天又会是谁呢?这个人把我引到黄草坝去,一定是他早先就得知道了刑天在黄草坝等我的事情。而我当晚在黄草坝前前后后的各种遭遇,却并没有他人的出现,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和丢爷、小蛇都围绕着这个问题想了很久,也讨论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想到什么头绪。因此我不得不改变行程,先去山神庙看看再说。当下再度又返回了观灵寺,把老爹和那个女鬼的养灵罐在正殿三清祖师塑像前放好,又换了一些法器,交代了崔银琦关好寺门不许出去,这才带着丢爷和小蛇匆匆向山神庙赶去。

  山神庙其实就是个四处漏风的破屋子,听说以前香火也算是旺盛,但是“破四旧”的时候被人破坏了个底儿朝天,土地爷的塑像也早就没了,破屋子里只有一个土台子,曾经的神庙,早就变成蛇虫鼠蚁的窝了。

  我们仨到山神庙的时候正值正午太阳毒的时候,天上的太阳火辣辣地烧着,阳历七月份的天气,正是酷热难挡的时候。我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是蓝色的确良的长裤。好像那会儿农村也不兴穿短裤什么的,反正我是记得那天裤子被汗水贴在腿上,又热又痒的极为难受。

  我之所以写我的穿着,并不是水字数骗各位道友,实在是这身穿着当天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小蛇首先在前面开路,第一个进入了山神庙的破门,拿蛇脑袋向一个方向点了点说:“在那儿。”

  我和丢爷循声望去,果然看到“崔银琦”的脸被贴在斑驳的破墙上,显得极为诡异。那张脸跟崔银琦本人一模一样,眉眼、表情、发式等等完全都与活人一般无二,尤其是,她的眼睛会眨,嘴巴会笑,我们看向它的时候,它跟真的崔银琦一样,给了我一个甜甜的笑,那一瞬间连我都觉得有些恍惚。

  然而,它只有一张脸贴在那里,你能想象那样的即视感吗?尽管她笑的特别甜,但还是让我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我不确定这张会笑的嘴巴会不会说话,试探地问:“你是哪儿来的?”然后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脸看。

  突然,“啪”的一声脆响,我的脸上莫名地一记吃痛,惊愕地回头,却见丢爷抬着一只爪子一脸鄙夷地说:“白痴啊,你见过会说话的面具?”

  尼玛,这猫货就是赤果果的报复啊!我忍不了,伸手也糊它一巴掌:“那你见过会自己笑的面具么?”

  我没糊到丢爷,这货在我伸出手来时就从我身上跳下去了,几步跃到贴着那张人脸的墙上,一爪子就把人脸揭了下来,之后叼在嘴里又蹦了来回,把人脸扔到地上说:“看吧,这就是人皮面具。它现在就是单纯的一张皮,已经是个废物了。”

  L_更新Nu最=8快Ss上%j酷P'匠ER网f

  “崔银琦”仍旧冲我笑着,似乎眼珠子都会转动一样,我怎么看它,它就怎么看我,整得我心里一阵发毛。我问丢爷:“这人皮面具不应该是从谁脸上揭下来就像谁吗?怎么始终都是崔银琦的样子啊?”

  丢爷又一次鄙视我说:“不懂什么是幻术?不懂什么叫一次性?刚开始的时候它是本来的样子,但后来幻化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改不了的。”

  我懂了。但心里同时又想:人皮面具出现在山神庙里,是不是说明这里就是那个邪门道士施邪术的地方呢?当下没管地上的“崔银琦”,在土地庙里四处打量着。

  也就是在此时,我汗涔涔的腿上突然传来了一股极其阴冷的寒意,低头看下去时,愕然发现那条的确良的裤子上竟然挂了一层薄冰,似乎是瞬间就被冻住了一样,在腿上硬撅撅的。

  而且,原本在地上的“崔银琦”的脸,竟然凭空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