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想到刑天竟然是被我无意之中放出来的,按照他的说法,他的魂魄被人拘在了那枚玉片之中已经无数岁月了,就跟孙悟空在五行山下等着唐僧似的,他等的竟然就是我这个阴阳童子。那天当我被丢爷逼的天眼异变时,正巧玉片就在我的手中,阴阳童子的气息破开了玉片上的禁制,这才让这鬼货逃出生天。

  关于他为什么要恩将仇报,反而养了魑杀我的事,他的说法是:“我是你放出来的不假,却也是因为上一任的阴阳童子被关进去的。世仇,不死不休。”

  好吧,老子是代人受过。不过这鬼货被人下了诅咒,只要我不用道术,他对我一点儿招都没有,反而被我制着命门,他不敢怎么造次,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只要我一伸手准备揍他,他立即就拿老爹的魂魄相威胁。可是我数次催问老爹魂魄的地方,这鬼货却总是支支吾吾,被我逼急了,他才气哼哼地说:“我得先安全了才能把你爹的魂魄给你,不然道爷怕被你这小屁崽子暗算了。”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我顿时也思索,要不要趁此机会把这鬼货给弄死?反正是世仇,将来估计少不了麻烦。可是老爹的魂魄在他手里,我有些投鼠忌器,想了想,只好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在保证老爹没事的前提下,如果真的能弄死这鬼货,那一定是极好的。

  我又逼问了他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他的来历、他跟丢爷的仇怨等等,不管是真是假,这鬼货都一一回答了。接下来就谈到了把老爹魂魄给我的事情,刑天把拂尘在空中一抖,平地上多了一个跟养灵罐差不多的拙朴罐子来,动作跟《西游记》里的老神仙似的,他对我说:“这是安魂钵,里面有你老爹的一魂五魄,剩下的一魂一魄我走了以后你在这里自己找。”(人有三魂七魄,死了以后,带走的魂魄是两魂六魄,还有一魂一魄在尸身上永存。之前老安讲过的,喷子去面壁)。

  (6酷lr匠Y网`唯一《正,¤版R,#☆其D他{都是盗…(版S}

  我有些担心这鬼货骗我,又掐着他脖子逼他说出剩作一魂一魄的具体地方,可是这鬼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反正是死,拉着你爹垫背总比自己上路要好。”我对此也没辙,只好按他说的,先让他离开。

  我真后悔,当时就应该检查一下那个安魂钵,里面到底是不是老爹的一魂五魄,不然也不至于让这鬼货钻了空子——

  刑天顺利地跑了,跟他的出场方式一样,他在离我三五米远的地方念了一阵道决,然后空气中一阵扭动,他就在原地消失了。直到我看不见他了,这货才在不知什么地方跟我传音:“傻货,安魂钵里就是你老爹的完整魂魄。阴阳童子,咱俩后会有期。”

  真没想到这鬼货这么狡猾!竟让我错过了杀他的绝好时机。不过这样也好,老爹的魂魄完壁归赵,也算了了我的一桩心思,当下也就没有太过气馁。

  丢爷之前被困在“黑猫琥珀”里动弹不了,随着刑天的离去,它身上的禁锢也解开了。它虽然被困在里面,但对外界的事情都清楚地知道,因此出来了也没有再想着追刑天什么的,颓废地坐在了地上,眼里闪着仇恨的光,嘴里碎碎念:“这狗玩意又厉害了。”

  丢爷之所以跟刑天这么大仇,是因为他的前主人被刑天害了,而且也是拿刑天养的魑害的。这里面有两点我觉得解释不通:首先,刑天说他的养魑之法是在阴司悟出来的,这就说明他害丢爷前主人的时候,一定是在刑天成了鬼以后的事情。其次,如果刑天真的是拿魑伤了丢爷的前主人,那丢你应该对魑十分了解才对,但是这其中许多秘辛它为何一无所知呢?上一次遇到魑的时候,许多隐秘的事情都是花竹筏告诉我的。

  由此我又想到,丢爷存在的年月极久,见识倒也不少,可它还是有好多事情说不上来,比如不认识霓裳魅影、没听过道门之人能养魑、不知道为何不能用道术与刑天对战等等,有些时候它知道的还没有小蛇多,这不禁让我怀疑,这货以前是不是只知道吃了?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经历吗?比如被抹了记忆之类。

  我把老爹的安魂钵也收到了黄布褡裢里面,跟那个女鬼的养灵罐放在一起,我心里已经想好,等明天回去以后,略略修整一下就带老爹回家,风风光光地安葬了他。至于那个女鬼,这一次绝然不能大意,回去立即就作法超度她。

  做完了这一切,就在我和丢爷小蛇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崔银琦呢?

  在观灵寺门之前,我用圆光术亲眼看到她被“老爹”抓走了,可是经过了这一番激斗,我却始终没有看到崔银琦的影子。之前疑惑的事情太多,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给忘记了!心里不禁恼恨起自己来,也许正如丢爷所言,我这阴阳童子体质特殊,智商也很特殊……

  我带着丢爷四处寻找了一阵无果,又抓了一些孤魂野鬼审问,它们都未曾见过崔银琦的面。随着寻找的时间越长,我的心就沉的越低,我和丢爷、小蛇寻了一夜,全都疲累不已。圆光术也用了许多遍,但一直到山下传来了鸡啼声,天光大亮了,崔银琦依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万般无奈,我只好先带着丢爷回观灵寺里再作计议。谁知道刚进了寺门,便见到了正坐在正殿门口倚门昏睡的崔银琦。我心里疑惑不已,赶紧过去推了推她,她当即就醒了,一醒来就嗔怨地说我:“你一晚上跑哪儿去了,急死我了。”一看我和丢爷浑身的血污,又紧张地问:“怎么流这么多血,赶紧的,我给你敷点儿药!”说着就要拉着我去住处。

  我哪儿顾得上这个,拉住她问:“你一直在观灵寺里?”

  崔银琦扑闪着大眼睛回答:“没有,我见你不在,满山遍野地找了你一宿,后来找不到就在这里坐着等你了,不曾想竟睡着了。”

  我又问:“你没遇到什么危险?”

  崔银琦说:“也没啥大危险。本来我想去黄草坝找你的,还没走过去,就听到里面鬼哭狼嚎的,吓得我赶紧跑回来了。”又问:“你不会是真的去黄草坝了吧?那里听说可邪门呢。”

  看样子,她确实没有被“老爹”抓走,可是,圆光术里看到的,也能骗人不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