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了丢爷的解释,我当即就问它:“你怎么知道我跟黑老虎打过?而且还知道我眉心里曾经射出过一道蓝光?”

  丢爷被我这么一问,顿时愣了。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片刻,继而说:“都这么晚了,你是不是该上自习啦?迟到了又要挨教杆了。”

  这货不想回答我,在顾左右而言它。这不行,我得问清楚!当即沉下脸来,一只手攥住了它的两只前爪子威胁它:“不许打岔,你今天得跟我说清楚,不然……不然我就再验一次你的公母!”

  丢爷被我吓到了,当即两只后爪子使劲儿蹬着,把尾巴又卷起来紧紧地贴着肚子,也出言威胁我:“你敢!看我不咬死你!”

  我继续威胁:“我有什么不敢的,上次我已经看过了,今天不过是再看一次而已,你有什么好害怕的。”这么说着话,我就作势用另一只手去拽它的尾巴。

  这下丢爷顿时就不淡定、也不硬气了,急忙求饶说:“黑娃儿,我的好黑娃儿、好主人,你就饶了丢丢吧。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是我不能说呢。”

  听的声音,好像快要被羞哭了一样,我也心疼它。因此放开了它,却仍沉着脸问:“你不说也行,那你至少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吧?”

  丢爷见我松开了它,当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只前爪子在自己胸前捊了捊,像是在平息自己的心跳一样。又从我怀里跳开,离我远了一些,一边警惕着我,一边换了一副无良的嘴脸说:“不能说就是不能说,你以后再逼我,看丢爷不咬死你!”

  这货,真是抓住死了放开活了,刚才还可怜巴巴地求饶,现在却又变成无良破猫的样子。

  但是面对它这个样子,我并没有生气,反而被它逗笑了。丢爷正在逐渐地从被伤害的阴影里面走出来,能够这样跟我耍赖,就已经足够了。我当下心里就想:疑惑就疑惑吧,反正丢爷肯定不会害我就是了。因此也就没有再逼着问它,跟它追着闹腾了一会儿,它又跳到了我怀里来,在我胸膛上蹭了蹭才说:“其实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反而比知道了要好,这对你成长有好处呢。我跟老不死的商量过,只要能让你快些成长起来,我俩做什么都愿意。”

  丢爷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特别温柔,让我恍惚间觉得她就像一个温柔的贤妻良母一样,听了心里暖暖的,至于那些我解不开的问题,还有什么必要追问呢?

  我伸手轻轻地抚着它的毛,没有再说话。丢爷又使劲往我怀里拱了拱,舒舒服服地躺好了,才说:“你现在把这条蛇收了吧,再不把它的魂魄还回去,它可就彻底完了。”

  这时我才想起,洞子里还有一条蛇,以及那些四处乱窜的黑雾呢。当下又问丢爷:“它难道现在还活着吗?”

  丢爷说:“它的一魂一魄被你拘出来了,但还没有进入你的魂魄里接受温养,自己又回不去,所以它就跟死了一样了。你现在把它的这一魂一魄……就是这些黑雾……拘到你的魂魄里面,用养魂决温养以后再让它归位,这条蛇就是你的阴宠了。”

  我又问:“那刚才我拘它的魂魄的时候,它突然不反抗了,而且还自主地往我魂魄里钻,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丢爷说:“她的魂魄是被人控制着的,我也是你把它的魂魄拘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里面掺杂着她的恶念,如果她的恶念进了你的魂魄里,你可就完了。”

  丢爷口中的“她”自然是任秋怡,因为说到这里的时候,丢爷的身体又不自觉地颤了一下。真不知道任秋怡当时到底对它做了些什么,竟然让丢爷至今怕成了这样。

  我紧紧地搂了搂了丢爷,算是安慰了一下。继而按照它之前的教我的方法,再次用了索魂符、念了索魂决,拿二指决指向了那一缕一缕的黑雾。

  我这样一做,那些原本无头苍蝇一般的黑雾立刻就像是恢复了灵智一样,须臾之间就又变成了一条魂体的蛇,径直钻进了我的头顶。

  这一次它既没有抗拒,也不像之前那样强横地往里钻,一切都是以我念的索魂决和我的心意进行的。当那条魂体的蛇全然没入我头顶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场景,似乎是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天地间都是氤氤氲氲的雾海,雾海的颜色也极是绚烂,红的、黄的、蓝的、紫的……各种颜色的雾气交相辉映,煞是好看。我数了数,笼共有十种颜色在变幻着,其中以红、黄、蓝三种颜色最是耀眼,其它的七种颜色稍显稀薄些。

  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在这彩色的雾海之中站着一道身影,赫然便是我自己。只是那个“我”在这雾海的中央顶天立地,看上去特别的高大,而且,那个“我”浑身不着寸缕,面容也特别安详,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极为圣洁的味道。

  同时,在“我”的对面,正爬着那条黑色的魂体蛇,正抬头看着我,慢慢悠悠地吐着信子。从它的眼神里,能够看得出一种虔诚的意味,似乎是在朝拜“我”一样。

  这时,丢爷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那是你的魂天魄地,你现在就念养魂决,等蛇的魂魄对你膜拜完之后,就让它离开吧。这样它的魂魄里便有了你的印记,算是彻底成了你的阴宠了。”

  原来这里就是我的魂天魄地,之前老叫花子曾经给我讲过,但这还是我自己第一次进来,自然好奇的紧。听了丢爷的话,我便不再愣着,按照它所说念起了养魂决。

  当我念养魂决的声音响起时,魂天魄地里突然就多出了一张道符,我仔细看去,正是之前我用自己的鲜血画好的养魂符。那道养魂符一经进入魂天魄地,立时就向着那条魂体的蛇飞了过去,当接触到魂体蛇的身体时,养魂符便化作了星辰一般,星星点点地没入了魂体蛇的身体里去。

  5酷☆…匠网首发

  养魂符消失了,那条魂体蛇随后就扭动起了身体,在这个过程中,魂天魄地里那些彩色的雾气便有一部分渗入到了魂体蛇踡缩的身体里。不出片刻功夫,魂体蛇踡缩的身体展开,蛇身先是直立着,继而蛇头轻点,像是拜佛一样朝着那个“我”拜了三下。

  这便是丢爷所说的膜拜了,魂体蛇拜完,开口说:“奴家小蛇,拜见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