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子里的气息瞬间变得异常阴冷,让我感觉连魂魄都颤栗了一样,心里也升腾起了一股惧意。

  那条魂体的蛇四散成的黑雾很快就围拢在我的头顶上,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眼前也有些恍惚,感觉有东西正在撕裂着我的脑袋,那种带着彻骨寒意的巨痛让我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痛苦。可偏偏又提不起什么劲儿,也想不到什么对敌之策,只能机械而胡乱地挥舞着虎爪勾子。

  我的身体上很痛苦,但心里更担忧丢爷,忍痛向它看去时,发现它的状态也很差,身体已经蜷缩成了一团,不住地颤抖着。它用两只前爪挡着自己的眼睛,我看不到它的眼神,因此无法判断它的心思,觉得它一定看到了什么让它很害怕看到的东西。

  看着它的状态我很焦急,想要挪步去看看它,可是感觉脑子里越来越恍惚,身体也越来越累,每做一个动作都需要付出很大的气力,挥动着虎爪勾子的手也减缓了速度,只是呼吸之间,便觉得身体像是被那一股气息要冻僵了一样。

  面对这种情况,我心里骇然异常。突然,下一刻,身体里面突然出现了一股热流,瞬间从四肢百骸向着眉心涌去,就跟那次在死人沟子里受到黑老虎禁锢后,眉心射出那一道蓝光的感觉一样,我脑袋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引爆了一样,只觉得“轰”的一下,眉心一阵胀痛,随后眼前的景物瞬间就全部变了样子。

  与此同时,眉心里一道蓝光冲天而起,只是与上次不同,不再是一道剑一样的光柱,那蓝光一冲出眉心立刻就四散成了一片蓝色的光华,适才围拢着我脑袋的那一圈黑雾被这些光华一照,立时就如同受到了驱赶一样四下逃窜,却又逃不出蓝光笼罩的范围,洞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出现,便却四处都有凄厉的叫喊声。

  在这些凄叫声过处,那条被我用困鬼符捆住的小蛇本身一下子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蛇身微微蠕动了几下便再没有生气。而一片蓝光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也渐渐地显露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的精神也恢复了正常,身上的那种无力感也消失了,这才看清那道白色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我原来的同桌,那个把自己肢解着自杀了的任秋怡!

  她悬浮在洞子的顶上,脸上的表情很痛苦,也很狰狞,原本俊俏脸庞扭曲着,眼睛瞪的很大很大,眼仁血红血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随着她的身影在那片蓝光的照耀下越来越清晰,她的声音也渐渐地传了出来,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的一样,听上去很飘渺,但我还是听清了,她在喊:“李梁,我要杀了你。”又喊:“花竹筏,你和李梁都不得好死!”

  我听着,心里一阵阵地惊疑。她要杀我我倒是勉强可以理解,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要杀我、要害丢爷,但她的目的一直很明确。但是,她为什么要扯上花竹筏?要知道我跟现在的这位同桌在一起相处了只是几天的时间,期间都没有怎么说过话,可她为什么要把我跟花竹筏扯到一块儿去?况且,花竹筏成为我同桌可是在“死”了以后的事情。

  还有,她目前的样子,明摆无误是鬼无疑,可是崖头上那些回力球鞋的脚印又怎么解释?在这个当空,我特意看了她脚上的鞋,的的确确还是那双回力球鞋!一个鬼竟然有了脚印,这跟丢爷一只猫会说话一样,绝对是破天荒的!

  在我心里疑惑这些问题的时候,从我眉心里射出的那一片蓝光渐渐黯淡了下来。而随着这黯淡,任秋怡的身影显了又隐,最后随着蓝光的彻底消失,一起没有了。洞子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有那一团魂体的蛇化成的黑雾还在,丝丝缕缕的到处乱窜着,像是一群无头的苍蝇一样。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黑雾的乱窜也并非完全无序——其本是以那条瘫死在地上的蛇身为中心,不曾远离。

  我不知道这是为何,也没有更多的心思去管,所有的危险似乎已经随着我眉心里那道蓝光的出现解除了,所以当先就去看还蜷缩在地上的丢爷,我奔过去把它抱在怀里,它的身体还在颤抖。我轻轻抿了抿它的后背,安慰它:“不要担心了,好像已经没事了,别害怕了。”

  丢爷的两只前爪子一直挡着自己的眼睛,听我这么说,它才缓缓地拿开,又不敢完全拿看,露出一点点眼睛,先是怯怯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见确实没有什么危险了,才委屈地看向我,撇着嘴跟我道歉:“黑娃儿,真对不起你,险些又让你陷入了危险。”

  它自己被吓成了这样,竟然还因为我而自责,我心里又是温暖又是心疼,把它抱到我的脸上轻轻地磨蹭了一下,轻声对它说:“傻猫,你没事就好了。你看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丢爷“喵呜~”地叫了一声,也用脑袋在我的脸上蹭蹭,又说:“幸亏你的天眼又一次进化了,不然咱俩今天可能都完了。”

  ;酷匠zC网gO正版◎S首?发

  它的话我有些听不懂,问:“天眼进化了?什么意思呢?”

  丢爷说:“刚才你眉心里射出的蓝光就是你天眼进化了,并且在你生死存亡的时候保护了你呢。”又说:“跟上次一样。”

  听它这么一说,我顿时恍然了。一直纳闷儿眉心里的那道蓝光是怎么回事,现在才知原来是我的天眼发生的异变。

  丢爷又给我解释了一番,我的天眼发生了异变,也可以说是正式被打开了。之前我虽然能看到鬼,但那只是天眼刚刚成形时的状态。上一次我被黑虎即将咬到的生死存亡时刻,体内的潜力瞬间被激发,由此把我的天眼彻底的激发开了。只是,我对道统的感悟太浅,所以自己掌控不了天眼,因此当时天眼的威力仅仅只是持续了一会儿就结束了。而这次我又一次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天眼再次发生了进化,而且持续的时间要比上一次长了些。

  听了丢爷的解释,我明白了许多。但随即新的问题又来了:上一次我被黑老虎.逼的天眼发生异变的事情,丢爷是怎么知道的?她可是在我从死人沟子里出来时才遇到的,我跟黑老虎、以及后来在死人沟子里同那些古代的鬼魂战斗的时候,丢爷根本就不在场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