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蛇被我的困鬼符缠住,一时动弹不得,我和丢爷暂时松了一口气,但是它突然口吐人言,却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不过之前有丢爷这只会说话的猫垫底,再听到这条蛇也说人话时,我心里只是愣了片刻,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这条蛇说话的声音跟丢爷不太一样,丢爷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偏中性,以至于我第一次听它讲话的时候没能听出它的公母来。但是这条小蛇的声音却是标准的女声,看样子是一条母蛇了。它被困鬼符困住,一个劲儿喊着让我放开它,说什么不要做蛇宠之类的,我有些听不明白。就问丢爷:“蛇宠是什么意思?”

  丢爷说:“许多道门里的人都喜欢养一些阴司里有灵智的动物当自己的宠物,统一都叫做阴宠。它是一条蛇,如果成了你的阴宠,那它就是一条蛇宠了。”

  原来如此!只是阴宠这个词为什么听上去这么别扭呢?道友们联想到什么了吗?没想到把“宠”字的读音由三声改成四声读读试试!跟我一起读,抗忙贝鼻来次狗……你们的节操呢?

  最a新;章T-节上酷h-匠:o网i

  听了丢爷的解释,我心里又好奇起来,问它:“你呢?你也是阴宠吗?”

  丢爷“切”了一声,臭屁地说:“阴宠都是渣,丢爷比它们高级多了。”

  我又问:“那你算什么?”

  丢爷却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得得瑟瑟地跑过去欺负被困住的蛇去了。虽然没有得到它的回答,但看着它又变回了原本那副无良破猫的样子,我还是心情大好。连续这么多天了,受伤以后的丢爷每每都让我心疼不已。

  丢爷走到了那条蛇身边,伸出一只爪子指着蛇喝骂:“你一条小小的阴蛇竟然敢背后偷袭你丢爷,要不是我身上有伤,看我不把你炖了做蛇羹!说,你是谁派来的?”

  那条蛇使劲地挣扎着,精壮的蛇身不断地扭动着,听到丢爷这么问它,当下冷哼了一声回骂:“你以为你不受伤就能打得过我吗?”她的声音就跟她的体温似的,很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情感。对丢爷所问的“谁派来的”这个问题避而不答。

  丢爷听它这么说,又威胁道:“你不想说也无所谓,我这就教黑娃儿收了你,你以后再敢扎刺儿,丢爷马上就喝蛇血、吃蛇胆!”

  “你敢!”那条蛇的声音满含怒气,听得出来它对做阴宠这件事很害怕。

  但是丢爷一点儿也不怕,转过身对我说:“黑娃儿,我现在教你索魂决和养魂决,你先用索魂决拘出它的一魂一魄来,然后再用养魂决把它养入你的魂魄里面去,以后它就是你的阴宠了,你一念之间就能控制它的生死。”

  丢爷说完了,就开始教我索魂决和养魂决,我认真地听着记着,但心里却疑惑,刚才丢爷说这条蛇是阴司里有灵智的动物,既然是阴司之物,那应该是死物了,怎么又说什么控制生死的话呢?我也由此而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人死了会变成鬼,而鬼如果“死”了又是什么?这么重要的问题,老叫花子和丢爷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呢?

  那条蛇见丢爷果然教会了我索魂决与养魂决,蛇身的扭动就更加剧烈了,大声喊着“不要收我,小蛇求你了!”又骂丢爷:“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我都是同类,为何要这么害我!”

  丢爷教完了我两个道决,不屑地撇嘴骂蛇:“谁跟你是同类,你也配!”又转而对我说:“黑娃儿你快点儿,困鬼符的时间是有限的,抓紧收了它。”

  我“哦”了一声,当下也不理正在咆哮的蛇,按照丢爷刚才教我的方法,先分别拿我的血画了索魂符与养魂符,又手捏二指决念了一遍索魂决,当指尖指向那条蛇的脑袋时,蛇立即发出了一声很瘆人的惨叫声。紧接着,它的头顶上就氤氤氲氲地飘出了一团黑雾,就跟浓的化不开的墨汁一样。这团黑雾初始的时候没有什么形状,但几个呼吸之间,便逐渐地幻化成了一条蛇的样子,蛇眼、蛇嘴、蛇信以及身上的鳞片都跟那条蛇一模一样。

  我知道,这是蛇的魂魄,一魂一魄便可成影,这一点跟人是一样的。单独一魂或者一魄的显像并不会跟其本身一样,但一魂一魄结合在一起时,就会跟它的本体完全一样了,只是它并非实体,而是魂体。

  我只需要将这条魂体的蛇引入到我的魂魄之中,再施以养魂决温养之后,这条蛇就会正式地成为属于我的阴宠了。

  然而,正当我准备将其引入到我的魂魄之中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丢爷急切的阻止声:“黑娃儿快停下!这条阴蛇有问题!”

  我一听,心里顿时一惊,急忙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但谁知原本是被我控制着的魂体的蛇在我停止了索魂之后,竟然主动地要往我的脑袋里钻去,而且速度极快!

  原来我以为是我在控制它,哪里料到这条魂体的蛇竟然要主动地进入我的魂魄!它究竟要做什么?既然是主动,先前为何要装出一副极其抗拒的样子来?

  我想不明白,其实当时也容不得我多想。丢爷教了我索魂决的方法,但是现在这条魂体的蛇要主动地进入我的魂魄之中,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它!当下急忙往后退着,心思急速地运转,寻找应付的办法。

  丢爷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大声地喊:“用你的虎爪勾子,快点儿!”它的声音有些尖利,从这声音上不难听出,如果这条魂体的蛇钻进我的魂魄的话,我将要面临的危险必然是致命的。

  听到丢爷的叫喊,我立即把手中刚才画好还没有来得及用的养魂符先扔下,急忙从脖子上取下虎爪勾子,对着那条魂体的蛇划了过去。

  虎爪勾子一出现,那条魂体的蛇当下就是一怔,蛇身陡然炸开,又变成了一团黑雾四散在了我的周围。却并不飘远,四散的黑雾像是在被什么人指引着一样,从四面八方向着我的头顶围拢过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洞子里的气温陡然就降了下去,像是从炎夏瞬间进入了三九一样,那股阴冷似乎连我的魂魄都能瞬间被冻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