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人情本就凉薄,更何况遇俩怂货?

  刚才丢爷还骂老叫花子拿我了当了挡箭牌不地道,可是转眼之间它就把我卖了,而且比老叫花子还狠,竟然让我独自面对邪魅。

  还没进入僵尸巢入口的时候丢爷就说过,这里面有一个很强大的邪魅。但是那会儿这货牛波依哄哄地说什么“要是没丢爷在,你俩进去就是个死。”可是现在邪魅刚一显身,它就夹着尾巴逃跑了,这是让我送死吗?

  丢爷能跑,我不能,我没它那么敏捷的身手,邪魅透明的、巨大的手掌冲着我拍过来的时候,那速度也是相当快的,再加上离的又近,我根本避无可避,手忙脚乱地往外拿着虎爪勾子的同时,我心里已经做好了被邪魅扇一巴掌的准备了。

  邪魅果然没有辜负我,我的虎爪勾子还没有拿出来,脸上,连带着上半截身子就被邪魅的大手结结实实地糊了一家伙,我只觉得口中一甜,嘴里就喷出了血来,同时整个人也飞了起来。

  这次是真飞起来了,只是那姿势很狼狈,特别是落地的时候,那速度、那力量、那优美的摔姿,真的是酸爽极了!屁股蛋子上不知道硌着了啥玩意儿,疼的我使劲儿嘬牙花子,嘴里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也是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被邪魅的透明大掌这一扇,我足足倒飞了有五六米的距离,直到我跌落在地上的时候,才有空看清楚那邪魅的样子。跟上次遇到的那个邪魅差不多,身形特别大,浑身都是透明的,每一根骨骼都清晰可见,特别是在这个发着幽暗黑光的地宫里,那邪魅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个人形的蓝水晶一样。

  `|酷)匠|网:唯9一@●正版,&其他都wY是盗版

  但是他的样子却是极丑,五官是扭曲的,朝天鼻子,鼻孔粗大的像两个烟囱;眼睛很小很小,镶在那颗坑坑洼洼的大脸上就跟个豌豆似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脑袋很大,可是脖子奇短,乍一看就像是被人把脑袋砸进了胸糠子里一样。再配上一张咧到了耳朵根子的大嘴,那样子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它没什么言语,隐约听见嗓子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也不拖泥带水,一巴掌把我扇飞,就马上像附骨之蛆一样地又追过来,这次换了大脚丫子,我躺在地上,能清晰地看到它脚掌上的纹路在我眼里急速地放大。

  老叫花子还算有点儿人性,刚才邪魅的突然出现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如今见到我被扇飞了,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过来,桃木剑早已经拿在了手中,跟上次一样,上面插着一张道符,道符就像燃着的一团火焰一样,在老叫花子的身体前冲的同时,那道符当先一步飞了出去,径直地袭向了邪魅。

  然而正如丢爷所言,这一次的邪魅要强大的多。上次老叫花子使出这一招的时候,那个邪魅的身体上立时就被烧开了一个大洞。可是这一次的邪魅却很巧妙地躲开了火焰符咒,而且不仅如此,还在躲开的同时向着老叫花子踢出了一脚。

  老叫花子见此情景,脸上的神色也凝重了些,游走闪躲着避开邪魅的攻击,桃木剑向前一挥,又伸手从黄布褡裢里面取了一张道符出来,将之插在了桃木剑身上,之后手捏二指决,口中轻喝:“天玄命符,篆吾道统,诛!”

  黄色符纸上再度浮现出一个火红的篆字,凸起在符纸上,让整个道符变成了一团跳动的火焰,那种红色的火光比之刚才的那一道符来又大涨了几分光华。但这还不算完,老叫花子在“诛”声未落之时,咬破舌尖“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喷到了那个火焰符咒之上。

  突然之间,火焰符咒火光再盛,几乎照亮了整个地宫。与此同时,老叫花子将桃木剑往前一送,火焰符咒便如离弦之箭,划出一道火红的轨迹直扑邪魅而去。

  这一次那个邪魅避无可避,在火焰符咒打到它身上的瞬间,它一侧的肩膀上顿时便出现了一个窟隆,它透明的身体也如同被点燃了一样,以那个窟隆为中心,迅速向四周着扩大着。

  这一幕在老叫花子上次击败邪魅时也出现过,当时那个邪魅最终就是被这样的方式烧散了。可是这一次的邪魅再次表现出了它的强大,虽然左肩上那个窟隆的火势蔓延迅速,但是它却丝毫不乱,透明的身体在原地剧烈地转了一个圈,两只巨大的手掌似乎是结了一个印法一样,在他的胸前挥舞了片刻,之后重重地拍在了左肩的燃起的火焰上。就见适才还大有燎原之势的火焰瞬时就被熄灭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忍着疼从地上坐了起来,当看到邪魅如此轻易就解决了火焰符咒,我的心里也是一惊。老叫花子曾教过我,咬破舌尖喷到道符上,这就相当于道符上附着了他的道统的力量。舌尖血通心,是人精血的所在,因此里面自然就包含了老叫花子的道统力量。然而即便是这样,也依然没有办法奈何这个邪魅,可见它的强大之处。

  老叫花子显然也没有料到邪魅竟然能够破了他内蕴道统的符咒,当即也是愣了一下。那个邪魅却是一刻也不曾停留,身形突然又涨大了几分,虽然原本凝实的透明身体略略有些虚幻起来,但是他的身形却是有种顶天立地的感觉,不知道力量怎么样,单是那一股子气势就已经让我觉得骇然了。

  我一看邪魅如此变化,心里不禁替老叫花子担忧起来。就在此时,刚才逃到了一边的丢爷突然纵身跃了上去,弓腰站在了老叫花子面前,先臭屁了一句:“说了你俩不行,还在这儿逞能!看丢爷的。”话音一落,两只后爪猛一蹬地,呲着牙向邪魅扑了过去。

  这货刚才邪魅一出来就先把我卖了,此时又说这种风凉话,因此它虽然出手了,可是我却它没有什么感激可言,站在原地看它究竟能有什么本事。

  丢爷果然是只极不靠谱的无节操黑猫,牛波依吹的震天响,可是一扑到邪魅面前,就被邪魅一巴掌扇飞了出去。它在半空中“喵喵”地狂叫着,转着圈就来了个自由落体动手,猫肚子当先着地,“噗”的一声,就跟被摊成了肉饼一样,四只爪子展展地爬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不知道是死是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