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叫花子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还没待我反应,老叫花子第一时间就把我扯在了他的身后,与此同时,一直跟着我的贾素苗也把我紧紧护在了怀里。

  那个人影速度特别快,就像是一条火龙,带着很炽热的气息扑了过来,老叫花子刚挡住我,就被那条火龙一样的人影给击中,空气中立即就出现了一股焦臭味,我打眼一看,老叫花子那一头杂乱的花白头发已经被烧成了羊毛卷,本来也不干净的脸上也出现了一砣一砣的黑灰,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滑稽。

  在那种紧急的时刻,我当然不会心大到觉得老叫花子好笑,只是现在想起当时他的样子来才觉得好笑。我当时一看老叫花子被击中,心里就焦急的不行,急急地喊着问:“师傅你没事吧?”

  老叫花子没理我,伸手在我胸口上狠狠地推了一把,先把我推到后面去,他自己则瞬间拿出桃木剑,朝着那条火龙一样的人影狠狠地劈砍。

  我被老叫花子险些推倒在地上。幸好有贾素苗扶着,才在趔趄了几步之后站稳,再看向老叫花子时,他们的打斗已经止住了身形,僵持在了当场。我定睛一看,那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发小老铁。

  此时的老铁,身上穿一条火红色的道袍,怪不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火龙一样。只是我心里纳闷,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老叫花子持剑而立,头上还冒着黑烟,黑着脸道:“你屡屡侵入凡人之体,行这许多恶事,是嫌命长吗?”

  “老铁”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你以为我想吗?不是被你这老狗所害,我至于屡屡做这些损阳寿的事情吗?”

  脸是老铁的脸,还带着稚嫩,但声音却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我听得出来,这声音正是那个叫周四木的邪门道士的,他之前用了道法压制了我二姐的魂魄让贾素苗上了身,如今又夺了老铁的魂魄,上了老铁的身。我二姐和老铁都是凡人,他这种做法,是会大大损折阳寿的,无论是正是邪的道门中人对此都是大为禁忌,但是他却屡次违忌。

  老叫花子冷笑了一声说:“你想染指不该你沾染的东西,这是自作自受,怎么反而怨上别人了?我劝你赶紧回头吧,你再这样为恶,迟早少不了道消身死的下场。”

  “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有回头路吗?”“老铁”咬着牙又说:“只要我得了阴阳童子,这所有的付出就得值得,损失的这几年阳寿,我自然会无数倍地补回来!”

  N最PL新章N!节上W(酷t匠网

  “老铁”说这话的时候,寒冰一样的目光一直盯在我的脸上看,我很恍惚,就跟当初贾素苗上了我二姐的身时一样,人是那个我熟悉的人,但他说的每一句话却令我不寒而栗。

  老叫花子听了他的话,冷笑了一声,慢悠悠地从黄布褡裢里拿出了一道道符来,之后将桃木剑在胸前舞出了一圈剑花,停下剑时,那张道符已经插了剑尖之上,微微飘动着,似乎散发着一圈淡黄色的光晕,看上去很玄妙。做完这一切,老叫花子说:“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还能威胁到阴阳童子吗?你刚才全力偷袭一击,此时恐怕魂魄已经不稳了吧。”

  听了老叫花子的话,“老铁”的身体轻颤了一下,不禁往后退了一步,依然面容冷肃地说:“你手段倒真是不少,可我虽然赢不了你,但想要走,你也拦不住!”

  我一听他要走,心里就急,他现在占着老铁的身子,他走了,会把老铁也带走吗?当即骂他:“臭道士,你把老铁的身体还给他。”

  “老铁”看了我一眼,说:“阴阳童子,你还没资格对我发号施令呢!”又说:“就这副皮囊,我还看不上,你把我的道身还我,我自然会把他的肉身给你。”

  他这话一出口,我和老叫花子都惊了,莫非道身不是被他抢走了吗?

  老叫花子当即喝问:“你少在这里装蒜,那具道身不是被你抢走了吗?你放这鬼火,不就是图这个吗?”

  “老铁”鼻子里哼了一声:“鬼火是我放的不假,我也查到了我道身的下落,可是我进来的时候早已不见道身的影子。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诓我?”

  老叫花子听了“老铁”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连我都看出来了,“老铁”说的话不会是虚言,他或许真的没有见到自己的道身。可是,道身去哪儿了呢?

  看着老叫花子的表情,“老铁”也读懂了我们的疑惑,他的脸上也有些动容,偏过头怀疑地看着老叫花子说:“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老叫花子没有言语,但是脸上的疑色已经把他的想法显露无疑,他跟“老铁”的想法一样,这里或许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这个人究竟是谁?是金沢?还是其他的道人?或者,是一只鬼?

  我的脑子有点儿乱,自打二姐被贾素苗上身开始,连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件比一件悬疑,一件比一件凶险,我有太多的疑惑没有得到解答,如今却又添一件,我十二岁的小脑瓜完全不够用了。想了很久,我只想通一个关节——所有的这一切,全都是围绕着我的。

  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有些气恼,质问“老铁”:“你们为什么都盯着我?我只有十二岁,我什么也没做,你们干嘛都要干这些坏事来针对我!”

  “老铁”看着我咆哮般的质问,一句话也不说。老叫花子轻轻地拍拍我肩膀,算是安慰我,又转身对“老铁”说:“你走吧,事情未明,你我都不知此人是敌是友,就不要在这儿两败俱伤了。善待这个孩子的肉身,你最好把他的魂魄留下来,少作孽吧!”

  老叫花子说的肉身,自然指的是老铁的身体。占据了老铁肉身的周四木显然也赞同老叫花子的提议,略微想了想,说了一声“好”,就从火红道袍里取了一个陶罐出来,扔到了老叫花子手中。

  我转头看了一眼那陶罐,跟老叫花子养女鬼的那个很像,也很拙扑的一个陶罐,只是却不是黑色,而是火红的颜色。

  我问老叫花子:“老铁在里面吗?他也是死灵?”

  老叫花子点了点:“算是,不过也还谈不上是死灵。如果七天之内魂不附体,他就真的成了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今天的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