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这老货憋着坏呢,他明明知道我拿死道士的尸体没什么办法,却还故意拿话吓我,说什么拿死道士的骨头架子炖汤喝之类的,想想就觉得来气,当下气鼓鼓地坐到了地上,冲着老叫花子翻了一个白眼:“你还能有点儿正形吗?吓死道爷我了。”

  老叫花子一听我的话,顿时捂着肚子狂笑了起来:“道爷?你毛都没长,还道爷?”

  我没觉得我自称道爷有什么不妥的,老叫花子都能,我干嘛不能?我比他有节操有理想多了好不好?

  我没理仍旧笑的跟个老傻子一样的老叫花子,又问他:“这死道士到底怎么回事呀?他的肉怎么跟铁似的?”

  老叫花子这才停下了笑,但脸上依然还是挂着笑意,开口说道:“他根本不是个人。”

  “什么?不是人?那是什么?鬼吗?”我惊疑地问。

  “跟鬼差不多,这老东西活了怕有百十年了,竟然还炼了道体。”老叫花子像是在回答我的话,又像是在自说自话,说的话我是越听越不懂,当下就有些急眼地问:“到底怎么回事呀?你倒是说清楚点儿行不行?”

  老叫花子白了我一眼,手扶着地站起了身来,一边拍着屁股上的土,一边说:“这里面太复杂了,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现在只告诉你,你别以为这个叫周四木的道士死了,他只不过把尸身留下了而已,他的魂魄早就走了。金沢,就是那个胖子,他虽然逃了,但其实在这个周四木面前渣都不是。现在这个尸身坚硬如铁,虎爪勾子连他的皮都划不破,这个就叫做道体,是道门的一种炼体方法。”

  我不太关心什么道体之类的,但是对周四木竟然还没死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一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那个叫金沢的胖道士能从道门号令的攻击之下逃脱,肯定是厉害些,却没想到老叫花子说他在周四木面前渣都不是,就更觉得奇异了,于是又问:“你不是说那个金沢是拿了周四木当了挡箭牌才成功逃脱的吗?既然周四木这么厉害,怎么会给他当挡箭牌?”

  老叫花子嘿嘿一笑,说:“那个金沢他蠢,他根本没看出来这个周四木的强大,他为了逃跑害了周四木一下,让周四木失了道体,以后不用我们动手,周四木就饶不了他。”

  老叫花子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阴险,可是我的疑惑却依然没有得到解答,于是又问:“周四木没死,那他去哪儿了?”

  “跟着那个死胖子跑了。”老叫花子说。

  我有点儿想抓狂的感觉,这老货就不能一次性的把所有的真相都说出来吗?怎么跟羊拉屎似的,一粒一粒地往外挤啊!当下急的直跺脚,求老叫花子说:“师傅,你就快点儿说出来呗,急死我了!”

  老叫花子这时来到了我身边,先是没理我,拿脚踢了踢周四木的尸体,也就是他说的道体,嘴里赞叹了一声“还真硬”,又蹲下身子,拿手捏着周四木的下巴磕左右看了看,说了声“还真丑”,最后站起身来,又说“真特么黑”,这才拍拍手,坐到了炕沿上。

  我一直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老叫花子像是故意吊我胃口似的,在炕沿上坐定了,看着我又冷笑了一声,才慢吞吞地说:“说起来周四木的年岁怕是要有一百多岁了,而且还能把道体炼到这种规模,想来他也是够刻苦的。只是他为了长生竟然走了邪路,我们拿道门号令压了他,他的道体算是丢了,可是魂魄却附在那个周四木的身上逃跑了。

  、q酷%j匠。z网v正版V首&发I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长生这个词,之前是听那两个邪门道士说的,如今兄老叫花子也这么说,就问他:“长升、飞升,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叫花子神色正经了一些,悠悠地说:“追求长生不老、飞升成仙,是所有道门中人的终极梦想,只是千百年以来,道门以惩恶扬善、荡鬼除邪为己任,为了不让邪祟为祸人间,历代先祖全都入世,大多数道门同仁为了与邪祟争斗,而不得不放弃了追寻长生之道。千年以前,咱们天玄宗的祖师爷也是在临飞升之前自损道行,结下了七十二周天大阵,以图永镇邪祟的大魔头。只是这千年过去,祖师爷的七十二周天大阵威力倍减,而邪祟的大魔头却一直在阴司韬光养晦,恐怕没有多久就又回卷土重来了。到那时,恐怕人世间就要遭殃了。”

  老叫花子说到后来,原本那种调笑的神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怅惘和忧色。我听不懂这么多东西,但是看到老叫花子的神色,也知道他又一次彻底开启了正经模式了,因此也就不敢再造次,恭恭敬敬地又问:“师傅,那个邪祟大魔头很厉害吗?”

  老叫花子点了点头说:“很厉害。”又抬头看着我,一脸郑重地说:“只有你才能降服他。你是阴阳一体体质,千百年才会出一个,只有你长来修的正统,才能再次将他降住。不然,不仅你家人会死,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好不了。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我。那时也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责任,可是我知道,老叫花子说这句话肯定没有骗我。而且我也知道,我必须跟着好好地学法术,那样我就可以保护我的家人不会死。只是我又担心,嗫嚅着说:“可是我太小了。”

  听我这么说,老叫花子也是长叹了一声:“是啊,你实在是太小了。可是,好在你出现了,我终于是等到你了。既然我等到你了,那就说明我们还有希望。只是,我们的时间确实是不多了,虽然你小,可是为师不得不让你过早地接触这些事情,为的就是让你能够早些成长起来。”

  老叫花子这些话说完,我们两个就都再没有言语,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我的心里也觉得沉重,我不喜欢这种气氛,可又找不到话说。

  这时,女鬼贾素苗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她还在墙角瑟缩着,颤着声说:“道爷,能把他的道身给我吗?”

  我不禁奇怪,贾素苗要这个死道士的道身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没登陆的朋友登陆阅读,追书和撸撸~拜谢,同时也真挚感谢所有打赏的朋友~鞠躬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