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为何那个缺口一打开,女鬼贾素苗为何就会突然朝那里飞过去。但我本能地觉得她肯定是有危险,于是当先一步站到了那个缺口前面挡在了她。

  我的本能判断是对的。贾素苗显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鸡血墨斗线之外好像有什么吸力很强劲的东西在拉扯着她一样,使劲儿地从那个缺口里面就要往外飞。

  她被我这么一挡,身体“砰”的一声就撞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一个趔趄。好在我早有准备,才不至于被她撞倒。

  你还记得贾素苗没穿衣服吧?你还记得她长得漂亮的不像话吧?我先她一步挡住了她,她一撞过来就跟我的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关键问题是我为了挡着她,不让她跑出鸡血墨斗线之外去,便做了一个前推的动作。那么问题来了,我的手,我的十二岁的纯洁的手,突然就握住了一对很柔软的东西。

  好软,好凉。有个小凸起正好在我的手心里,在我十二岁的纯洁的手心里。

  我身体颤了一下,又鸡动了一下。

  可是我不敢多想,丝毫不敢大意,因为她还在被那股只有她才能感受到的无形的吸力往外扯着,我需要使着很大的劲儿才能止住他。

  那真的是一种你能懂的起的折磨。

  好在,老叫花子动了,他一手持桃木剑,另一手捏二指决,将两根手指贴着桃木剑的刃腹向前一滑,同时嘴里念道:“天玄灵剑,道君亲至,叱!”

  那一声“叱”字的声音一落,我便见到要道淡黄色的光芒从桃木剑的剑尖上飞了出去,“铛”的一声金铁之音,那道光芒便将刺向了老叫花子的周四木挡住。

  与此同时,老叫花子的二指决指向了鸡血墨斗线上那个刚才被金沢划开的缺口,一溜红色的液体眨眼之间便将那个缺口补住,并且沿着那之前画好的轨迹流淌过去。

  我当时以为那一溜红色的液体是老叫花子在桃木剑上划破了手指流出来的血,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事先准备好的公鸡血,只是这一溜血经过他用道家的经文加持过,因此比起那些装在墨斗里的血要厉害的多。

  缺口一被堵上,贾素苗向外冲的身体顿时也安定了下来,我也不必再使劲儿推开了她,当下赶紧收回了手,可是为什么会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为什么?

  我放开了手,急忙就向着老叫花子靠近了些,问他:“师傅,虎爪勾子没了,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老叫花子正在不停地挥舞着桃木剑与周四木和金沢对战,听到我的问话,老叫花子手里不停,出言急速地命令我:“把你的血滴到鸡血墨斗线上,看好你二姐和这个女鬼。”

  我虽然不明白老叫花子让我这么做是为什么,但当时却一点儿也没迟疑,又把老叫花子咬破的那根食指伸到嘴里狠狠再咬了一口,鲜血便顺着指尖滳了下来,我急忙跑过去滴到鸡血墨斗线上,感觉那一滴血实在是太少了,便用另一只手使劲儿地挤着那根受伤的食指,以便让更多的血流出来。

  这时,女鬼贾素苗又一次来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用那么多,一滴就够了。”

  我正要问为什么,便听老叫花子口中喝了一声:“阴阳童子血,荡清世间邪,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他的话音一落,我便惊见我的那些血顿时红光大涨,几乎是一瞬间便浸过了鸡血墨斗线。

  正在于老叫花子对战的金沢和周四木两个邪门道士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在我的血造成的红光涨起的那一刻,他们俩的身影便同时齐齐地向后掠了过去,像是很害怕碰到那片红光一样。

  趁着这个当空,老叫花子猛然跨出一步,一只脚在地上狠狠地一踏,口中喝了一声:“借法!”下一刻,便见他的身体猛然弹跳了起来,手中的桃木剑同时舞出了一圈剑花,带着一股很强的气劲向着金沢、周四木两道士袭了过去。

  两个邪门道士显然被老叫花子这一招给惊到了,两人同一时间呼了一声道号,又齐齐地喊:“天罗地网,显!”

  我后来才知道,那两个邪门道士早就便在我家里布下了这张天罗地网,就是为了今天对付老叫花子的。老叫花子那天到我家时就已经发现了,但一直不动声色,没有告诉我。

  两个邪门道士的喊声一毕,一张鹅黄色的大网便攸然之间出现在了房间之中,正好挡在了二人的身前。

  几乎是同时,老叫花子打出的那一圈剑花便与那张被称为“天罗地网”的鹅黄色大网碰到了一起。又是一阵金铁之音响起,天罗地网上好几条网线便断了好几根,眼看就要完全破开。

  看正版章)n节上酷匠F√网

  可是老叫花子打出的那一圈剑花此时也变成了强弩之末,没有威胁到两个邪门道人。但尽管如此,那两人的脸色也是变的极为难看了起来,站在一边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横剑捏决,警惕地看着老叫花子,却不敢像刚开始那样主动攻来了。

  老叫花子的身形一落地,仍然没做任何停留,急掠几步,从桌子上拿过了他的黄布褡裢,远远地扔到了我的手中,一边持剑捏决防备着两个邪门道人,一边对我说:“把符纸拿出来,把我教你的甲子符画出来。”

  可是我哪儿会画什么甲子符啊!刚才他咬破我手指头教我的时候,我只顾着疼了,对那些曲溜拐弯的符根本就没记下,现在他竟然就让我画,这不是为难我吗?

  我当即就想说我不会画来着,可是一抬头却发现老叫花子冲我挤了挤眼睛,我立即就明白他这是想诳人呢。这老货每次忽悠我的时候都是这副表情,当时说要给我当师傅、以及教我骗老爹和母亲的时候就是这样挤眼睛的,所以我一下子就懂了,当即就拿出那些符纸来,把手指放到嘴里咬破了,装模作样地开始画道符。

  老叫花子诳人的本领真的不是盖的,听到他说让我画甲子符的话,周四木和金沢两个邪门道士都是一惊,显然很害怕,因此他们只是对视了一眼,便极为默契地提着剑向我冲了过来,可能是想阻止我画道符。

  这时,老叫花子突然大喝了一声:“道门号令,收!”

  两个原本冲我而来的邪门道士一听,顿时都急停下了脚步,一脸惊恐地看向了老叫花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没登陆的朋友登陆阅读,追书和撸撸~感谢~鞠躬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