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老叫花子对着门外徘徊的三十六路净食鬼撂下了狠话,谁敢再进屋里就打他们个魂飞魄散。

  但是那群鬼却是一个也没有走,听到老叫花子的话以后,一个净食鬼在门外说:“我们也不想跟你为敌,只是你身边那个娃娃太诱人了,只要我们把他抓回去,升官发财那都是小事了,以后整个阴司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吗?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试试!”

  一听这话,我心底里顿时就是一寒,老叫化子说的没错,我果然特别招鬼喜欢!

  只是,我有那么值钱么?他们把我抓到阴司去要做什么呢?

  听门外净食鬼的话,显然是不想放过我了。我听的心惊,老叫花子却是一副丝毫不惧的样子,他对门外喝道:“就你们那些阴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大可以来试试,真当我天玄宗是吃素的么?”

  酷D匠网首{发@

  “桀桀桀……”

  听了老叫花子的话,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阴恻恻的鬼笑,一个净食鬼说:“天玄宗还有吗?就你一个糟老头子,能翻起什么大浪来,今日我们兄弟就连你一块儿收了!”

  门外的话音刚落,我便感到屋子里的气温骤然间就冷了下去,房间里更加阴森森的。

  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虽然心里还是害怕,但是刚才被老叫花子一喝骂,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手里紧紧攥着虎爪勾子,随时准备应对即将扑来的净食鬼。我那时不知道这虎爪勾子的来历,但却知道那是我手里唯一可以与净食鬼拼一拼的东西。

  屋子里突然一阵冰寒,老叫花的脸上顿时也变的冰冷至极,他对我说了句“不要离我太远。”然后拿桃木剑在面前的供桌上一挑,穿起一串黄色的符纸,同时右手捏起二指决,念了几句经文,大喝一声:“有请破冥剑,斩灵诛鬼魅!”

  老叫花子的话音刚落,只听“噗”的一声响,那些穿在桃木剑上的黄符纸瞬间便烧了起来。

  随着黄符纸的燃烧,屋子里冰冷的气温便有了一丝回转,这时我便看到,那些黄符纸燃尽以后,老叫花子手里的桃木剑顿时金光大放,像是变成了一把黄金铸就的剑一样。

  在这个当空,门外三十六路净食鬼已经悉数闪进了屋子,把我和老叫花子围了个水泄不通。但却都是围而不攻,各自摆着一个姿势,像是在结一个阵法。见到老叫花子请出了破冥剑,其中一个净食鬼喊:“兄弟们,除了这老道,把阴阳童子抓到阴司去,兄弟们从此就能横行阴司了!三十六路天罡阵,起!”

  那个净食鬼的话音一落,一众净食鬼同时大喝了一声,此时我便感到了一阵恍惚,原本因为一群净食鬼进来而显得拥挤的屋子,此时竟然变的空阔了许多。我再一看,我们哪里还在屋子里,四周空空荡荡,我和老叫花子像是站在一片空旷的原野上一样,周遭也没有了三十六路净食鬼的踪影。

  我心里一阵紧张,问老叫花子:“师傅,这是哪儿啊?”

  老叫花子脚下踩着很玄妙的步伐,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破冥剑,对着黑色的夜空左劈右砍,一边对我喊道:“不要分心,专心看着。有东西接近你,就拿虎爪勾子制他。”

  我紧紧地跟在老叫花子的身后,他的那些步子走的很玄妙,速度也很快,我跟不上,累的气喘气吁吁的,但是心里却一点儿也不敢放松,抓着虎爪勾子的手不住地颤抖着,手心里全是汗。

  老叫花子对着看上去毫无一物的夜空里劈砍了一阵,突然将破冥剑一收,反背于身后,右手捏二指决立于胸前,念了几句经文,朝着夜空里的某处一指,喝道:“还不显形,等待何时!”

  老叫花子指锋一出,就见黑幕一样的夜空里突然一阵晃动,片刻之间,便听的“砰砰砰……”一阵响,在我和老叫花子周围便再次出现了三十六路净食鬼的身影。只是他们好像一个个都是从空中跌落下来的一样,灰头土脸,有好几个身上的袍子已经凌乱不堪。我后来才知道,刚才老叫花子舞的那一阵剑,把这些隐藏在阵法之中的净食鬼全都给打了出来。

  那些净食鬼显然没有料到老叫花子这么快就破了他们的三十六路天罡阵,此时一个个面色都显得极其难看,一个净食鬼眼光中流露着忌惮的神色,对老叫花子说:“糟老道本事不小啊,竟然能破了三十六路天罡阵。”

  老叫花子依旧负剑而立,冷笑了一声说:“就凭你等邪祟这些鬼蜮伎俩,也当得起天罡二字吗?既然知道道爷厉害,还都不滚吗?”

  那净食鬼看了我一眼,又与其它净食鬼对视了片刻,眼里立即就露出了恨色,咬了咬牙喊:“兄弟们,拼了!”他话未完,身已动,当先便对着我扑了上来。其它的净食鬼也都哇呀呀呀一阵阵鬼叫,对着我和老叫花子扑将了过来。

  老叫花子大喊了一声:“黑娃子小心!”一个闪身便来到我的身边,提着剑与扑过来的净食鬼杀在了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我面对这些鬼时心里惧怕不已,但当老花子提着剑一边保护着我一边砍杀净食鬼时,我心里顿时就生出了一股子血气,也不管朝着我扑来的净食鬼面目如何狰狞,手里攥着虎爪勾子就像靠近我的那些净食鬼身上划去。

  虎爪勾子不愧是专制邪祟鬼魅的圣物,老叫花子后来告诉我,这虎爪勾子是他所说的那个天玄宗祖师爷留下来的圣物之一,是从活了五十年以上的老虎爪上取下来的虎指甲,正对应四象之中的白虎,经过祖师爷拿自己的精血祭炼,成为了各种邪祟鬼魅的心中的恶梦。天玄宗还有一样圣物名叫火灵扇,当年祖师爷拿着这两样圣物行走在阳世阴司,让所有作乱的邪物闻风丧胆。只是千百年以后,天玄宗逐渐没落,最终只剩下老叫花子一个人了,火灵扇也不知所踪,好在虎爪勾子一直还在。

  这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下,点下追书和撸撸,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