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货一见我犯了急,他却再一次笑了,戏谑地看了我半天才对我说:“不要怕,师傅现在也没办法把这只鬼给你抓出来,不过上次我给你戴的那个虎爪勾子还在吧?它就是专门给你克这只鬼的,你不会有危险的。”

  老叫花子这么一说,我急忙摸了摸胸前的那个小挂件,它贴在我的身上,始终有种凉丝丝的感觉。这时我才知道这东西叫虎爪勾子,而且它还有这么大的作用,心里这才放心了些。但是身上背着只鬼这件事,还是让我心里有种阴恻恻的感觉!

  老叫花子可能是想让我转移注意力吧,也或许是这老货在找刚当师傅的感觉,他不再跟我谈我背着一只鬼的事儿,却又一脸郑重地对我说了另一件事:“你是我的徒弟,今天为师先给你上第一课。刚才的话你可能现在理解不了,但下面这句话你一定要给我牢牢地记住:以后,无论你做什么事,遇到什么事,都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你心里在想什么。要做到人鬼难测,无论是对人还是对鬼,永远都要保持那种神秘感。记下了吗?”

  “神秘感?那要怎么保持啊?”

  “你只回答我,记住我的话了吗?”

  “你再说一遍!”

  “劣徒!这次给我记住了……”老叫花子又重复了一遍,问我“记住了没有”。

  这次我说记住了。老叫花子却不依不饶了:“记住了好,记住了你现在就重复一遍!”他说这话的时候,神色特别凝重的感觉。那是我第一次见他如此的郑重,那种神情那种语气是那样的不容置疑,使我有一种强烈的畏惧感和服从感。

  这样的情况以后又发生过很多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同样的感觉。即便是现在,我的一身本领早已远远超过他了,但他若还是这样郑重的对我说话的话,我相信那种感觉依旧如初。

  因而不得不承认,这老货,真不愧能当我的师傅。

  老叫花子让我重复一遍,我自然不敢违拗,急忙也郑重地重复:“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都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心里在想什么。无论对人还是对鬼,永远都要保持那种神秘感。”

  听我说完,老叫花子说:“你落了一个词!这个词叫人鬼难测!你要牢牢地刻在心里去。这是跟我学习法术的前提。”

  “我记下了,人鬼难测。”我回答。

  “好。走吧!吃好吃的去。”老叫花子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倒是让我一时有些不习惯。

  在回家的路上,老叫花子又交待我:“一会儿到了家里,你父母如果问起,你就说你又看到鬼了,到山上来请我去抓鬼的。”

  我疑惑地问:“可是我没看到鬼呀。”

  “没看到也要说看到,不然你父母以后就不会让你给我当徒弟了。至于抓鬼的事,你就别管了,到你家以后,咱把野兔和野鸡给你母亲,让她先炖着。你跟着我出去一趟,估计等我们把鬼抓完了,你母亲把好吃的也就做好了。”

  老叫花子这么一说,我心里一下子又兴奋了起来。不知道这次又会遇见什么鬼。

  回到家以后,母亲果然问我干嘛去了。我照着老叫花子交待的说了,母亲虽然疑惑,但是因为对我能看到鬼以及老叫花子抓鬼的本领深信不疑,因此也没有追究,拿着野兔和野鸡去厨房准备了。

  老叫花子则带着我向着屯子北边走去。我问老叫花子:“鬼在哪里呢?你怎么知道会有鬼的呢?”

  老叫花子一脸臭屁地说:“你师傅本事大着呢,这点儿小事何足挂齿啊!”

  臭屁够了,他也如愿以偿地看到我脸上崇敬的神色了,老叫花子这才继续说道:“其实还是那天的那个冤死的王彩娥。我们那日只是烧了她的怨魂寄生的尸身,使她变成普通的鬼魂了。但是由于她生前怨念太重了,因此她的鬼魂受自己的怨念牵着,一定没有进入阴间去轮回。如果我们不去处理的话,那怨念与鬼魂纠结在一起养上一段时间,就会逐渐变的强大起来,到时也是会为祸人间的。”

  说起冤鬼王彩娥的事,我突然想起了这几天屯子里的人说的一些传言,便一边走一边说与老叫花子听:“这几天屯子里都在说王彩娥的事情。听说她年轻的时候特别漂亮,李家的老二追了好久她才嫁过来。但是嫁过来好几年了,却一直都没有生养。所以李家老二就不想要她,两人便去镇子上离了婚。”

  “本来王彩娥是要走的。但是这时李家的老三却死活不让,他说他不嫌王彩娥不生养,非要娶王彩娥。王彩娥也同意了,所以又嫁给了小叔子,人还住在李家。但是谁也没想到,王彩娥和李家老三结婚没多久就怀上了孩子。”

  “村里人都说当初王彩娥不生养,其实是李家的老二有问题。这些话一传开,李家老二想再找媳妇的事就泡了汤了。李家人这下犯了愁,老二老三都是自己人,总不能一个有家,另一个打光棍儿吧。所以,李家人就对外头说,其实那孩子是李家老二的,王彩娥还没嫁给老三的时候就有了,只是当时没发现而已。”

  酷|M匠*v网正aO版首;发a

  “这样一来,李家老二又想让王彩娥回过头来做他的媳妇。王彩娥这下不干了,闹了好几天情绪,后来索性挺着大肚子跑了。当时李家人四处找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但都没有下落。再后来,李家却是接连着出事。先是李家老二被汽车撞死了,接着李家的老三去山上时也摔下山死了。去年的时候,李家老大一家子坐汽车去县城市时,汽车翻下了崖,一个也没能活下来。现在李家就剩下一个瘫在炕上的李老头一个人了。还是村子里的人每顿送碗饭进去,他才有一口气。不然估计早死了。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就是个等死的人了。”

  “自打那天你把王彩娥的冤鬼抓住以后,村里人都说是李家害死了王彩娥,王彩娥变成鬼回来报仇了。所以李家的人才一个一个活不成的。”

  当时其实也有人说王彩娥那方面特别厉害,李家老二理智些,怕搞多了被抽干,所以也不太想要王彩娥。而老三就比较贪吃,几乎是夜夜求欢,所以才非要留下王彩娥的。不过当时我听到这些并不懂,所以也就自动省略了,没跟老叫花子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