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他左手的二指决对着黄纸一指,瞬时便看到那一沓黄纸燃了起来,随后,老叫花子便以此为引,用燃烧的红纸将柴禾垛引燃了。

  见到大火燃起,那被麻绳绑着的女鬼王彩娥顿时开始疯狂的挣扎,凄厉的尖叫声震的我耳膜发疼,我急忙拿双手捂住了耳朵。然而再看旁边的其他人时,却发现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叫声一样。

  老叫花子见女鬼王彩娥反抗的厉害,便大声地喝道:“我知道你是冤死的。但你仇也报了,就不要再害别人了。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别挣扎了畜牲,好好走吧,永远也别回来了!”

  那女鬼仿佛听懂了老叫花子的话一般,再度挣扎了几下,满眼怨毒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安静了下来。此时的柴禾垛越烧越旺,滚滚的黑烟先是直冲天际,之后便随着微风渐渐地飘散了。

  这件事刚刚过去,各种传言便不径而走。一时间升子屯周边的人都在谈论关于老叫花子以及冤鬼王彩娥的故事。他们惟妙惟肖地讲述着王彩娥没有腐烂的尸体是多么的可怖,又崇敬异常地形容着老叫花子的法力是多么的高深。

  还有许多人则是想起了老叫花子所说的话:如果不把冤鬼王彩娥送走,不但还要多几个死娃子,甚至大人也要遭殃了。

  更r新…最r快上Ia酷m~匠☆网)

  因此,关于我是煞星的说法便在一夜之间不攻自破了。不仅如此,我不但不再是所谓的煞星,相反变成了有神仙命的孩子,因为连冤鬼王彩娥都没能把我害死,因为我把遇到了鬼打墙的老爹都能救出来,因为连老叫花子这样的高人见到我都笑眯眯的……

  总之,数日之间,我便从一个人人嫌弃的煞星,变成头上长头一圈光环的英雄。

  我自然开心,同学们又开始跟我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连学校的老师都对我好了很多。

  跟我一样开心的还有二姐。不久前她因为有个煞星弟弟而受了委屈,但现如今却因为有个神仙命的弟弟而倍受拥戴。

  唯一不开心的却是我的父母。

  老爹自打鬼打墙之后,虽然请了老叫花子来家里驱了鬼,他的身体经过将养也恢复如初了。但是从那之后便时常会见到他暗自叹气。母亲也是如此,有时候我在家写作业时,她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我出神,虽然不说话,但是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很难受。

  经过这几件事,父母对我能看见鬼这件事已经深信不疑了。

  而这也意味着,她们同样已经相信老叫花子的话:我将来的生活必然脱不开要与鬼打交道了。

  她们不愿意。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子,承载着家庭的期望。她们不希望我将来日子过的跟老叫花子一样,整日破衣烂衫,四处游荡。

  当时我太小了,对父母心中这些苦楚虽然略有感觉,但并未深想。

  我依然沉浸在拜师的兴奋中。刚刚神秘的拜了师傅,又亲眼看了老叫花子除鬼的本事,之后的好多天,我心里都对上山找师傅学习法术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好不容易捱到了周六,一大早我便早早地起床。随便扒了几口饭食,便以找同学去玩为借口从家里跑出来了。

  我对去观灵寺的路自是熟悉无比的。头也不回地一路跑到山上去,远远地就看见老叫花子正站在塔陵前看着我,像是算准了我今天必来一样。

  老叫花子看到我,招牌式的大黄牙笑容立即便呲出来了。当然还有那个动作--拿他脏兮兮的手狠劲儿地捏捏我的脸蛋。

  以前我对此感到很厌恶,然而那天却很欣喜,脆生生地喊了声师傅,便迫不急待地求他教我法术。

  老叫花子却是摇了摇头说:“今天不能教你,你来的时候带着尾巴呢!”

  我自然没听懂他的话,使手在屁股上摸了下,又回过头看了看说:“没带尾巴呀。”

  老叫花子却是笑而不语,转身来到了一处塔陵之后,拎出了一只被套好的野兔和一只野鸡,这才招呼我一声说:“走,今天咱们去你家吃好的去。”说完便拉着我向山下走去。

  我很失望。因为我是想来这里跟他学法术的,可没想着要请他去我家里吃饭。因此我气鼓鼓地挣开他的脏手,跟在他后面边走边说:“你说话不算数!”

  老叫花子连头也没回,看都没看我一眼,自顾自地边走边说:“不是我说话不算数。还是因为你有问题!你早晨出来的时候,你家里人就跟着你一块儿来了。我要是在这儿教了你法术,估计你老爹老妈得找我算账呢!”

  一听老叫花子的话,我自然不信,辩驳道:“才没有,我出来的时候跟她们说是去找同学玩儿的,连来山上的事情都没说。”

  老叫花子说:“你是没说,但你行为太反常,大人们就看出来了!你平常星期天的时候,大早晨肯定是要睡懒觉的吧?怎么今天却起这么早呢?你以为你父母心里不犯嘀咕?”

  老叫花子这话一说,我心里便开始有些信了。但是看看下山的路,并没有发现别人的身影啊!所以还是强辩地说:“就算他们犯嘀咕了,也不知道我来山上的呀。你看看,哪儿有人跟来!”

  听我这么一说,老叫花子的面色突然郑重了起来,他说:“你以后要记着,有时你亲眼看见的,未必就是真的;还有许多东西你眼睛是看不见的,但他却是确确实实的存在的,而且,往往这些你看不见的东西,他们才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要了你的命!”

  这话老叫花子当时具体怎么跟我说的,我现在其实已经记不起来了,不过大体意思是这样。后来我吃了许多亏以后,才发现老叫花子这句话是多么的精辟。

  可是那会儿我哪儿听的懂啊?觉得老叫花子在鬼扯,亲眼看见的东西还能假了?所以心里有点儿不服气,但我知道他是师傅,也没敢说出什么来。

  老叫花子似乎对我的想法了如指掌,他又说:“觉得不服气是吗?那我告诉你,你现在身上就背着一只鬼,你知道吗?”

  老叫花子一说我身上背着一只鬼,我心里顿时又害怕了起来,急忙求老叫花子道:“鬼在哪儿呢?在我身上吗?你不是说我有天眼可以看到鬼吗?我怎么看不到啊?好师傅,求你了,你帮我把它赶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