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焱带我在里面兜兜转转饶了一圈,里面很热闹,各个地方都是。里面的人们要么游手好闲,钱多没事做过来赌赌博,加工加工石头,要么就是那些帮忙加工石头的工人,疲于奔命,每一个工人都行色匆匆的经过着我的身边,与我擦身而过。

  李焱见都已经带着我把整个地下场子绕了一遍了,再加上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李焱建议道:“磊哥,要不咱们出去吃晚饭?顺便把嫂子也叫上。”

  我听了李焱的建议,便想起已经许久没有陪过陆雪儿了,再加上现在肚子正饿的“咕咕”作响,于是我便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给陆雪儿发了条信息,叫她出来一起吃晚饭。跟李焱商量好了,决定去夜市里面那个我们以前经常一起去的大排档吃饭。李焱本来还想带我们去大酒店请我们吃饭的,我决然的拒绝了。去大酒店不但吃不饱而且花费又大。这家大排档几乎是我跟李焱做兄弟以来最常来的一家,我对这家大排档的羊肉的喜爱到了一种境界,上学的时候曾经带着李焱连续一个星期都来这家大排档吃饭,中午和晚上都是如此。一天都少不了这里的羊肉。李焱被我带着吃了一个星期的大排档,他这种从小吃惯了山珍海味,连地沟油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大少爷回到家不出我意料的拉肚子了。拉了整整两个星期。一天到晚都待在厕所里。后来我去找他,看见他乱糟糟的头发散发出一股恶臭,深陷的眼眶显示他已有几天没睡了.发干的嘴唇挤出一个凄惨的微笑,原本的红光满面早已被面如死灰所取代,皮肤黯淡无光,仿佛蒙上了一层灰。到了后来,李焱再次经过这家大排档,闻到羊肉锅的味道他愣是恶心了一天,一天到晚一粒米都没有下肚。

  今天李焱心情好,再加上事情过去挺多年了,所以李焱也同意了来这家大排档。大排档的环境和布局变了很多。环境变好了许多,也不再是烟味弥漫了,脏话也不再不绝于耳。我看了看老板,老板也已经换了一个了,之前那个中年的壮汉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也许是他的儿子吧。大排档的样子与我记忆力的样子差了许多。不过也很正常,几年的时间里,人都会变,何况是环境呢。

  陆雪儿接到我的信息,很快就赶到了我们所在的大排档。陆雪儿的出现,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里让很多人都眼前一亮。即使是满面疲倦和仆仆风尘,依然能看出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象混血儿一样奇特而夺目的美丽;细腻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样的皮肤,仿佛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马奶提子一样,晶莹剔透的让人不忍多看,生怕目光落实了,把她的脸蛋刺出两个洞来。陆雪儿一赶来看到我,便扑到了我的身上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乖啦,坐下来吧。这里太多人了。”

  陆雪儿羞红了脸,两只手从我的脖子上放了下来,乖乖的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李焱早就在一旁哈哈大笑,取乐陆雪儿道:“嫂子,你跟磊哥这是几年没见了啊,这么想念他啊?”

  陆雪儿红着脸伸出手来轻轻的打了一下李焱的肩膀。李焱停下了笑,像大排档的左边招了招手:“老板,点菜。”

  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拿着菜刀一路小跑着到了我们的身边,他挽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忍不住多看了陆雪儿几眼。这一切被我尽收眼底,但是我没有出声,毕竟陆雪儿这么标致的大美女,如果不是我的女朋友的话,我在街上碰上了也一定忍不住会多看几眼。年轻的老板讲手里的菜单递给了我们,李焱仔细的看了看菜单,又点了几个菜,然后将菜单传给了我,我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点了一个最爱吃的羊肉锅,然后把菜单给了陆雪儿。陆雪儿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就不必点啦,我老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笑着把菜单还给了那个小伙子。他拿着写好的菜单跑到了厨房。我拿出了根烟递给李焱,李焱伸手接了过去,我又拿出一根,正准备电上,陆雪儿不满的撅了撅嘴:“磊,不要抽烟好不好,烟味好难闻。”

  我正犯着烟瘾,可是听完陆雪儿的这句话,我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将刚要点着的烟收回了口袋,然后将陆雪儿的椅子移近来了点,伸手搂住了她的肩。陆雪儿抬头对我甜甜的笑了笑。正当我们打情骂俏之际,菜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陆雪儿早就讲碗筷贴心的用热水消毒过了。我招呼着李焱吃饭,李焱把烟头弹了出去,然后伸了个懒腰:“哎,不得不夸奖一下,这家大排档做事真的很有效率啊。我正饿着呢,这菜就上来了。”

  陆雪儿咬着筷子,使劲的眨了眨眼“嗯”了一声,连连表示赞同。

  我将送上来的那些羊肉全都放进了火锅里,然后拨弄了几下,等待它煮熟以后,夹了一块放进了陆雪儿的碗里。

  …-酷匠网QW永久/☆免Y费2B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