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呆地站在了门口,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我尴尬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小心脚碰到了病房门,有些破旧的病房门“吱呀”了一声。

  许枫的爸爸忙回过头,这时候我才看到他的眼圈红红的,眼角还有些湿润,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发现我紧紧的盯着他,他轻轻的咳了一声然后低下头不再与我对望。

  我走过把外套拖给了许枫的爸爸:“伯伯,夜里冷了,你穿那么少披上我的外套吧,以免着凉了,到时候许枫肯定要心疼了。”

  许枫的爸爸听了我的话,赞赏的看了我一眼,这一次他的神情再无鄙夷,更多的是赞叹与欣赏,不过他仍然选择拒绝:“我这身子是铁打的,倒是你,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多穿点吧,受凉了你父母心疼着呢。”

  许枫的爸爸是军人,这点小风肯定难不倒他的,不过我还是轻轻的把外套从他背后披了上去,许枫的爸爸背过来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也没有再次拒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

  我拉过另一把椅子,在许枫的爸爸身边坐了下来。许枫的爸爸专注地看着静静的睡着的许枫,眼看着许枫爸爸的眼泪又要忍不住夺眶而出了,我慌忙地从我手边的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许枫的爸爸摆了摆手,我尴尬地收回了纸巾。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愣是把眼泪逼了回去。我们两个各自有各自的心事,都沉默了许久。半天没有一个人先开口说话,正当我不知道如何打破这尴尬的处境的时候,许枫醒了。

  许枫发出了轻轻的哼声,然后微微张了张嘴,紧接着慢慢张开了眼睛。许枫第一眼看到的绝对是她的爸爸,因为她的视线刚好对上了她爸爸的视线。许枫看到了自己的父亲以后,激动地不能自已,她想自己坐起来,结果太过匆忙了打翻了一旁桌子上的热水瓶。热水瓶的瓶盖没有盖紧,里面的滚烫的热水流了出来,直接洒在了许枫爸爸的手臂上。许枫的爸爸压低声音闷哼了一声。许枫被惊呆住了。

  我迅速地反应过来,刚好手里还拿着刚才要递给许枫的爸爸擦眼泪的纸巾,我按了上去,然后叫许枫用没有打着吊针的那只手帮她的爸爸按着,我去叫护士看看能不能赶紧包扎一下什么的。

  我冲出了房间门,走廊里的灯估计是坏了,一闪一闪,忽明忽暗的。我顾不上这恐怖感,急迫的冲到了前台,前台只有一个护士在值班,看得出来她已经昏昏欲睡了。几近于打瞌睡了。我拍了拍前台的桌子,那护士给我惊醒了。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我。

  我急迫的问道:“护士小姐,你好!请问一下现在还有没有医生或者护士在值班?我那里有个人被烫伤了,需要擦药。”

  护士不急不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哦,现在都已经凌晨了,哪里来的护士或者医生。烫伤了你就随便拿凉水洗一洗吧,明早再帮你看看有没有医生之类的。”

  我青筋顿时暴起,盯着她说道:“你这个护士怎么这样!救死扶伤不是医院的原则吗,还白衣天使。什么破白衣天使。我不要什么明早,我只需要现在!你懂?什么破病人至上、严谨求精、仁德俱全、合理收费。什么狗屁耐心、精心、细心、责任心的敬业精神给予患者温馨、周到的关怀与照顾。如果现在没有医生或者护士值班,那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吧!”

  那护士听完我情急之下爆了粗口,轻蔑的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你这小伙子怎么这样,爆粗口就很好了吗,白衣天使怎么的了,既然你都这样了那也没必要叫我帮忙吧。你自己看着办!"

  我愤怒的说不出话来,撂下一句:"我明天就打电话投诉你!"然后急匆匆地跑出了医院门到外边准备寻找24小时营业的药店,买点烫伤药什么的,我跑了都不知要多久,汗都要浸透我的衣服了,还是没能找到一家这么晚了还在营业的药店。正当我沮丧找不到,准备回去再想想办法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个亮灯的牌子-是药店!

  我以比刘翔还刘翔的速度冲了过去。天无绝人之路!药店里站着一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女生,我匆匆地跑了进去,问道:“请问,这里有卖擦烫伤之类的药吗。”

  那女生先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我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弯下腰从柜台下边拿出了一个药膏:“这种就是了。”

  T更新最a快上酷0匠n3网

  我接了过来,掏了掏裤兜-卧槽!不会他妈的那么坑爹吧。玩老子呢。老子跑的太匆忙了忘记带钱包了!那女生看着我尴尬窘迫的样子,估计也是明白了情况,于是她对我说道:“您有特殊情况嘛?那这药就送给你吧。当是缘分咯,毕竟那么晚了很少有人会来买药的,这也是最后一盒。就送给你吧。”

  我感激地看了那女生一眼:“我明天就过来找你还你钱。”然后我就带着药膏跑了。

  那女生在我跑之前还对我甜甜的笑了笑,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好人一生说:

  这章有点水,大家不要介意哈。

  写的不好给点建议,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