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有着俩位手持枪械并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衣服上面还有着一头狼的标志,见到许风来了,他们立马对着许枫敬礼,许枫并没有理他们,就准备打开门进她的别墅内,这让我有些怀疑许枫是不是进错家了,可是正当我准备走进去时,却给那两名特种兵给拦住,严肃的说:“除了司令和司令家属外的人,必须接受严格检查”

  我不喜欢让别人搜我身,我无奈的看着许枫,许枫对着我点了点头,看来许枫也没有说话的权利,特种兵在我身上摸索了一会后,才让我进去,看见里面的装潢有着吃惊,毕竟这辈子没有见过怎么豪华的地方。

  i.酷)匠8G网y正E版首{/发;`

  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传承了中华传统建筑的精髓,保持着传统建筑融古雅、简洁、富丽于一体的独特艺术风格。以大自然为皈依,推崇儒教,兼蓄道、释,含隐蓄秀,奥僻典雅。其简约雅致的外立面、富人情味的内庭结构、园林水系的和谐自然等要素。在幽静的山林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仔细观察是用一块块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坐西南、朝东北,可以说是“坐金銮,纳盘龙,镇宝塔,聚宝盆”,是“靠山高硬、前景开阔、位子显赫、广纳财源、永保安康”的一块乐土,从自然地理的角度来看,可算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

  许枫热情的领着我进了她家偌大的客厅,照顾我坐下之后,她便问我道:"喝点什么?白开水,还是啤酒。又或者是饮料?”

  刚刚在酒吧我已经喝了不少酒了,胃已经在严重的发泄着它的不满,正隐隐作痛。白开水又从来不符合我的胃口,清清淡淡的,跟没喝没什么两样,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喝白开水:”我喝饮料吧。“许枫翻着白眼点点头,换上了拖鞋,然后走进厨房去帮我拿饮料了。我左顾右看,欣赏着这栋豪华非凡的别墅。

  不一会,许枫就拿着两瓶易拉罐的可乐出来了,抛了一瓶给我,我稳当的接住了。许枫笑了笑,赞叹道:"这技术还不错,我那么远抛给你你都能接的住。不错不错。”

  我仰头夸张地笑了几声:“那必须,不过,低调低调。”

  许枫走到我身边,把我往一边挤了挤,顺着我坐了下来,我看了看手机,这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我推推许枫,问她:“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都那么晚了,你们女生应该都很爱干净才对。”

  许枫闻言抬头望了望高高挂在客厅中央墙壁上的大钟。然后侧过脸问我:“那你在客厅等我一会,应该没问题吧?”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向她打了个ok的手势。她这才放心的去房间找衣服,然后进了浴室去洗澡。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正昏昏欲睡,浴室门啪的一声打开了,我急忙坐正了身子,睁大了眼睛,看到许枫正倚靠在浴室外的墙边看着我。

  内着白色尖领衬衫,胸口前的俩三个扣子并没有上,清晰的露出锁骨。脖子上挂着那一条项链,是由银色的链子系着一块蓝钻雕刻成的十字架,十字架的外围镶满了白色碎钻,奢华至极。衬衫的尖领上别着镶着白钻的别针。白钻上的菱形切面闪闪发亮,散发出耀眼光芒。外穿黑色外套,并没有扣上扣子。下着黑色长裤,衬得腿型愈加修长,却不显做作。一条银白色的铁链扣在校裤上,整体看上去桀骜不驯又不失大家族后代的本色。一头红色的头发恣意凌乱着,更添一份魅惑之意,冰蓝色的眸子,泛出阵阵的寒气。右耳上的那个黑色耳钻,在红色的头发的承托中更显的璀璨。嘴角似笑非笑的勾着,全身散发着不得不让人轻易靠近的气息。

  许枫朝我走过来,我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穿着校服?“许枫听完我的话,不满的拉了拉上衣,撇了撇嘴:"怎么?这校服给我这样穿居然还能一眼就看出来是校服?”

  我点点头,许枫无奈地说道:“明天要去上课了。所以得穿校服。明早懒得起来换。”

  我哦了一声,表示了然理解。许枫又进了厨房拿出好几罐啤酒。她拿着啤酒向我挥了挥,我连忙摆手拒绝。我在酒吧的时候已经醉了,再喝个两罐的就真的不省人事了。我酒量一点也不差,只是今天喝的酒真的是太多了。

  许枫在我旁边自己喝着闷酒,也不知道喝了多久,她突然倚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眼神迷离,嘴唇半张。姿势与表情都非常迷人,看来她是醉了。

  许枫开始不受思想控制的抱我,我一开始有些拒绝。后来在酒精的驱使下我也抱紧了她。越来越激烈,事情的发展已经不受我们两个的任何控制了,因为我们都已经喝醉了。我公主抱起许枫,开始寻找房间。最后因为别墅实在太大,我只好抱着许枫随便进了个房间,狠狠的关上了门。

  怀中的许枫轻轻的哼着。我把她一下子猛地放在床上。然后待我将她的衣服与我的衣服褪去之后,方可享受鱼水之欢。

  我已经记不清那种感觉了,但是仍然感受到那种美妙。我的喘息声越来越沉重,身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许枫嘴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有规律。

  我喜欢上了那种感觉,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可以,是会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可是,心却会情不自禁的去想,躯体在大脑的支配下疯狂的进行思维中得想法。汗如雨下现在忽然有种感觉,有时候成为植物人或者瘫痪也是一种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好人一生说:

写的不好给点介意,谢谢!!

求追书和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