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微微有了意识,我睁开了眼睛,被外面射进来的阳光对着眼睛照了个正着,我用手挡了挡光线,另外一只手拿起了手机,发现已经七点四十多,我猛的从床上爬起,穿好鞋子,照了照镜子,发现又是飞机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李焱要来学校,我可不能迟到忘记迎接他了,我随便洗漱了一下,又拿起湿毛巾,胡乱对着头擦了几下,拿着梳子随意梳了几下,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七点五十了,我快速的走向了家门口,穿起鞋子,飞奔的下了楼,拦了辆车,就往南山中学奔去,司机看我那么着急,车速也增快了不少,大概七点五十九分时,车就到了学校,我拿了六十给司机,也顾不得找钱,飞速的跑进了校门口,走进了学校,一阵轻松感袭来,我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呼气。

  我走进了班级,同学们都到班级里了,卢杰也在班上,我刚进班,一阵哄笑声就传来,不是聊天聊着聊着笑了,而是在笑我,笑我不自量力的去惹了卢杰,我转过头,看着卢杰,卢杰一脸淫笑的看着我,还瞪了我一眼,我不甘示弱的回瞪了他一眼,就没在理他,就要回到座位上。

  “叶磊,胆子没给打小,还想再来一次么”卢杰的声音从我背后传了出来我转过头,骂出了俩个字“傻子”我可不怕他,上次只是少了防备,不然我就不会挨他那一棍,突然我感觉后面一阵风传来,我转过了头,发现一把椅子飞了过来,我原本可以一脚飞过去,转守为攻,可是为了不伤害到周围的同学,我还是决定侧身一跳,教室位置太小了我没有全身而退,只是被椅子的脚给中了肩膀,一阵刺痛传来,我往向了扔椅子的方向,发现既然是卢杰的小更班周涛,周涛站着一脸欠揍又拽拽的表情看着我,周围的同学也是笑个不停,弄的我心里一堆火,扔下书包,就要抄起那把躺在地上的椅子砸去,突然听到一个拍手声,我朝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是班主任陈晓雯,班主任示意我们赶紧回到座位上,有事要说,我把手中的椅子扔在了地上,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涛一眼,我就把书包一放,坐到位置上。

  最w*新i章\节5p上.5酷L匠网◎

  “同学们安静一下”接着对着门外说了几句话,就进来了一位男同学,依旧是那飞机头,不用说,是李焱!看到李焱,我心中的怒火降低了几分,并不是我是同志,而是有个帮手了,接着,班主任又和李焱说了几句话,李焱指了一下我前面的空位,示意要做那,于是便走了过来,李焱对着我微微点点头,然后坐在了我的前面,接着班主任又走了出去,由于是早自习时间,老师基本不管班上的事,但是早自习时间不短,半个钟,我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八点十五分了,还有十五分钟就要上课了,老师走后,原本安静的班级又吵闹了起来,当然,都是在说李焱这位开学第三天才转来的学生。

  等老师一走,李焱就转过头,问我是谁惹了我,我隐蔽性的指了指卢杰,随后李焱就站了起来走向了卢杰,卢杰并没有看到李焱走了过来,而卢杰也站了起来,走向了我,李焱故意性的撞了一下卢杰。

  “噢,不好意思我没看见”李焱假装有歉意的说道“你眼瞎了么?没看到有人?”卢杰瞪了一眼李焱说道“我眼睛瞎没,不关你事,我没看见有人!倒是看见一条狗”李焱瞪回了卢杰一眼说道,他们的一番对话引起了班里的同学注意,原本吵闹的课堂就这样安静了下来,卢杰周围的几个小跟班,看见这个场景也是紧忙的围了过来。

  “你脑子是不是装了水,没看见杰哥?”周涛说道“关你屁事来这里凑热闹,杰狗我倒是看到一条”李焱说道“兄弟们,干他”卢杰愤怒的说道,还没等卢杰他们动气手来,我立马站了起来,抄起了我的椅子,往周涛背后砸去,周涛和旁边一位卢杰的小跟班陈灏,背后给砸个中着,俩个人纷纷给椅子撞的向前了几步,李焱也不甘落后,一脚踹向了卢杰,卢杰给踹的后退了几步,我立马冲了上去,把卢杰往后一拉,卢杰倒在了地上,我使出全身脚力,狠狠的踹了卢杰的头俩脚,又把卢杰从地上提了起来,压到墙角,拳头不停的砸到了他的头,脚也没有闲着,一直用膝盖顶卢杰肚子,卢杰毫无还手之力,我抓住卢杰的头发,往下一按,我的膝盖往上一定,膝盖和他的鼻子来了个亲密接触,卢杰的鼻子不停的冒着血,我又用肘部猛的顶了他俩下头,把心中所有的怒火发泄了出来,卢杰一个大个子就这样直接倒在了墙角,动也不动一下。

  我又往向了李焱,发现李焱打架的技术厉害了不少,已经把一位小跟班打趴在了地上,卢杰的几位小跟班并不太会打架,只是偶尔有几下拳头可以打到李焱,我猛的冲向了周涛,直接在后面踢了他一脚,周涛瞬间就受不了,躺了下去,还说我偷袭奸诈,我回了一句,兵不厌诈。

  李焱又是一脚想把陈灏踢了过来,没想到陈灏一个机灵,抓住了李焱的脚,硬生生不放下,另外一名则是对着李焱的上体不断的击打,可能因为力度太小,看不出李焱有多痛苦,我抓住陈灏,把陈灏往后托,陈灏力气没我大,只好松开李焱的脚,李焱顺势的一脚把陈灏踹踢后退了几步,正好踢到了我的左边,我一脚飞向了左边,直接中陈灏的肚子,陈灏好像给惹恼了,直接疯一般的朝我胡乱打了过来,我没有防备好,给他打了几拳肚子和鼻子,鼻子鲜血慢慢的留了下来,我也没顾着擦鼻血,我抓过陈灏,一脚飞向了他的腿,他受不住我的力道,整个人跪了下去,我又是一脚飞向了他的头,他就躺在了地板捂着脑袋,来回翻滚着。

  我看了看李焱发现他也解决了另外一位更班,我俩互相笑了笑。

  以前的兄弟就是没变多少,依旧还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很默契,只不过以前一堆的兄弟,现在只有俩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好人一生说:

很抱歉,现在才补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