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识倒是不弱。”

  淡淡的声音,从虚空传来,随即一道香风人影,踏空而下。

  这是一个面覆白纱的女子,窈窕高挑,目光清澈,宛如秋水。

  萧易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魏阵师,失敬失敬。”

  这样的女子,云州城只有一个。魏淑,魏阵师!

  魏淑淡淡说道:“在萧羽面前,你为何不承认你的身份?”

  萧易轻笑道:“我也想承认啊,毕竟如此一来,就能和你魏阵师靠上关系了。可惜的是,我真不是什么柳仙妃的儿子。”

  魏淑青眉微皱:“你母亲不是柳仙妃?”

  萧易苦笑道:“我还能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记错吗?她叫甄美美!”

  “莫非,这是她的化名?”魏淑心中暗道,她接着问道:“那你母亲什么元魂?”

  萧易笑道:“是梅花鹿。”

  “……”魏淑嘴角忍不住一抽,梅花鹿元魂?那断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莫非,甄美美是萧云霆后来另寻的新欢?而他,只是被甄美美抚养长大,并非亲生的?”魏淑心中又生出了一种猜想。

  她这些年来,找柳仙妃已经快找疯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能的,她自然不想放弃……

  “你父亲是谁?”魏淑又问道。

  萧易脸色有些发抖了。

  这魏淑,怎么问个没完?

  他没好气的说道:“我没父亲,听说我还没出生,他就已经死了。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

  “……”魏淑彻底失望了。

  “唉。”她一声轻叹,转身落寞的就要离开。

  萧易翻了翻白眼,问了这么多问题,问完就走?

  “魏阵师,我可否也请教你几个问题?”萧易朝着魏淑的背影喊道。

  魏淑脚步顿了顿,偏头道:“你问吧。”

  “能不能教我一点阵法?”萧易咧嘴笑道。

  魏淑脸皮一抽,这叫请教问题?

  “我在阵道上,虽然略有建树,但不会授予族外之人,抱歉了。”魏淑一口回绝。

  “要不,我认你当姐姐?这样一来,咱们不就是一家人了。”萧易坏笑道。

  魏淑一脸懵逼……

  这人,怎地这般无耻?

  “抱歉,我不需要弟弟。”魏淑声音微冷道。

  传言中,她虽是和善,却也有自己的原则。

  萧易彷如没有察觉到魏淑的语气变化一般,嘿笑道:“那你一定是需要一个哥哥了!”

  “……”魏淑的脸色,有些发黑了。

  “萧易,我知道你最近风头不小,可你若想在我面前撒野,我劝你还是掂量掂量。”魏淑冷沉道。

  萧易撇嘴道:“看来,传言魏阵师乐善好施,为人亲和,都是假的。你查问我的家谱,我都一五一十告诉了你,而我向你学点东西,你却推三阻四,还威胁于我,呵……既然如此,以后我们便不要再有交集了!”

  魏淑心里冷笑,谁稀罕和你再有交集了?

  “那些虚名累人,我也不需要。你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再有交集。”魏淑冷冷说完,身形一纵腾空,转瞬消失。

  萧易轻吐了一口气,脸上扬起得逞的笑容。

  这魏淑一上来,就问询他的身世,虽然今天他忽悠过去了,但二人同在云州城,难保后面魏淑不会再怀疑,跑来寻他。

  萧易可不想再与前身之事有任何的关系。

  虽然他需要了解阵道,但天下阵道,也并非只有魏淑才懂。

  更何况,他如今手握方家,虽然资源不多,但人力可用!只要搜集一些阵道书籍来,他瞧上两眼,定可悟通!

  对于自己的悟性,萧易还是极为自信的。

  萧易回到青芳楼,林青薇便一脸寒霜的迎了上来。

  萧易眉头轻挑,林青薇还有胆子敢给他摆脸色?

  “公子!二夫人有些过分了。她竟然掌掴了青栀三下!”林青薇咬牙道,眼神恨怒。

  哪怕是她被打,她都不会如此恨怒,可被打的人是她的姐妹,她便难以忍受。

  萧易脸色一沉,冷声道:“青栀现在如何?”

  “回房里哭了,她让我不要告诉你,可这事儿,属下实在难忍。”林青薇道。

  萧易眯了眯眼,问道:“倘若被打的人是你,你会怎样做?”

  林青薇一怔,不想萧易竟然会这样问。

  林青薇眼神一番闪烁后,咬着嘴唇道:“她是二夫人,我还能怎样?只能如青栀一般,回自己的房间,独自哭泣了。”

  萧易冷笑道:“你还知道她是二夫人便好。青栀既然不言,你便不需要替她多言。我的女人,不管是好是坏,都容不得旁人指骂。退下!”

  林青薇眼皮一颤,心里有些怒意,可萧易怒意已现,她只得咬着红唇,不甘又委屈的退下。

  “还真是放肆!”萧易冷冷一哼,随即大步朝着青栀的房间而去。

  “青栀。”萧易轻敲了一下门。

  “公……公子,我有些乏,已经睡下了。”青栀忍住哽声,尽量柔声回道。

  萧易直接双手一推,将门强行推开了。

  原本趴在床上,双手捂着脸蛋的青栀,顿时一惊,把整颗脑袋都塞进了被褥当中。

  萧易黑着脸走过去,一把抓住青栀的右臂,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扯起。

  “拿开你的手。”萧易冷声道。

  “不……不要,公子,我没事,真的。”青栀哽咽道。

  “我让你跟随我,是让你挨打的吗?”萧易冷沉道,双手抓握着青栀的双臂,用力一分。

  顷刻,青栀通红浮肿的脸蛋,便露在萧易面前。右边的脸蛋,浮肿的更高一些,显然多挨了一下。

  看着原本俏丽的青栀,被打成了这样,萧易目色微狞的说道:“带我去方灵月的房间。”

  青栀的个性,他还是很了解的,断然不会得罪方灵月。

  可方灵月却下此重手,着实可怒可恨!

  哪怕他没有将青栀收入账中的打算,可青栀却是青芳楼这边,对他最忠诚的人。

  驭下不能慈,但人心同样不可负!

  “公子,算了吧。我真的没事。”青栀连忙道。

  萧易能来看她,能有这个态度,她已经很感动了。

  萧易冷冷的说道:“你若不去,便是不能原谅她。她犯下的错,得不到饶恕,我便只能杀了她。”

  青栀目光狠狠一缩!

  萧易低冷的说道:“我的规则里,除了我,没有人可以犯错而不受惩!她方灵月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