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灵月的脸色也是难看起来,咬牙道:“萧易,你将我送去那种地方,不如直接杀了我!”

  “她若抗拒,就打晕了送去。”萧易对着孙翔冷冷又吩咐了一句。

  孙翔尴尬领命,走进地牢道:“二夫人,请吧。”

  对于方灵月,孙翔还是不敢怠慢的。

  毕竟,他也摸不准萧易的真正心思。

  方灵月脸色苍白,怒哼了一声,虽然朝着牢房外走去,可心里已经想好了,寻个机会,便自尽了结自己。

  “不管你们接不接受我给你们的选择,都表明一个态度吧!从方如慎你开始。”萧易目光落到方如慎身上,冷沉道。

  方如慎脸皮一抽,为什么从他开始?他还想看看老三方如巍的最终态度呢!

  方如慎眼神闪烁,最终悲叹一声,道:“我归附!”

  他好歹一身修为,不想老死在这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

  方如巍目瞪如铃,咬牙道:“混账东西,你可还有半点志气?”

  方如慎脸色难看,道:“三哥,你不想活,何必拉着我一起寻死呢!方家是完了,可我们还需要活下去。”

  萧易淡笑道:“说的不错,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求死,不过是莽夫取义罢了。”

  “哼。”方如巍怒哼了一声,哪怕被耻为莽夫,他也不会归附。

  萧易目光落向方辰霸。

  “我与我父亲决定相同!”方辰霸沉声道。

  萧易冷冷一笑,看向方灵濯:“灵濯姑娘,莫非也要辜负你一身天赋吗?”

  方灵濯咬着嘴唇,恨声道:“你杀我父兄,我断然不会归附于你!”

  萧易唇角一扬,大步走向地牢之中。

  方灵濯、方辰霸、方如巍三人眼皮一跳,却并不畏惧,倒是方如慎有些紧张。

  萧易环视了一下地牢,淡淡说道:“我在这里,曾受了十日酷刑,生不如死。那时候,我便发誓,只要我萧易还能活着出去,便叫方家家破人亡。”

  “今日,我做到了。倘若我放你们出去,你们是否也会想着,他日归来报复?”

  “易地而处,你们未必会有我今日这般宽容。至少,我还留着你们方家十数口人命。”

  “所以,我不会给你们报复的机会。”

  嘭!

  萧易一掌猛然轰出,击中在方如巍的丹田位置!

  “啊!”

  方如巍惨叫一声,身体倒飞着撞在墙壁上,随即嘭然趴落在地面,浑身抽搐着。

  “虽然你们父子二人,皆是莽夫,但我萧易生平也最敬重这样的人。可你们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只能当个废人!”萧易冷酷的说道。

  “萧易,你混蛋!”方辰霸暴怒的捏紧着拳头,满目赤红。

  嘭!

  又是一掌,方辰霸倒飞出去,丹田破裂,从此再也无法修炼!

  元魂、丹田、经脉三者,乃是修炼之本!损其一,便无法再行修炼!

  方灵濯目色惊恐,一掌俏脸上,满是苍白。

  她原本还心存着一丝奢望,希望有一天能够从地牢之中逃出……可现在,若是丹田被毁了,她还有什么希望逃出去?就算逃出去了,又能再做什么?只不过是跑出去,受更多人的欺凌罢了!

  眼看萧易冷冷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方灵濯惊颤道:“萧易,我……我归附你!”

  “真心的?”萧易邪肆一笑。

  “真心的!”方灵濯哪敢说不真心。眼下的她,只能先答应着归附萧易,以后再图脱身之计了。

  “有多真心?”萧易唇角上扬,继续追问着。

  “……”方灵濯嘴角一阵抽搐,有多真心,她要怎么回答?

  萧易冷笑道:“说不出来有多真心,便是在与我虚与委蛇,图谋以后之叛变!这般心思,我岂能留你!”

  方灵濯脸色大变,萧易,终究还是要对她出手了!

  这个混蛋,竟然可以算尽人心!他还是人吗?

  眼看着萧易已经冷酷的抬起手掌,方灵濯浑身颤抖着,咬着嘴唇道:“我不想成为一个废人!我可以做你的女人,以表真心!”

  方灵嫣一怔,不由看了看萧易。她想告诉萧易,让方灵濯成为他的女人,实则更危险!

  可是,萧易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常前辈,将方如巍、方辰霸带出去。灵曦,你也出去等着。”萧易对着常无胤、方灵嫣二人道。

  常无胤拱手领命,将方如巍、方辰霸二人一手一个提了出去。方如慎自然也跟着出去了,哪敢打扰萧易的好事。

  “夫君,你要当心。”方灵嫣低声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

  方灵濯喉咙里滚了滚,难道萧易要在这里,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这可不是我强迫的你,而是你自愿的。眼下,你可以证明你的真心了。”萧易邪笑一声,将腰带解开。

  “过来,跪下!”

  方灵濯眼眸一闭,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朝着萧易走去,身躯缓缓落下,跪在萧易面前……

  梨花落雨口吞龙,背股相贴撞如钟。

  可叹仇心不堪用,源根万毒入身中。

  方灵濯的心思,萧易看的透彻无比。

  而越是这样的女人,城府和报复之心都将是极其恐怖的。

  若是不杀,必为后患。

  但他还有另外一种选择,便是将万毒源根种入方灵濯体内!

  从此,仇火渐熄,永无翻身之日!

  方灵濯天赋不错,又懂隐忍,是个可用之才,萧易正值用人之际,故而留她一命。

  对于方家这事,萧易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过分。留着方灵濯一命,赋予她一场新生,已是仁慈!

  旧日的方灵濯,形同已死!

  今日之后的方灵濯,便是萧易的傀儡毒仆之身!

  半天后,萧易从牢房走出。

  方灵嫣在外头等他许久。

  “灵濯怎样了?”方灵嫣叹声道。

  萧易伸手抬起方灵嫣的下巴,淡笑问道:“灵嫣,你是否觉得我太冷酷了?”

  方灵嫣摇头道:“夫君不杀她们,已经是他们的大幸。何况,这也是灵濯她自己的选择。”

  “你能这样想便好,进去照顾一下她,回头将她带去青芳楼。”萧易轻笑道。

  方灵嫣嗯了一声,踩着莲步,去照顾方灵濯了。

  方灵濯,已然陷入昏睡过去。万毒源根的力量,却在不断的渗透进她的魂海之中……

  “嗯?”

  刚走出方府,准备回青芳楼的萧易,豁然眉头微皱,目光看向虚空之中的某处。

  有人隐在虚空之中,正窥视着他!

  “堂堂天元境的强者,却如此藏头露尾,岂不是有失了身份?”萧易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