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玻璃柜上,此刻玻璃柜中还没有什么物品,下面是一个内部升降台。

  显然,一旦拍卖开始,升降台便会上下浮动。

  这个设计倒是挺有趣的,楚飞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现如今他所有的家当都放在储物戒指中,也就是说,今天他最多来看个热闹,想要拍卖的话,只怕是拍不过在场的富商巨鳄。

  唐初柔却暗暗打定了主意,如果楚飞真遇上特别喜欢的东西,就算是打电话,也要让唐家买下那件东西来。

  “今天诸位来到这里,我想,大家应该都已经听说了,这里将会出现一本武道天书。”

  拍卖官这四字一说出来,唐初柔脸上,便是极为震惊的表情,她太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所谓的武道天书乃是所有武道中人的梦想,据说是已经飞升的大能们留下来的东西,记载了大能们毕生的武道精华。

  而这天书,总共分为九本,能得其一已经是极为不易的,没想到这次要拍卖的东西竟然是这个。

  “难怪引得如此多人前来放手一搏。”唐初柔想了想,赶紧将这个讯息给自己的父亲唐山海发了回去。

  这样好的东西,就算是楚飞不愿意要,唐家人拍下来也对整个唐家子弟武功的提升,有很大的帮助。

  “只怕我们这点钱不够啊。”唐初柔压低了声音:“没想到武道天书真的现世了,我还以为只是一个传说呢。”

  确实在今天之前,对于大多数的武道中人来说,这都是传说,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武道天书,更没有人得到过这种东西。

  “起拍价2000万。”

  只见玻璃柜后的拍卖官,脸上是盈盈的笑意,她的模样跟刚才外头的女子十分相似。但是楚飞知道,她们两个绝不是同一个人。

  这女子的身上,是恬静的气质,就算是同一双桃花眼,这女子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也是谦逊和谨慎,和外头接应的女子决然不同。

  “咱们这两箱金条加起来大概是4000万。”唐初柔心里面不免有些没底气,她声音越来越小:“估计也就能拍一次。”

  楚飞趁着这个时间,往拍卖厅中看去,他竟然看到了方家的人,就坐在最前头,方钰歆只留下了一个冷冰冰的后脑勺。

  列座的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出乎楚飞的预料,一向爱凑热闹的李俊榭,却没有来这么热闹的地方,他不来搅浑水,还真有点奇怪。

  何况李家,都是对功法十分狂热的人,怎么肯就这么随意放手。

  “小姑娘,你也不说说这书里面有什么内容,万一是本无字天书,我们拿了也没用啊。”

  下头的人开始起哄,显然,这些人都是自觉自己抢不到这本天书,因此,凭借起哄的手段,从那书中占点内容下来。

  拍卖官落落大方:“这没什么问题,我可以给诸位看看。”

  她拿起了玻璃柜中的天书。这里头一定有问题,楚飞紧紧的盯着那拍卖官的手,只见那双手莹白如玉,纤长如葱。

  “你怎么了?”唐初柔察觉到了楚飞的不对劲。

  “从刚才进来,我就觉得这些人有问题。”楚飞冷冷道:“现在看来,不止这些人有问题,就连上面的拍卖官也有问题。”

  “这怎么说?这些拍卖官,据说都是武道中的厉害大能,他们也没有必要和我们为难吧。”

  是啊……如果只是寻常的时候,楚飞也不会担心,但自从他看到了那个晚上来攻击自己家的人,他就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冥冥之中不对劲了。

  而现在最不对劲的,就是上头的拍卖官,如果说这本天书真的是稀世珍宝,拍卖官又岂会徒手拿取?

  拍卖官已经展开了书页,只见其中某一页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一看这本书就很踏实,底下的人更是意志昂扬了。

  “我出4000万。”直接有人给这本书翻了个倍。

  拍卖官唇角浮起一丝浅笑,她又轻轻地翻开一页,只见这一页上头是十分详细的图谱,乃是人的体内气息流转的方式。

  一时间,众人纷纷举牌,价格很快就被炒到了一个亿。

  唐初柔此刻有些憋屈,拍到了这个价格,她连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了。

  可这个时候,拍卖厅却争吵起来,一条壮汉,怒吼一声,他声若洪钟:“王老六,你不过是个贩卖药材的,中间商哪里来那么多钱出一个亿。”

  此刻众人将目光射到了那王老六的身上,大家的眼神中有的是嫉妒,有的是羡慕,但最多的却是好胜心,拍卖这事儿就是这样的,有的时候不争馒头也得争口气啊。

  此刻,武道市场的外围却已经是肃杀一片,没有人前来此处,刚才还热闹的长街和市场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寂,绯红色的鲜血在地上缓慢的流淌着。

  摊位后头站着的人却已经不见了,再仔细看一看,便能够发现他们的躯体,已经被剁成碎块儿,尤其是心脏处的好肉,消失不见了。

  唐初柔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这里的空调好冷啊。”

  楚飞已经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唐初柔的身上。

  “咱们看会儿热闹就出去吧。”他可不想唐初柔就这么被冻感冒了。

  拍卖的热浪一层高过一层,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再加上拍卖官言语的撩拨,那本天书俨然已经成为了众人心之所向的东西。

  终于,当价格出到3亿的时候,众人冷静了下来,这个价格已经不是每个人都拿的出来了,就算是唐山海想出,那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三亿一次,三亿两次,三亿三次。”拍卖官敲响了桌子,终于,这天书拍卖了出来,而且还拍出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价格。

  而没有拍得这东西的人也逐渐的散了,大家都往拍卖行外头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怒骂了一声:“tmd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着还出不去了?”

  出不去了?每个人的心头,都浮起了疑问,就在这时,天花板上的大吊灯,哐当一下砸了下来。

  只见无数的水晶挂坠儿,四散流离,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下来。

  很快,便有武道中人拿出了夜明珠,用以照明。